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七日之失14

*梗来自于《不要相信任何人》

*原著向/战后

*战后,哈利打败了伏地魔,却患了一种病症:他的记忆只能保持一天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其他文章的归档

*温馨提示:建议和07连起来一起看,会有意外收获

【Part  2:坚冰】
14(尾声)

在他接近他之前,他因求而不得而痛苦;在他接近他之后,他本身就成为了他的痛苦。

那一日,德拉科一夜未眠。

他在床上直直地躺着,眼睛寻找着漆黑中的天花板。他翻来覆去无法静下心来,阴郁的苦楚死死地压在他的胸口。

他怎么可以这么折磨他?他怎么可以这么影响他的思绪?他为他痛得难以呼吸,可他依然不受控制地想着他,想他现在到底怎么样,有没有像他一样难以入眠?

不……此夜失眠的只会有他一个人。

他睁着眼看着黑暗的窗帘外渐渐透进晨曦的深红光芒,墙壁上缓缓投影出了淡黄色的窗棂和树叶的影子。他的眼睛酸痛,可他一点也不想睡。于是他坐了起来,靠在窗边发呆。

德拉科想了一会儿,还是给科索先生写了一封请假信,然后拉紧窗帘,把被子重新铺在身上。

“我要睡觉了,波特。”他郑重其事地说道,“就算你给我打电话我也不会再理你了。”

这次他一下子就睡着了,没有做梦,一直睡到了下午。

醒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自己的手机,意料之中地没有任何讯息。他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撑起上半身,拨通了哈利的号码。

挂断电话后他松了一口气,积在心口的郁气终于消解了一些。

哈利能自己找到日记本了,这说明他已经能记起一些东西了。但他没办法帮他调查他为什么得这种病,他也很想知道是为什么。这件事的真相恐怕只有哈利自己清楚,可他却忘记了,这就成了无解的局。

德拉科在床上坐了许久,最后起身去刷牙洗漱。

而当他简单地吃了一些牛排和面包填肚子后,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险些被坐在沙发上的卢修斯发觉。他连忙跑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按下了接听键。

“喂?”

“可以和我见一面吗?”哈利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他的心蓦地飞跃起来,又陷入了一种未知的恐惧。

“好的,现在吗?”

“是的,就在后门那里,我们以前见面的地方。”

德拉科匆匆从衣柜里抽出了一件黑色的大衣披在身上,将手机放进大衣口袋里。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瓶古龙水对着自己喷了几下,用力合上柜子,对着镜子梳了梳自己的头发,最后看了眼手表,用幻影移形离开了。

这是他们这几天来第一次不在夜晚见面。夕阳沉落在山头,巨大而美丽,火烧云在树杈间翻滚着,浓郁的红与紫混在一起,映得院子中的狗尾巴草一片灿烂。

他对这一片景色已经无比熟悉,可此时他又产生了一种独特的感觉。

德拉科闭了闭眼,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到来。哈利出现在了房屋的后门,他走得很快,微喘着气站停在他的面前。

他低头看着他,他蓬松的黑发轻轻起伏。他开口了:“波特,你有什么——”

他没能说完这句话。实际上,他根本不敢相信接下来发生的事,他觉得这简直是在梦中——

哈利吻了他。

他的手环着他的后颈,笨拙地用嘴唇去蹭他的嘴唇。他的唇很柔软,比想象中还要令人沉迷,但哈利显然完全不会接吻,他甚至把他的牙关撞得有些痛。

他几乎用了全身的毅力控制着自己不吻回去,这甚至比推开他还要困难。他是如此渴望这个人的接近,他清楚自己有多么想吻他,又有多么害怕这件事。

德拉科用力地推着他,但对方加重了搂着他的力道。他咬破了他的嘴唇,铁锈般的血腥味渗进了他们的口腔,这像是一种毒药,他挣扎着甩开了他,后背狼狈地撞在了树干上。他抬手擦掉了嘴唇上的血迹。

手背上的血迹如同蚀骨的蚂蚁,猩红刺痛了他的眼。

德拉科没有抬头。他在他面前无所遁形,他也许已经看透了他的手足无措和虚假。

“很意外,是吗?”哈利先开口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病得更严重了?”

“不,你已经好了很多。”他回答道,“你能记起一些东西了。”

“昨天那个问题我已经想好了,”哈利从下方看着他,他不允许他逃避他的眼神,“我不会拒绝你,所以你也不要拒绝我。”

德拉科的手蓦然抓紧了,指甲几乎要嵌进肉里。

他简直想抓着他的肩膀将他摇晃醒,他想在他耳边大喊,让他看清楚他到底是谁——他是德拉科·马尔福,是他的死敌,是他讨厌的人,他可不可以别对他说这些会让他误解的话?如果他知道他曾经都做了些什么,他对他有怎样的企图,他还会站在这里吻他吗?

