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霍乱时期的爱情01

*脑洞来源于  @鱼旆央  ,虽然被我写得非常难以描述(……)

*梗概:爱德华有一天忽然被邀请去参加了一个晚会,晚会上一幅肖像告诉了他一个无人知晓的故事。

*战后,ooc,原著向,有很多私设,题目与那本书没有关系

*这篇差不多是完全自娱自乐的产物了,想尝试一下不同的角度

*适配bgm

*其他文章的归档

 

【第一章:大庄园的晚宴】

爱德华收到那张请帖的时候诧异不已。请帖的主人是巫师界一个名门望族的家主——至少在十几年前还是相当有影响力的巫师家族,虽然在战争结束后有所衰落,但在这位新任家主的操持下也算是渐渐恢复了往日的辉煌。

爱德华和这位家主一点都不熟,也从来没有说过话。对方在魔法部担任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还是国际巫师联合会的名誉会员,据说差点获得了梅林三级徽章——最后失之交臂的原因是他在魔法部的竞争对手举报他曾经受-贿,但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

爱德华听说过很多关于他的传闻,也知道他喜欢结识各领域的精英,可他自认为自己还够不上被他邀请的门槛。他前些年做过《预言家日报》的摄影师,也去危地马拉担任过几个月的战地记者,后来在对角巷的魔杖店做了学徒,学到了一些制作魔杖的毛皮功夫……现在他是魔法部的魔法体育运动司的高布石官方俱乐部的负责人之一,每个星期只用上几天班,闲得发慌。

他在魔法部上班时偶尔能遇见那位司长,那人身上总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远远地就能让人认出他。爱德华是不太喜欢和这种在官场上过于游刃有余的人打交道的,所以总是绕着道走,别的同事还以为他害怕他,嘲笑了他好几次。

然而这样一个与自己天差地别、没有一点交集的人为什么会忽然邀请他去他的大庄园参加晚宴呢?爱德华想破了头也只想到自己上个月在他教父的葬礼上看见过他,也许他是看中了这层关系,因为他的教父是一个有名的大巫师。

教父去世的时候很年轻,仅四十多岁。他还在世的时候,爱德华经常去他家里蹭饭——他从小没有父母,他们都在那场席卷整个英国的巫师战争中阵亡了,而他那时候才一岁,一点印象也没有。

爱德华很喜欢他的教父,他很和善,没有一点大巫师的架子,也不会和他说一些空道理。他总会很耐心地听完他所有青春期不成熟的抱怨,并且给出一些建议。他在霍格沃茨交女朋友的时候,他也是支持者中的一个,虽然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但他还是很感激他那时候的帮助。

教父的葬礼上来了很多巫师界的名人。爱德华看见了著名的奥利凡德魔杖店的店主奥利凡德先生、笑话商店的创始人韦斯莱先生、国际巫师联合会会长赛博先生、魔法部部长金斯莱先生,当然还有那位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这些平时难以见到的精英此时都出现在这里,只为了追悼那逝去的年轻生命。

要是让爱德华来说,他觉得他的教父的死是很不值的。他的职业相当于麻瓜的警察,而警察总是被政府操控的。所以他最后死在了一个黑巫师的黑魔法之下。那个黑巫师也死了,他还不能很好地操控他所使用的黑魔法,最后反噬自身。

如果那个黑巫师没有死,那么他绝对会被教父遍布全世界的朋友和粉丝追杀到世界尽头,爱德华想。这并不夸张,教父每天都会受到无数粉丝来信和各大公会社团的邀请函,虽然他为人低调,但那些人总有办法弄到他的地址。

但这又怎么样呢?即使有无数人愿意为他惩罚那个黑巫师,可教父还是死了,尸体躺在冰冷的棺椁里,手中捧着一束白花。他还是死了,闭着双眼披着黑纱,从此世间的冬冷夏凉均与他无关。

爱德华在葬礼上哭了,不只是他,很多人都哭了——教父的妻儿、他的朋友们、与他朝夕共处的同事,他们的眼眶在夕阳下都是通红的。但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没有哭,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洁白的棺材,抿着薄嘴唇一言不发。

