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01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放飞自我的脑洞,ooc

*简介: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其他文章的归档

01
哈利觉得自己一定一定是在睡觉时说梦话惹恼了梅林,要么就是中了某种厄运魔法,不然他怎么会接二连三地遇到这么多烦心事?

他先是暑假里和达力一起遇到了摄魂怪,险些被退学;然后是眼睁睁看着罗恩和赫敏成为了级长,他什么也没有;还有那个讨厌的乌姆里奇一直在和他做对,他已经去她的办公室关了三次禁闭了,她似乎很乐意看见他错过所有的魁地奇训练。

但所有的一切都比不过现在这个,哈利想,此时他正躲在一个巨大的、足有他身体两倍高的玻璃杯后,和同样巨大无比的德拉科大眼瞪小眼。后者本来正想写作业,但现在他显然已经把这码事忘到了脑后。

他们维持这种状态已经有一分钟了,德拉科依然没有消化完这个信息量。他的手僵硬地悬在空中,仍保持着夹着羽毛笔的姿势。哈利看见他的喉缓慢地结动了一下,以前他可不会发现这个细节,但现在周围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变得无比庞大,任何小细节也被放大了无数倍。

哈利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呃,晚上好,马尔福。”

然而德拉科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就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哈利马上意识到是自己的声音太轻了,他只好从口袋里抽出同样被缩小了的魔杖,指着自己施了一个扩音咒。

“晚上好,马尔福。”他刚说出一个字就被自己震耳欲聋的大嗓门吓了一跳,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他仰起头,这次德拉科终于有了些反应——他慢吞吞地伸手将哈利贴着的那个玻璃杯移到一边,轻轻把他抓起来放在了手心。

哈利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德拉科在玩一种抓娃娃机,他的手就是机器手,而被抓的娃娃就是自己。他必须得说这种体验一点也不好,那冰凉的指尖挤压着他的腰腹,让他有点想吐,而且他上升的速度很快——对于德拉科来说这种速度也许并不算什么,但哈利觉得自己像是坐在云霄飞车上,迅疾的风包裹着他的全身。

然后他便坐在了德拉科的手心,像是坐在了柔软的肉垫上。哈利不安地向后望着那五根微微弯曲的修长手指,他总觉得它们会忽然合拢将他挤扁。

德拉科凑近了仔细打量着他,他的手掌转换着角度,从左看到右,从前看到后,最后伸出一根指头小心翼翼地拨开了他凌乱的刘海,然后终于将他巨大的脸向后移了一点,慢慢地问道:“这么说,你真的是波特?你变小了?”

“是的,应该吧。”哈利干巴巴地回答道,强行忽略了他如刀子般审视的目光。他觉得下一秒他就要接受对方的嘲笑了。

“哈哈哈哈!波特,原来你也有这么一天!”德拉科大笑道,他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马上捂住了嘴。哈利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心想果然如此。

“既然你落到了我手里,波特,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对方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饶有兴致的邪恶笑容,拿着那只羽毛笔就朝他戳来,哈利吓得后退了一步,举起魔杖下意识地喊道:“四分五裂!”

一束细小的红光击中了那只羽毛笔,它微微动了一下,随后从中间裂开了,木头渣子和羽毛四处乱飞。哈利敏捷地闪到一边才没有被那些碎渣击中。

德拉科看了看破碎的羽毛笔,又看向哈利,表情有些扭曲了。他将手中的碎屑抖落,合拢了手指——哈利眼前瞬间如同落入日食般一片漆黑,他连忙蜷缩起身子,内心暗道一句完了,他最怕的事情发生了,他要被德拉科的手挤成肉饼了……这种死法太窝囊了……

然而预料之中的挤压感并没有降临。哈利睁开了眼睛,周围依然是黑的,非常狭窄,但右侧有一束光亮。他侧过身,勉强伸直了身子,扒着德拉科的指缝往前爬,将头探出了那个洞。他手撑着边缘四下打量了一会儿,才辨认出他是被德拉科完全握在了手中,只露出了上半身。

