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七日之失13

*梗来自于《不要相信任何人》

*原著向/战后

*战后,哈利打败了伏地魔,却患了一种病症:他的记忆只能保持一天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其他文章的归档

 
【Part  2:坚冰】
13

记日记这个方法是德拉科查阅了无数本相关书籍后找到的,他不知道是否有效,但他必须得做点什么,不管是为了谁。

第一天的见面还算顺利,他成功说服哈利开始写日记,并且把自己买来的手机交给了他。哈利不能使用魔法,他们互相联系就只能采取麻瓜的方式。为了便于解释,他将键盘上其他按钮的图案都涂掉了,只留下了接听键,并且在接听键上设置了连通到通讯录的快捷键。

那天他和哈利告别后,回到家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躺了足足两个小时,又去盥洗室冲了个冷水澡才彻底冷静下来。他怔怔地坐在窗边,忽然站起来拉开窗户,让清冷的风吹荡着自己的两鬓。

他长出了一口气。

他终于跨出了第一步,德拉科想,他终于不只是他记忆中被抛弃的那部分影子了,他会把他作为一个特殊的存在记在日记本上,证明他曾经在他生命里存在过。他不再是那布景板中的一部分。

曾经在很漫长的岁月里,他都一个人空洞地度过。他想着那些零星的话语,那些稍纵即逝的触觉,还有他为他流过的眼泪,都化为了夜空中的明灯。

他终于明白——那粒种子早已长成了森林,那束光早已聚变成了太阳,那颗星星早已化为了漫天银河,将他毫无缝隙地缠绕。

哈利拿到日记的第二天早上,他第一次给他打了电话。那时他站在魔法部地下九层的走廊里,四周寂寥无声。他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跳动。

“喂,你好,是哈利·波特吗?”他屏住了呼吸。

手机那头传来了一个平静的、又有些困惑的声音:“是的,请问你是谁?”

“我是德拉科·马尔福,你的治疗师。”

“……治疗师?我没有什么治疗师。”

“不,你有。你有一本日记在你床底下的盒子里,看了以后你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哈利虽然还是将信将疑,但他依然礼貌地挂断了电话。德拉科长出了一口气,将手机塞回口袋里,走回了神秘事务司。

他一个早上都有些心神不宁,而傍晚的时候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是马尔福先生吗?我是哈利·波特。”

“我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握紧了手机,尽量不让他听出他的声音在颤抖。

“我——我想问你一些问题。我的朋友们都不愿意告诉我。”

他们很快就约好了见一面。放下手机后,德拉科以最快的速度幻影移形到了陋居后院门口。他理了理风衣的领子,将它拉得更紧了一些,做了个深呼吸。

不一会儿,陋居的后门发出吱呀一声摇晃着打开了,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便出现在了不远处。哈利小心翼翼地反手关上门,慢慢地穿过了月光下不停摇晃的杂草堆。似乎是觉得有些冷,他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

德拉科站在原地等着他走近,哈利看见他后朝他笑了一下。那种略带着信任的笑容令他胸口蓦然一痛。

可接下来的发展却是令他始料不及的。

他没有想到哈利那么快就回想起了他人生旅途中的一些极为重要的东西,比如邓布利多,那个从高塔上摔下去死去的老人。他的脸因为痛苦的回忆而扭曲着,他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越收越紧,似乎要在上面留下一个血洞。他呼喊着、沉吟着、咆哮着,身体像筛子一样颤抖。

“不,不……不……不是……不是的……”

他紧握着他的手,攥得紧紧的,他想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些什么才会这样痛苦。

他知道邓布利多是怎么死的了么?他看见他从高塔上落下去了么?他知道自己在他临死前用魔杖指着那个手无寸铁的老人,想置他于死地么?如果他知道了,他还愿不愿意将手放在他的手心,还愿不愿意对自己微笑?

那一瞬间德拉科忽然希望他永远都不要想起这些事。为什么要想起来呢?明明那么痛苦,明明犯了那么多错误,除了悲悯、除了遗憾、除了后悔,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他盯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随着他的颤抖而一同颤抖的手。他想知道他离处决还有多远。

他在一步一步将自己推入火坑。

“我会好起来的吧?”