从那时起,爱德华就对他特别没有好感。

 ☆

虽然爱德华不喜欢那位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也没有往上爬的兴致——前几天他还写信给离婚的前妻抱怨工作太无聊想辞职,却遭到了对方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但他对那栋大庄园的建筑风格倒是有些兴趣,他最近也打算读点与设计相关的书,去世界各地写写生。

所以这个周末,他特地推掉了几个朋友的牌局邀请,换上了他唯一一件还算体面的西装——是他的前妻给他挑的,他只穿过一次——拿着手杖去往了那个大庄园。

被夜色笼罩的庄园沉陷在一片银灰与幽蓝交混的迷雾之中,倒刺状的草叶和白色铃兰在微风中摇晃,那盛放在黑暗中的房屋由里向外散发着温暖的黄光,仿佛古老森林中闪闪发光的王冠。爱德华拄着手杖慢慢前进,好奇地东张西望。他听见草丛中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窸窸窣窣,定睛一看,是两只探头探脑的火狐狸。他与它们对视了一秒,火狐狸唰地一下溜走了,没入了此起彼伏的黑暗中。

悠扬的管弦乐和女人们的嬉笑声从高大的屋子里传来,爱德华揉了揉鼻子,踏上那条绵延的红地毯,推门而入。

爱德华确定自己并没有迟到,但屋子里此时已经至少有二十个人了,在这偌大的空间中却丝毫不显得拥挤。他们或凭或立,三五个人聚在一块儿笑着聊天,桌子上摆着似乎永远也饮不完的香槟酒。没有人注意到爱德华来了,或者说,他们注意到了,但谁也不认识他。

爱德华小心翼翼地从桌上拿了杯酒,坐在沙发的一角静静地喝着,悄悄观察着四周。房屋金碧辉煌,墙柱上雕刻着优美的中世纪风格的镂空花纹,四处悬挂着织着家徽图案的黑绿旗帜,大厅的拱形天花板上用永不脱落的颜料画着家族各位家长的肖像。

爱德华四处看着,来参加晚宴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看似十分熟络地相互打招呼,聊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含枪带棒地试探着对方,这令他感到十足无聊。而更令他难受的是他看到几位他非常讨厌的政客也出现了,而那位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正微笑着和他们交谈。

爱德华已经有些想走了。他向附近的一位男巫询问盥洗室的位置,后者皱着眉地告诉他在二楼,又转回头和旁边那位打扮高傲的女巫搭讪了。他也不恼,收起了毫无用处的手杖,沿着旋转扶梯走上了二楼。

二楼比一楼安静了许多,那些噪杂浮躁的声音像是被一条毯子盖住了似的,都离他远去了。他慢慢往前走去,脚步声融化在了厚厚的牛皮地毯里。两侧的墙壁上悬挂着十几幅画像,画像中的巫师的目光追随着他,有几个正打着哈欠。

当他靠近了走廊尽头的盥洗室时,却听见里面传出了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爱德华偷偷往内看了一眼,却发现他们正在热烈地接吻,而最令他感到震惊的是那位美丽的女巫竟然是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的妻子,而和她偷情的对象则是一位最近非常火爆的乐队男主唱。

爱德华马上后退了一步,但那位男主唱还是发现了他,眉毛一皱就要冲出来教训他。他连忙往外跑,慌忙之余拉开了隔壁房间的门躲了进去,手忙脚乱地锁上门。

他背靠着门板平复着呼吸,心脏依然跳得飞快。爱德华捋了捋微微汗湿的刘海,将它们拨到一边,心有余悸。天哪,他们可是相差了二十岁!他心想着,目光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这看起来是一个整洁的小书房,黑木桌背对着窗户摆放着,上面堆着几本书和一个笔筒。爱德华注意到了挂在墙壁上的一幅正方形的肖像——他没法不注意到它,从他刚进来起相框里的人就一直盯着他,令他有些毛骨悚然。