他明知道这只是一场错乱,只是特殊情况下滋生的不正常的情感,但他还是被逼迫得无路可退。他的心咆哮着让他抓住眼前的机会,可另一个声音却不停地在耳边说着不,不,不要,别把这一切弄得更糟了,他不爱你,不爱你……

他苦笑了一声。

“别这样,波特。真的,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我知道,我很清楚。你是觉得从一个精神病人口中说出这样的话不可信吗?”哈利反问道。

“你不是精神病人,波特。”

“所以你为什么不相信?”

德拉科有些头痛了,他该怎样让他明白这一切都是错的?

“波特,你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对我产生了好感。只要你把一切都想起来了,你会觉得这是荒谬而错误的,你会觉得自己只是大脑不清醒,你不会喜欢我的,你明白吗?”

“想起来了又怎么样呢,这些都是真的,不是吗?”他激烈地说道,“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马尔福。”

“你现在觉得你很清醒,但你到时候会反应过来的。或者说,你以为你保持着清醒,实际上你正处于迷惑之中。而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应该是让你好起来。”

“我认为这没有什么冲突。有人说过病人不能谈恋爱吗?”

“没有,但是——”

“我想我需要让你更明白一些,”哈利逼近了一步,“需要我再吻你一次吗?”

“不,不是,别这样,波特。求你了。”他叹了一口气,“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然而哈利只是歪着头看着他,完全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一语惊人:“这句话你昨天说过了。但是,你不是和帕金森分手了吗?”

帕金森……?他瞪着他,他已经呼吸不上来了。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期待还是害怕,但他知道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哈利终于记起了他。他的处刑到了。

德拉科忽然想转身逃走。他该走了,他伪善的假面要被拆开了,他会指着他丑陋的真面目说些什么呢?无论如何他都不想面对他失望的眼神,他会恨他的吧,可他真的没有想过要骗他。

他该走了。他们的生活已经被毁得够糟了。

“我明天就会忘记这一切,我的感觉是有限的,马尔福。也许明天的我会耻笑今天的我竟如此愚蠢。我会如你所愿。但现在,你要知道,如果你执意这么做,你会错过的。”哈利清亮的声音在耳旁回荡。他几乎懵了。

这又是他折磨他的新招数,是吗?他告诉他,明天一切都会被刷新,所以他能对他做任何事……他究竟是为什么要将他逼到这一步,为什么要用这种极致的诱惑来挑战他的忍耐力?他真的知道他想对他做什么吗,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真的知道那会有什么后果吗?

他失神地看着他,他看见了他清澈而坚定的目光,便明白了他什么也不懂。他只是在肆意妄为地撕裂他的心,而他还什么都不能反抗。

“抱歉,我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明明对我也有感觉。”

德拉科勉强笑了一下,说道:“不,不是,你误会了。我对其他病人也是这样的。”

“那么你也会亲吻别的病人吗?”

“什么?”

“你吻过我,马尔福,”哈利直视着他,“在一张病床上。”

一切都乱套了,彻底乱套了。

他在房间里暴躁地走来走去,捂着脑袋咆哮着,浑身颤抖,脚步不稳。他在床边坐下,望着自己的洁白的手指,低号了一声,将脸埋进了掌心。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报应来得这么快?

他对他做过三件疯狂的事情。一个吻,一个谎言,一个拥抱。而他现在希望自己永远都没有跨出这一步,他宁愿缩在黑暗的巢里,这样就不必担心有一天会被太阳光烧死。

就和他说的一样,那个吻只是一个错误,一个发生在错误时间点的错误举动。他不该贪图留恋,如果时间可以倒转他宁愿回到与他老死不相往来的日子,他不会再靠近他,这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别再逼我了波特,让我们回到过去吧。回到我们恨着彼此的过去,那时候谁也不欠着谁,没有失忆也没有错位的依赖……我们都一样。

他仰躺在冰冷的床上,一动不动,任泪水涌过眼角,流入发中。

他到底该怎么做?

突兀的振动声打破了宁静的夜晚,他愣了一秒后鲤鱼打挺般地坐了起来。他伸手去摸大衣口袋,却发现不在这个口袋里,于是又慌慌张张地去摸另一只。他的指尖终于触到了它,颤抖着将它取出、打开了翻盖。

手机屏幕上跳跃着一个备注名,明亮、耀眼,照亮了他灰暗的脸颊。他呆呆地看着它,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按下了接听键。

“喂……?”

