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02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放飞自我的脑洞,ooc

*简介: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前文链接01  其他文章的归档

02
哈利本以为自己已经够讨厌德拉科了,却没想到他还能更讨厌他一些。此时他使劲缩着身子,闭着眼,身体被那强劲的风吹得前后摇晃,岌岌可危。哈利浑身发冷,他清楚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感冒了,他将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寒冷的风便往里面透,他抬起魔杖指向前,低声说道:“通通石化!”

那强劲的风终于停止了,哈利松了一口气。身上的水已经干了一半,他的头发被吹得一团糟,他用力地甩了甩,睁开了眼。

然后他便看见德拉科的手又伸了过来,如同一面肉盾要将他挡住。

这次哈利不想再被他抓住了,谁知道他脑子里还有多少坏念头。他直接解开了外套的扣子,将双手从袖子里收回来。没有了衣服的阻拦他一下子落了下去,高空坠落的失重感几乎让他惊叫出声,但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做这么丢脸的事。哈利抓紧时间拿着魔杖给自己施了一个减速咒,这个咒语还算成功,虽然他一下子滚在了地上,下巴磕红了一块。

他顾不及疼痛,站起身就往桌沿跑,德拉科侧过身伸手去抓他,但依然扑了个空。他咒骂了一句站起身,哈利已经跑到了桌边,他回头看了一眼如同小山似的德拉科,他的阴影已经把所有的退路都覆盖了。哈利闭上眼,纵身一跃。

“波特?!”德拉科大吃一惊,连忙蹲下身伸手去接他。哈利跳下的床头柜离床帘有二十厘米的距离,这在平时来看完全是可以忽略的长度,但对于哈利来说却犹如无法跨越的鸿沟。

哈利大大地睁着眼,努力地向前伸着手,期待着能抓住那柔软的深绿床帘。眼看着它越来越近,他已经想象出给自己抱住它时的触觉了——他蓦地落在了一块软软的垫子上,身体向前倾去扑倒在地。

哈利马上坐起身,盯着地面看了一会儿,又马上回过身,直直地对上了德拉科的眼睛。哦,他就知道——他又被他抓住了,真是可悲。

德拉科收回了手,又将他放回了床头柜上。哈利擦去了额头上的汗,坐在了地上,冷冷地看着他。

“我不想和你兜弯子,马尔福,”他说道,声音嘶哑,“马上把我送回去,我会答应你的要求。”

“所以你弄坏了我的羽毛笔和风扇,就想这么离开?”

“那还不是因为——我以后会还钱的!”哈利将飘到额前的头发捋到脑后,说道,“我不是你的玩具,别以为你有权力对我做什么。”

他说着打了个喷嚏,感觉脑子忽冷忽热的,开始发昏了。

“波特……”

“送我回去,马尔福……”哈利觉得自己越来越晕了,他有种想躺下的冲动,但他的理智阻止了他。

德拉科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将哈利放在手中仔细观察着,他的脸红得吓人,额头发烫,似乎是发烧了。

这下是非得去医务室不可了,他想,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拍着软垫子的小盒子,用笔在盖子上扎了几个洞,将哈利放在了里面。

德拉科匆匆将盒子塞进了口袋里,噔噔噔地跑下楼。他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激烈的心跳撞击着他的耳膜,但他又想到过于剧烈的动作可能会让哈利感到不适——不,他为什么要考虑这个,他活该——但他还是放慢了脚步,将盒子平放着拿在手上。

“真是难以理解。”他嘟囔着,凑近了透过那几个小洞去看里面的哈利,但光线实在是太暗了,他忘了看路一头撞在了柱子上,头昏脑花。

“再加一笔账,波特。”德拉科忍着痛揉着脑袋,额头上已经肿起了一个包。

他终于赶到了医务室,庞弗雷夫人正在那儿治疗一个头肿成了两倍大的男生,看到他后便让他坐在一边等待。德拉科将盒子放在了床上,打开盖子。躺在里面的男孩已经缩成了一团,看起来极为可怜。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条手帕盖在他身上,俯下身贴在盒子旁看着里面的哈利,他紧皱着眉头,嘴唇微微张开,似乎难受极了。

德拉科舔了舔下唇,他忽然觉得有点渴。

“庞弗雷夫人,还没有好吗?”他抬起头问道,此时旁边正好走过一个拉文克劳男生,他连忙伸手盖住了盒子。

“哦,马尔福,你是怎么回事?”庞弗雷夫人晃着手大步朝这儿走来,她看起来忙坏了。

“他发烧了。”德拉科说道。

“他?你吗?”庞弗雷夫人朝左右看了看,困惑地问道。

“是他,哈利·波特。”德拉科将小盒子举起来放在她眼前。庞弗雷夫人走近了一步,然后她一下子捂住了嘴。

“缩小咒?”她将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用飞来咒取来了几个药瓶。

“恐怕不是。”德拉科耸耸肩。

“那就是诅咒了。”庞弗雷夫人开始用棉签往哈利的额头上涂抹药剂,她的动作格外缓慢,极其小心。

“诅咒?”