爱德华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又拿出了那根手杖,自认为镇定地走到肖像面前,仰起头看着画中的人。

那是一张平凡的面孔,黑发,绿眼睛,高挺的鼻子,黑西装,红金相间的领带,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如果硬要说有哪里古怪的话,爱德华觉得他和那些悬挂在走廊上的肖像和穹顶上的油画非常格格不入。

那些画像中的人都是这个古老家族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的面容多少都有些相似性,这一眼就能看出。可这幅肖像中的人,无论从五官、肤色还是发色上说,都和他们没有一点相同点。他简直就不像这个家族中的人。

如果他不属于这个家族,那他的画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爱德华的好奇心被激起了,而且这是办公的书房,一般放置在书房的画像在主人心里都是极有地位的。

他与画像中的人对视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他先开口了:“嘿,你叫什么名字?”

“噢,我没有名字。”男人说道,“但是他一般叫我波特。”

“波特?你是波特家族的人?”爱德华皱起眉,开始细细打量着他,“看着倒有点像,但——你的全名是什么?”

“我说过了小伙子,我没有名字。这只是那个人给我起的名字而已。”波特耸耸肩。

“那个人……你是说现在的家主?”

“我想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波特说道,“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他从来不让别人进来,除了家养小精灵。”

“我是不小心闯进来的,因为我看见他的妻子和一个男主唱偷情。”爱德华摸了摸鼻子,收起了手杖,“好吧,我猜你应该是一个大人物,对吗?就像我的教父一样。不然他怎么会把你的肖像挂在这儿。”

“噢,我可不这么认为。”波特说道,“实际上我的作用就是听那个家伙天天唠叨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什么都和我说,而且有时候显得婆婆妈妈的。”

“我还真想象不出来。”爱德华回想了一下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平时高傲的模样,摇摇头。不过这也很正常,如果一个人在家里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没有任何宣泄的出口,那他迟早会出毛病的。

“看见你很高兴,小伙子。我平时可见不到别的人,快把我闷死了。你知道,虽然那家伙长得很好看,但这么多年下来我也会审美疲劳的。”

“这么多年?你在这儿已经呆了多少年了?”爱德华好奇地问道。

“让我算算——其实我也记不太清楚了,至少有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我的记性不太好,但我记得,我刚见到他的时候,他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呢,那时候可爱多了。”波特有些怀念地说道,“这些年来他变了太多了,越来越让人看不清楚……不过他一直没有把我撤走,这倒是让我很意外。”

“好吧,我猜他和他妻子的关系不太好,对吗?”

“或许吧,我只见过他妻子一面,那次她不经他允许闯了进来,被他轰了出去。我还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不过从这点看来他们关系确实不太好……他有时候会和我抱怨她不明事理,但只是很少的几次。”

爱德华看了眼手表,发现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盥洗室里的男女应该已经离开了。

“抱歉,我想我得走了。我是说,本来我只是想来上个厕所的。”

令他没想到的是,波特竟出言苦苦挽留他:“别这么快就走啊小伙子,再陪我聊一会儿吧。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聊过天——”

“但是我对司长的私人生活没什么兴趣。”爱德华耸耸肩,“我只是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

“我可以给你讲讲别的,比如——嗯——比如,对了,我给你讲一个很离奇的故事吧,我是觉得挺离奇的。你一定会感兴趣的。”波特恳求道。

“噢,我知道这种大家族里确实会有一些悲剧的爱情故事,”爱德华扬起眉,“不过这种故事我也听过很多了。你也许不知道,我以前也当过民谣歌手,为了写歌词采访过很多人。”

“我不知道你听过的那些故事是怎么样的,但我敢肯定这个你一定没听过。这个故事谁都不知道——或许过世的老家主知道吧,但他已经死了。如果我告诉了你,那这个世上就有两个人知道这个故事了。”

“那……好吧,好吧,我先去上个厕所,回来就听你讲故事。”爱德华说道,他在波特的千叮万嘱下打开门离开了房间。

评论(16)
热度(1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