“救救我……”

“什么?你怎么了,波特?”

“我受不了了,我——我受够了,我真的……不……”耳边传来的歇斯底里的哭泣和叫喊令他心神俱裂,他急急忙忙换上衣服,裹着寒冷的夜风来到陋居的后院。电话还没有挂断,他已经不再哭喊了,但那抽抽搭搭的唏嘘声和断断续续的呼吸声仍紧揪着他的心。

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施了几个他在神秘事务司发明的新咒语,避开警报系统打开了门,无声无息地溜进了院子。他用最快的速度跑进后门,但寻找哈利的房间又费了些功夫,当他终于摸索到那个房间时,手机已经挂断了。他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

房间里非常整洁,并没有他想象中会出现的一片狼藉。哈利正背对着他坐在书桌旁,他走到他身边才发现他正在写日记,其中几行被泪水打湿了。

“波特……?你还好吗?”

哈利肩膀动了动,慢慢转过头。他的脸上满是泪痕。

“你来了……”他低声说道,慢慢站起身,用力抱住了他,将头靠在他的胸口,“我都想起来了。你还在,真好……”

德拉科僵硬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你可以吻我吗?”他仰起头看着他,那张脸上满是期待。德拉科依然一动不动,他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

哈利见他没有回应便凑过去要吻他,德拉科条件反射地推开了他。也不知是不是用力过大,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险些倒下去,德拉科连忙去扶,却被狠狠地踢开了。

哈利一手撑着椅背,冷冷地看着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滚开,你这个伪君子。”

“波特,我……”

“你明明喜欢我,不是吗?”

“不,我——”

“你就说你喜不喜欢我。”他径直打断了他的话,吸了吸鼻子,目光阴鸷。

德拉科闭上了眼。他现在觉得连呼吸都难以支撑。

他像一个残酷的君王,一层一层撕开他的伪装,让他卑微而丑陋的心无处遁形。

他对他埋藏的爱,他最无法说出口的秘密,他无数次被揭开的血淋淋的伤口,他都要一一过目,然后踩个粉碎。

可是波特,就不能给我留下一点、一点点念想,一点点卑劣的空间吗?

可是波特,我是……真的很爱你。

“……我不喜欢你。”他睁开了眼睛,声音有些僵硬。

“滚出去。”他看着他,一手指向房间门。

“波特……”

“滚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他朝他大吼道,瞪圆了眼,脸涨得通红。

德拉科呆立了一会儿,脚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他抬起了脚,慢慢地朝大门挪去,每一步都如同踩在刀尖上般痛入心扉。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清醒极了。

一切已经结束了。

他被判决了。他被这个人赶出了他的生活。

他们还是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不用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问候!”他在他背后怒吼道,重重摔上了门。

他没有回头,只是一步一步往下走,踏在自己支离破碎的伤口上。一下,又一下。玻璃片割碎了伤口,冰冷冷的碎末融化在了涌出的血中。

再见了,哈利·波特。

愿我们永生永世不再相见。

人每天都要死掉十万个脑细胞;每天都会有40毫升的旧血液被换为新鲜血液;皮肤一个月就会新陈代谢一次;每天的他都是不一样的。

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依然爱着他。

德拉科又请假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马尔福庄园的,他觉得手脚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似的,心脏冻结成了一块冰坨,每泵动一次便是入骨的痛。

他像条死鱼般地躺在床上,就连晨曦的一抹微光都让他觉得刺眼。他翻过身,发现自己的后背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持续不断的细小折磨与毫不留情的一招毙命来说,哪个更残忍?……都是绝望,都是凌虐,都是看不见光的到处乱撞。

他在被褥下缩成了一团,低低地抽泣起来。

救救我……他哭着,抓挠着自己的胸口,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他该怨恨谁呢?走到这一步,他到底该恨谁呢?到底是谁造成了这一切,让错误的情感发生在错误的人身上,让错误的人遇上了错误的时间,让他独怀着不可能的渴望,让他的这份渴望被彻底毁灭。

他到底错在了哪里?