当一切终于停止之后,树叶在寂静的夜晚轻轻摇晃。哈利看向他,他的眼神有些恍惚。

“会的。”他听见自己这样回答道,“你会的。”

“我想起邓布利多了,我想起来了。我真的……”他说着说着便卡住了,声音喑哑。

德拉科望着他。他忽然想说你真的想起来了么?不,你没有,如果你真的记起来了,那你就应该甩开我的手远远离去,你应该讨厌我、恨我,而不是坐在这儿对我诉苦。我不是一个值得你倾诉的人,我是你痛苦的加害者,你见过有人对加害者诉苦的么?

“波特,这种回忆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体验。如果你不想继续——”

“不,不可能。”他盯着他,坚定地说道,“不可能。我必须要想起来。”

他没有说话。

他就应该知道的,他肯定会这么回答。

他简直在自掘坟墓。

哈利记日记的第三天,他直接在和他打电话的时候发作了。德拉科早就知道在记忆不断被发掘的过程中,他早晚会面对这样的困境,但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一切都在朝着快速崩坏的方向前进。

他没来得及和科索先生打招呼便幻影移形到了陋居后门,但当他想要安抚哈利时却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他愣了一下,马上拨了回去,可一直没有人接听。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寒风将他的手吹得冻痛,他坚持不懈地按着拨号键,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

“是哈利·波特吗?”

“是我,怎么了?”

“你怎么样了?能不能告诉我,我真的——刚才你的话——”

“抱歉,我没事,”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真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能出来一下吗?”

“不必了,我——我不想出来,外面风很大。”

“波特,我现在就在后院后门门口。”

“我说了我不想出去,你没听懂吗?”那人忽然暴躁起来,还有些歇斯底里。德拉科几乎不知所措,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没人能给予他合适的指导,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波特,如果你希望你的情况变好一些,那么最好还是出来见我一面。”

然而对方接下来的反应令他更无措了——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德拉科茫然地望着手机,木木地看着那明亮的屏幕渐渐灰暗下去,通话界面跳回了主菜单。

他到底该怎么做?他应该让他好好休息,还是给予他正确的指导?谁能告诉他,他到底该对这个人怎么办?他又在给他带来痛苦了,他的一举一动使他困扰——他又这样了,真令人恶心。

德拉科靠在了树干上,怔怔地望着深蓝的天空。他闭上了眼。风将他的心渐渐冰冻。

过了一会儿,他从口袋里重新拿出手机,拨通了哈利的号码。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

“对不起,我想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治疗师。”他哑声说道。

“不,这不是你的错。该道歉的是我。”哈利说道,然而这句话并没有让他的心情好多少。

“既然你没事的话,那么我就先回去了。”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等一会儿再走吧,马尔福。我马上就下来。”

德拉科放下了电话,将风衣的拉链拉到了顶端。他擦了擦自己的眼眶,干燥得没有一滴泪,却像被沙子磨过一般痛。

哈利很快便下来见他了。他告诉他他想起了他的教父,所以他才会崩溃。

“你不安慰我吗?”他看着他,认真地问道,“我哭了,我砸碎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你觉得这是正常的吗?”

“波特……”

“是不是所有脑子出问题的人都会这样?都会肆意地伤害周围的人?”

“不,你不能这么想,波特——”

“我觉得我一点用也没有。我不该呆在这里。我应该呆在一个人的地方。”

那一刻他的心像是被瞬间撕裂了千万次,再也无法缝补。他不知道该怎么劝慰他,怎么让他抛弃这种想法,但他也知道这是治病过程中难以避免的事情,他如果连这种程度的困难都无法克服,那他还是不要帮助他了。他想抱抱他,想让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他身边,可他的手刚伸出来就垂下了。

他凭什么?……他总会把一切都弄糟。

“你不用太担心,波特,这些都是会发生的情况。这种治疗本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但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

“也就是说,你在变相承认我说的话了。”哈利看起来失望极了,“我为什么要遇到这些?”

是啊,他为什么会遇到这些?他是英雄,是最不应该遭受这种待遇的人,他应该去做他最喜欢的事,拥有更好的人生……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抿住了嘴唇。

“你能拥抱我一下吗?”哈利忽然说道。这句话几乎把他镇在了原地,他愣愣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算了,很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他看起来很受伤。他退后了一步,扭头就走,头也不回地跑回了庭院。

德拉科望着他的背影。现在他是真的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一个拥抱。

这本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可以给任何一个朋友,任何一个。但唯独不能给他。

一个拥抱能赋予的含义太多了,他也许只是想寻求温暖,只是想暂时依赖一个人,可他找错了对象。他可以找任何人,除了他。

德拉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反复地想着他们的对话。他的眼前不断闪过哈利愤然离开的背影,他总是带给他痛苦,像他这样的人怎么能给他拥抱?当哈利以后回想起这一切的时候,他也会感到后悔吧?……他当然会后悔。

这不能怪他。他只是不想让他后悔。

可当德拉科在晚上接到他的电话时,他才意识到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哈利的状况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我想住在医院里治疗,你能帮我联系一下吗?既然你也是治疗师,这应该不难办到吧。不过我现在付不起钱,所以你能——能帮我垫一下吗?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回去?为什么你要回到那个噩梦般的地方……是我做得不够好吗?