哈利抬起头,德拉科正直直地盯着他,那双灰蓝的眼睛此时像是两面巨大的钟,在阳光下折射出宝石般的光芒。

“你毁了我的一只羽毛笔,波特。”他恶狠狠地说道,毫不客气地用手指按了按他的脑袋。

“痛——!轻一点,马尔福!骨头会碎的!”哈利顿时感觉到大脑一阵钝痛,虽然并不尖锐,但令他头昏目眩,他微喘着气,靠在德拉科的手指上休息了一会儿,说道,“如果你不想让我死,就注意一点儿。”

“哦,我当然很希望你死。”德拉科冷冷地说道,但哈利注意到他收回了手。他仰靠在了扶手椅上,用另一只手揉了揉鼻子。

“好吧,波特,告诉我,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我要去给他献花。”他的语气极为恶毒。

“我不知道,”哈利咬牙切齿地说道,他觉得德拉科握着他的手似乎收紧了一些,这令他难耐地缩了缩身子,“我也不想变成这个样子。”

“那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笔袋里?”德拉科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哈利顿时感觉像被冒犯了,虽然对方的力道很轻柔。

“我也不想出现在你的笔袋里,和你的那些充满墨水臭味的羽毛笔躺在一起。”

话音刚落,德拉科揪着他的兜帽将他提了起来,在空中绕着圈甩了三圈——哈利觉得自己真的要吐出来了,头晕得厉害,他发誓以后绝不会去碰游乐场,虽然他从来没有去过。

“好了,我想现在你可以端正态度回答我的问题了。”德拉科懒洋洋地说道,他将哈利放回了他的手心。

哈利按了按额头,抬起头面对着那张放大的脸,他觉得更头晕了。

“我真的不知道,”他沉吟着,“我就记得今天晚上上了一节魔药课——”

“哦,一节魔药课,棒。”德拉科点点头,“显然是一节神奇的魔药课,波特,所以你是把自己的笨脑袋浸在魔药里面了吗?”

“闭嘴,马尔福,别打断我的话。”哈利毫不客气地回击道,“上魔药课的时候我还是好好的,但后来有一个人撞了我一下,我就忽然变小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是德拉科打破了平静:“所以你就爬进了我的笔袋里?”

“我没有爬进你的笔袋!我只是——只是想找个地方躲一下,因为那时候刚好有人经过——”哈利的话不那么有气势了,他看见德拉科脸上令人厌恶的笑容在扩大。

他解下自己的领带将哈利包起来放在一边,在背后扎了一个蝴蝶结,确定他不能动弹后点了点他的额头,轻笑着说道:“我们待会再来讨论这个话题,现在我要写我的论文了。”

“放开我,马尔福!把你的领带解开!”哈利奋力挣扎着,但他的手被紧紧勒住了,怎么扭动都移不出来。他大吼着,但马上就发现扩音咒已经失效了。德拉科将他塞进了笔袋里,从里面又抽出了一只羽毛笔,用笔尾的羽毛碰了碰他的脑袋。

“你尽管叫吧,反正我也听不清。”他得意洋洋地说道。

哈利又挣扎了一会儿,直到筋疲力尽才停止了无意义的举动。他气呼呼地瞪着德拉科的手和他的笔,那笔尖落在羊皮纸上溢出漆黑的墨汁,如同蜿蜒的河流涌过白色雪地。

他看着看着入了神,而那支笔在写了七英寸的羊皮纸后忽然靠近了,又用羽毛敲了一下他的头顶。

“看什么呢,波特?”德拉科扬起眉,“你想偷看我的作业吗?”

“谁稀罕你的作业。”哈利马上收回了目光,“别打我的头,马尔福!快把我放开!”

“不行。”德拉科拖腔拖调地说道,用指腹摸了摸他的下巴,“等我写完作业再处理你,波特。”

哈利不得不又忍受了二十分钟的难受的束缚,看着德拉科将羊皮纸卷起来塞进书包,再把羽毛笔放回笔袋里,揪着哈利背后的蝴蝶结将他拽到了面前。

“好吧,波特,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你的去路。”

“把你的领带解开,马尔福。”

“我猜你现在应该很想回去。”德拉科没有理会哈利的话,继续说道,“我可以送你回去,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哈利皱起眉,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德拉科想了想,说道:“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

“你可别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哈利警惕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把我送回去?”