“另一种说法是黑魔法。”庞弗雷夫人说道,“这不是我的专长,不过我会试一试……”

盒子里的男孩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那晶莹的翠绿双眼眨动着,迷茫地看着他们。德拉科的内心不由自主地惊叹了一声。

“波特,你觉得怎么样?”庞弗雷夫人问道。

“我……我感觉好多了。”哈利揉了揉脑袋,掀开了那条白手帕。

“波特,我接下来要给你施几个咒语,这需要你的配合。”

“好的,但是我已经试过了恢复咒和放大咒,都没有用。”哈利谨慎地说道,“而且一般的魔法力度会直接把我打晕。”

“这倒是个问题。”庞弗雷夫人蹙眉,“我想我得拿一个能减弱魔法威力的东西来试试了。”

德拉科在一旁等了半天,他本想直接离开,但又觉得自己也许应该对这个只有指头大小的哈利负责,虽然他觉得自己根本没什么责任,又不是他把他拐回来的。

“这不关我的事。”他嘀咕了一声,目光绕过庞弗雷夫人挥舞魔杖的手看向僵硬地站在一个屏障后的哈利,“确实不关我的事。”他又加上了一句。

庞弗雷夫人的尝试并没有取得效果,哈利垂头丧气地坐回了那个盒子里,双手抱着膝盖。德拉科重新将盒子拿起来放在手心,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哈利的表情有点可爱。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出问题了。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他们重新回到寝室后,哈利这样问道。德拉科舒舒服服地靠着枕头,将小盒子放在肚子上。

“我可不知道,波特,”他耸耸肩,“明天吃早餐的时候我就把你送回去,你自己去操心吧。”

“真糟糕。”哈利挠着后脑勺,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了一声,“啊!”

“怎么了?”

“我今天晚上还要去乌姆里奇那儿关禁闭——”

“噢,真是个好消息。你要我把你送过去吗?”德拉科恶毒地笑了一声。

“不,我可不想被她看见我这个样子。”

“她早晚会知道的,只要她问你为什么不去关禁闭。”德拉科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了,波特,我再给你十秒钟考虑去不去。”

“那你会把我接回来吗?”哈利怀疑地看着他。

“噢……噢,我想你还是别去比较好。”德拉科说道,他将盒子放在了枕边,“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睡觉了。”

“有问题!”哈利马上举起了手,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有什么意义,“我想上厕所。”

德拉科僵硬了一会儿,粗暴地将手帕拉起来把他盖住,恶狠狠地说道:“抱歉,我可不是你的保姆。”

“你太过分了,马尔福!放开我——!”哈利的声音在丝绸手帕下显得又闷又怒,他不断地挣动着,那白布被他的动作顶出了一个个小凸起。德拉科压了一会儿便放开了,一把将手帕拉开。

“我这儿可没有地方给你上厕所。”他哼了一声。

“你把我放在洗手池里就行,我会用清理咒!”哈利恼火极了,这种愤怒暂时压住了内心的羞耻。

“……真麻烦。”德拉科不情不愿地将盒子拿起来,爬下床穿上拖鞋走到盥洗室。一旁还没睡觉的布雷斯好奇地询问这是不是他新式的纸巾盒,结果莫名其妙地遭到了对方的一个瞪视。

“好了,现在你应该没什么事了吧?”几分钟后德拉科重新坐在了床上,没好气地说道,他脸上的表情仿佛只要哈利再提出要求他就会把他扔出去。

“明天记得带我去刷牙洗脸。”哈利说道,他将手帕罩在了身上,“顺便,你能把你的睡衣缩小了给我穿吗?”

“想都别想!我关灯了!”