“不,不是,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想?我只是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不,你没有给我添麻烦……是我一直在给你添麻烦。

“我明白我应该知足,我要对他们好一点、更有耐心一点,不要乱发脾气,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的情绪。我很易怒,莫名其妙地生气,我以前也是这样的吗?还是说在失忆以后才变得这么讨人嫌?”

不,不是这样的,根本不是——你从来没有讨人嫌过……求你了,别说了,别说了……

“不,波特,听我的话,别去想那些事,做几个深呼吸,慢慢地吐气,就像这样——”他深吸了一口气,几乎要将肺部的空气都吸尽,然后再缓缓吐气,一点、一点,缓慢推移,让自己狂躁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以后你生气的时候,就多做几个深呼吸。”

“那么,你现在愿意拥抱我了吗?”

他握着手机的手蓦地紧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索要拥抱,这到底是为什么?在他的记忆里他们只见过几次面,而对于这一天的他来说他只是一个陌生人,他为什么会想要一个陌生人的拥抱?

不,别再说了……别再说了,不要再逼他了,他——他没有能力承受他的信赖,他做不到,他不能承受他的任何感情,那对于他来说是致命的。

德拉科闭上了眼。他又想起了他在他面前跑开的背影。

“你下来。”

这是他做的第三件疯狂的事。

第一件是吻了他,第二件是成为他的治疗师,第三件就是这个。

他拥抱了他。

他的身体比想象中还要瘦削,肩膀的骨头硌得他有点痛。他的发间有汗味,似乎是刚刚从屋子里跑过来时出了汗。他想把他抱得更紧一些,再紧一些,他为什么会这么瘦,这么让人怜惜?但他又不想抓痛了他,他不想给自己过多的错觉,错觉他也对他有一点感情。

他松开了他,后退了一步。

“以后晚上出来的时候多穿一点。”

“我会的。所以你不同意我住院,是吗?”

“是的,我不希望。”

“你是怕我住院了就得分给别的治疗师,不能继续从我身上获得资料了,对吗?”

“当然不是,我希望你能好起来。但是住院不适合你。你不会想一直被关在那里,很多魔咒伤害科的病人一生都呆在那儿,那里的气氛很绝望,你会发狂的。”

“可你说过我会好起来的。我能出去的,不是吗?”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波特。”

“然后用这些去写你的科研课题?”

“不,我是真心想帮助你,”他扯了扯嘴角,语气几乎有些哀求了,“相信我,波特,我真的——”

“你喜欢我。”

德拉科瞪大了眼。他在他眼中看到了洞悉一切的狡黠。他忽然明白自己从始至终都被他看穿了,他很清楚他在上演怎样一出戏,他只是看着,朝着他的弱点频频挥刀。

他知道该怎样让他痛苦,怎样让他挣扎,怎样让他陷入矛盾。他一次一次挑战他的底线,而他却不能做出任何反抗。

“不,你的意思是……”

“你总是过来见我,这几天我们每天都有见面。”他紧盯着他。

“不,波特,不是这样的。”

“你喜欢我,你在这附近转悠了很久就是为了找我。”哈利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的内心咯噔了一下,“你会吻我吗?”

“不,听着,波特,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道。他完全混乱了,大脑轰轰作响,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不知道话题是怎样进行到这一步的,也许他本来就不应该拥抱他。

“我想我还是需要住院。”哈利沉默了一会儿,这样说道,他又用那种看穿一切的锐利眼神看着他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会想别的办法。”

德拉科紧紧握住了拳头。他知道他就是想看他怎样为他受苦,他就是想折磨他,他从他的痛苦中汲取险恶的快乐。

可他还能怎么样?他只能忍着,这是他应得的。

“我很理解你的痛苦,波特,我也说过如果你对我不满意可以随时拒绝我。”他按了按眉心,“你还要继续下去吗?”

哈利看了他一会儿,耸耸肩。

“我不知道。我明天再告诉你。”

评论(11)
热度(19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