“现在。”德拉科站起身,“你是想去格兰芬多休息室还是校医院?”

“呃……我觉得我只是中了一个缩小咒之类的,我想试试能不能自己变回来。”哈利又挣了挣,抬起头大叫道,“帮我解开,马尔福!”

德拉科扬起眉,不情不愿地解开了蝴蝶结,将领带放在一边。哈利重新抽出了魔杖,正打算对自己施咒,德拉科马上阻止了他,将他抓起来放在地上。

“现在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波特。”他将腿叠在一起,懒洋洋地说道。

哈利瞪了他一眼,用魔杖对自己施了一个恢复咒——意料之外地没有效果,然后他不甘心地使用了放大咒,却依然毫无作用。

“怎么回事?”他皱起眉。德拉科打了个哈欠,将他拿起来重新放在桌上,问道:“怎么了?”

“没有用,恢复咒和放大咒都失效了。”哈利沮丧地说道。

“肯定是你用的方法不对,让我给你演示一下。”德拉科说着抽出了魔杖,哈利一愣,反应过来后正想阻止他,只听耳边一声“恢复如初”,杖尖闪过一道柱子般强大的红光,哈利觉得自己像是被巨型铁锤生生砸中了,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德拉科看了眼自己的魔杖,又看了看桌上的哈利,他将他翻过身,戳了戳他的肚子。毫无反应。

“好吧……这个劲儿好像有点大。”

哈利是被一盆冷水叫醒的。他睁开眼,慢慢坐起身,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脸颊上也不停地往下滴着水。他摘下眼镜擦了擦,茫然地东张西望。他的视线马上撞上了一堵黑漆漆的高墙,哈利仰起头向上望去,墙的顶端变成了一个白盘子——不,是德拉科巨大的脸。

他忍不住尖叫起来。

“闭嘴,波特!”一只巨手升起来,似乎想要将他罩住。哈利惊慌失措地站起身往后跑,但他的动作远没有对方迅疾,德拉科轻而易举地揪着他的兜帽将他提了起来,挂在了一个巨型衣钩上。

“该死——放我下来!”哈利踢蹬着双腿,他的身体马上开始左右摇晃,仿佛下一刻就要掉下来了——这让他吓了一跳,马上安分地不动了,因为下方对于他来说是万丈深渊。

“你要干什么,马尔福?干嘛泼我一身水?”哈利怒声说道,他看着对方将一个能当他的浴缸的小杯子放在了一边。

“只是为了叫醒你而已。”德拉科说道,皱了皱鼻子,“也许你需要一个干燥咒。”

他说着又举起了魔杖,哈利马上尖声阻止了他:“不要动,马尔福!你的任何魔法对于我来说都增强了二十倍以上!”

“噢,我当然知道。”德拉科立即放下了魔杖,似乎刚刚那个动作只是为了吓唬他,“你现在可真是脆弱,波特,随时可能被我踩死。”

“啊,确实,你特别开心对吗?”哈利恼火极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法变回去,在他看来那两种魔咒是一定会生效的,可事实击败了他。

“当然,非常、非常开心,这是我遇到的最惊喜的事了。”德拉科趴在桌上看着他,笑着说道,“我改变主意了波特,我不想把你送回去了。”

“什么?——你不能这么做!”

“是这样,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我有一些有趣的想法。”德拉科说着从床帘里拿出了一个长相奇怪的器具——如果硬要说的话,哈利觉得那像是麻瓜的电风扇,但它显然是用魔力驱动的。

“这——这是什么?”当德拉科将它放在了他面前时,哈利有些结巴了——它足有他的两倍那么高。

“噢,我想你肯定是没见过的,韦斯莱的破宅子里肯定不会有这个。”德拉科得意地说道,“可以吹风的好东西,无论是暖风还是冷风都能调控……我想你需要吹干你的身子。”

“等等,我可以用干燥咒——”

没等他说完,德拉科便用魔杖在风扇上敲了一下,那些银亮亮的扇叶便飞快地转了起来。

评论(18)
热度(69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