“哦,不行就不行呗。”黑暗中传来了男孩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我讨厌裸'睡。”

被德拉科照顾的这个晚上着实算不得舒服,他既没耐心又爱冷嘲热讽,总是把哈利气得直跳脚,但又因为力量相差悬殊而无可奈何。第二天早晨哈利很快就醒了,因为那闹钟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大吼大叫,他几乎要失聪了。

哈利坐起身,穿戴整齐后从盒子里跳起来,小心翼翼地翻出去落在了柔软的床垫上。德拉科的绿银色条纹被子如同翻滚的山脉,哈利无声无息地跑过一座座山峰,每一脚落下去都留下了细微的折痕。

当他终于气喘吁吁地忍受着噪声折磨跑到了闹钟边时,一只手臂伸过来将闹钟按掉了。他卷起被子侧过身继续睡,哈利连忙避开了那些忽然活动起来的绿银色海浪。他站在床单上喘着气,狠狠地瞪着德拉科的后脑勺。

他听见隔壁床铺的男生已经开始换衣服了,还有人下床走向洗手间,他咬咬牙给自己施了一个加速咒,翻过德拉科的一只手臂跃上他的肩膀,沿着肩膀弧度滑到了脖颈上,慢慢地走到他的耳边。

哈利小心翼翼地在德拉科光洁圆润的耳朵旁蹲下,以他的角度能看见他白皙的侧脸和疏疏的睫毛,浅金色的草地铺在脚边。他深吸了一口气,趴在他耳边大声吼道:“起床了!”

他感觉到脚下的土地震了一下,眼看着就要翻转过来,哈利连忙跳了下去,一头栽在了柔软的被褥里——一点儿也不疼,他站起身快速向外跑,一口气跑到了被子边缘,躲在一座小山丘后看着德拉科。

德拉科翻了个身,将脸对着哈利。他砸吧砸吧嘴,揉着眼睛坐起来,伸手就去拿哈利睡觉的盒子,一看是空的便脸色一变。

“我在这儿,马尔福!”他向上跳了跳,高举着手,也不知对方有没有看见。德拉科又揉了揉眼睛,俯下身将他抓起来放进盒子里。

“别给我乱跑,波特。我一翻身就能把你压扁。”

“谁让你赖床。”哈利从盒子边缘探出头,却看见德拉科脱掉了睡衣正要换上衬衫。他雪白的背脊优美如同春山,套上衬衫时吹起的风让哈利的刘海飘了飘,歪着头扣着衬衫扣子的动作随意而悠闲。

“我们等他们都洗完了再进去,”德拉科边穿马甲边说道,“你动作快一点儿。”

“……有能给我使用的牙刷和杯子吗?”哈利问道。

德拉科怜悯地看了他一眼。

“你就漱漱口,随便擦擦脸吧。”

哈利对于自己的待遇非常不满,但也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现在正寄人篱下。他们简单地洗漱完毕后,哈利坐进了盒子里,德拉科将盖子盖上,边走边贴着那几个洞低声说道:“听着,我待会就把你交给他们。我们的交易还是正常进行。”

“我知道了马尔福,快一点,不然就遇不上罗恩他们了。”

“少废话波特,走路的又不是你。”

无论如何,德拉科认为自己已经仁义至尽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人格得到了升华——当然,也许只是因为他心情好,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高兴什么。

他快步跑进礼堂,正好看见赫敏和罗恩起身离开格兰芬多餐桌。他们边走边说着什么,两人都皱着眉头,脸色很难看。

“我不相信哈利会在学校里凭空消失,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消失?”

“我也觉得很奇怪,罗恩……”

“喂,韦斯莱。”

走在前面的两人蓦然回过头,停下来看着他。

“马尔福?”

“你叫我们做什么?”

“我来送波特回家。”德拉科扬起眉,将手中的盒子打开了。

瞬间的明亮让哈利的眼睛有些难受,他过了一会儿才完全适应。然后他便看见他的两个好朋友正瞪着他,一脸瞠目结舌。

“马尔福,你对他做了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不关我的事,愚蠢的格兰芬多。”德拉科抱着手后退了一步,“我还没吃早餐呢,就先不陪你们了。”

“喂,马尔福!”

罗恩还在背后不依不饶地喊着,德拉科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礼堂。喧闹声迎面扑来,食物的香味溢满了鼻腔,德拉科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他朝门外看了一眼,从他的角度已经看不见那几人了。

真遗憾,也许他应该多留几天的……那种形态的波特平时可见不到,他想,他怎么就这么轻易地还回去了呢?不,这种说法怪怪的……

德拉科心不在焉地喝着汤,背后响起了一串脚步声,但他没有在意。直到有人用力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他才慢腾腾地转过身,抹了抹嘴唇:“干什么……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解释清楚,马尔福,哈利到底怎么了?”罗恩瞪着他,但德拉科并没有理会他,他的目光落在了盒子里的哈利身上——此时他正在那条手帕底下瑟瑟发抖。

评论(19)
热度(45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