德拉科闭上眼。他想起了自己的那个未曾得到回应的告白,他站在战火纷飞的城堡中拦住了他,在烧毁倒塌的残垣断壁中说他喜欢他。

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多年来他只是在等待着一个不可能到来的回应,等待着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真是愚蠢。愚蠢得可笑。

他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德拉科用力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僵直着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埋在了被子深处。就这样吧,就这样吧……让他坠落吧,直至深渊。

他不想再思考了。

德拉科醒来的时候又是下午,太阳高高地悬在头顶。他愣怔了许久才从那种迷梦般的迟滞感中摆脱,慢慢坐起身,伸手撩开刘海按了按额头。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没去上班?他看了眼桌上的台历,今天是工作日,他不应该呆在这儿。

但无论如何日常工作还是要进行,既然他已经迟到了,那么也就不介意再迟一会儿。德拉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哈利的号码。

然而对方却一直没有接,响了几十秒后便有一个冰冷的女声告诉他电话无人接听,德拉科又不气馁地打了一个,可结果却是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了?

也许是因为他有事不方便接听,德拉科侥幸地想着,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过了半个小时后他又打了一次,依然无人接听。

当他从下午两点折腾到六点半时,他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他死死地盯着手机,一言不发,似乎要在上面瞪出一个洞来。

波特不接他的电话,为什么呢?他为什么……他难道还没起床吗?

他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啊……啊,是了。他想起来了。

波特也许累得一直昏睡不醒,但他可能只是不想接他的电话。

他想起来了,他们昨晚吵了一架。他让他不要再打电话给他了。他想起来了……他们已经结束了。

他苦笑了一声,靠在窗边,望着外面修剪过的灌木丛和趾高气昂的孔雀。以前他似乎曾站在这儿喝着酒呼喊过,让群山听见他的声音,让太阳知道他的苦痛。

可现在都结束了。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他拉开了窗户,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他曾在梦里幻想过多少荒唐事,现在都真的成了黄粱美梦。

“波特。”他唤道,“波特……”

“都结束了。我不会再爱你了。不会了。”

“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他走回了床边,又木木地坐下了。他的心脏被开了一个洞,生机从里面泻了出来。

结束了。这次是真的,结束了。他终于真的认识到了,结束了。可他还想见他一面。

最后一面,无论生死,无关爱恨,只是最后一面。他不会再打扰他,他不会再试图接近他。

德拉科颤抖着手,拨通了手机。

“嘟,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他挂掉了手机,又拨了一次。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

再来一次。

“……对不起,您拨打……”

又一次。

“……对不起……”

他机械般地按着键盘,手指僵硬,耳膜被那熟悉的声音折磨得生茧。到最后他几乎是刚听到一个字节就放下了,木然地盯着前方空荡荡的墙壁看。

为什么他不肯接他的电话呢?……难道他连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都不肯给他吗?

他看了眼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他应该已经睡了。德拉科走到楼下倒了杯热水,坐在客厅里一点一点饮尽。窗外已是一片昏黑,月光也又沉又暗,他在玻璃杯上呵出了一层白汽。

不会比这更糟了。

第二天下午,他和哈利见了一面。哈利给他打了电话,丝毫没有提之前不接他电话的事情,只是语气平静地说想见他一面。

“就在我们以前见面的老地方。”他这样说道。

德拉科应下了,内心没有任何波动。他已经不敢再幻想什么了。

他会对他说什么……?不,不管说什么都无所谓了。

他幻影移形到了陋居后院,那个人已经站在那里了。他背靠着树站着,手中拿着那本黑皮日记本,树影在他的身体上落下交叠的斑光。

他的内心咯噔了一下。

“波特。”他朝他走去,在他面前站定,双手放在口袋里,看着这个令他又爱又恨的男人。

“我想让你看看这本日记。我觉得你可以看一看了。”哈利说道,他将日记本递给了他。德拉科无意识地接过了。

他低头打量着它。它比他刚买下时陈旧了一些,封面边角磨损了一小块,上面用皮筋缠着,那支笔还插在一侧。

他抬起头。

“你确定要让我看一看?这是你的隐私,波特。”

“里面有我想让你知道的东西。”哈利的表情依然很平静,“内容很短,很快就能看完。你在明天下午两点的时候把日记还给我吧,我已经给自己写了一张纸条,就放在衣服口袋里。到时候你提醒我,我会记得这件事的。”

他又看了眼手中的日记本。

“那么你今天不记日记了吗?”

“不写了。”哈利耸耸肩。

“也不会以其他形式写下来?”

“不会。”

德拉科将日记本塞进了口袋里。他朝他走近了一步,小心翼翼地,像是要确认什么。

“你不会记得今天发生了什么,波特。”他低声说道。

“是的,我不会。”他笑了,笑得很开心。

德拉科闭了闭眼。他蓦地扯过他的衣领,用力吻上了他。

(第二部分结束)
————————————

第二部分到此结束。第三部分的话……到时候再说吧,近期还有一个新脑洞x

我居然把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字数写得差不多!(有什么好开心的

评论(23)
热度(20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