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04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放飞自我的脑洞,ooc

*简介: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前文链接01  02  03  其他文章的归档

04
德拉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养宠物。当然,这种说法他只是在心里想想,绝对不能让哈利知道,不然他肯定又要挥舞着他那根小魔杖给他施恶咒了。

在他们一年级的时候,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猫头鹰、蟾蜍或者老鼠作为自己的宠物,德拉科得到了一只褐色的猫头鹰,但他只是把它当做送信的工具,从来没有和它玩耍过。

而现在,他看着正舒舒服服躺在一个盛满热水的小杯子里的哈利,他的内心像是被某种温暖的液体填得满满当当的。

杯中的小人察觉到了他的视线,警惕地蜷起身子瞪着他,做手势让他离开。德拉科扬起眉,伸手摸了摸哈利潮湿的头发,又把指尖沾上的水都抹到了他的脸上。

“别动手动脚的,马尔福!”哈利缩在水中,他觉得对方的视线像是将他触摸了一遍似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能别看着我了吗?”

“你在害羞,波特。”

“我需要隐私,马尔福。我不想在你的监视下泡澡。”哈利缩得更小了,“你能给我弄一条帘子吗?或者一个更衣室——”

“我不会手工,波特。那是仆人干的事,”德拉科耸耸肩,伸手碰了碰杯壁,“你再磨磨蹭蹭水都要凉了。”

“但我需要一条帘子。”哈利坚持道,德拉科在他的软磨硬泡下不得不又抽了一条白手帕罩在了杯子上,他在手帕上撕了个小口用于呼吸。

“别想偷看,马尔福。”哈利从那个小口中探出头来,马上就被德拉科按了回去。

白手帕并不厚,在灯光下透出晃动的黑影。德拉科一手撑着脸,看着那团深深浅浅的影子不停地动着,内心无由来的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很少——几乎没有——好吧,就是没有,和哈利挨得这么近过。这并不是说身体上的距离,当然也不是心理上的,但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和他的死对头朝夕相处,对方的生活起居完全依赖于他——他甚至不能离开他。在这种情况下他很难产生平时的那种恶意,也很难真的把他扔在一边什么也不管。他甚至有一种满足感,也许被依赖也是能上瘾的,他发现他已经完全不介意充当这个照顾哈利的角色了。

“好了吗,波特?”他作势掀了一下帘子,里面马上响起了男孩愤怒的抱怨。不一会儿,小口中探出了一个头,哈利紧抓着白手帕的下摆说道:“帮我拿一下睡衣,马尔福。对了,有没有浴巾?”

“我撕一点纸巾给你?”

“呃,不行,会粘在身上的。”哈利抓了抓湿润的头发。

德拉科摸着下巴想了想,眼前一亮,伸手就着白手帕将哈利抓了起来,不顾他的挣扎直接用那条手帕帮他擦拭身体。

“够了,马尔福,我自己来!”哈利挣脱失败后一口咬在了德拉科的虎口,在那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小圈红印。德拉科的力道并不温柔,被触碰过的地方一直残余着一种熨烫的麻痒感,哈利竭尽全力想要忽视这种感觉。

德拉科用指腹勾了勾他圆润的下巴,他看着哈利慌慌张张地去摆正歪斜的眼镜,莫名产生了一种冲动,如同在胸口膨胀的氢气球,一块含在口中的酸酸甜甜的糖,他的感觉因此而起,也因此而止。

最终哈利裹着白手帕逃脱了德拉科的手,自顾自地跑向他的小盒子。那被揉皱的白布在他背后飘荡,如同国王的大氅。

然而国王在翻山越岭的中途滑了一跤,狼狈地跌倒在地,德拉科很没有同情心地笑出了声,边笑边把他抓起来放回了盒子里。

“我下次给你准备一条漂亮一点的披风,波特,”他靠在盒子旁懒洋洋地说道,“这样你就不用裸'奔了。”

“把你的大脸移开,我要换衣服了。”哈利用力推着德拉科的脸,那力道在对方看来完全微不足道,他快速地用指尖蹭了一下他的肩膀,翻过了身,将头蒙在枕头里兀自笑着,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哦,我受够这种生活了。”哈利说道。换好睡衣后,本想睡觉的哈利又被德拉科捉出来放在胸口,后者的意思是太无聊了想找个人陪他玩,哈利的抗议完全被无视了。

“我觉得挺好的,波特。现在你看起来可爱多了。”德拉科玩弄着他的头发,他提出要用风扇帮他吹干,马上遭到了哈利的拒绝。

“变小的又不是你。”哈利翻了个白眼,“听着,马尔福,我得尽快找到变回去的办法。下个星期魁地奇比赛就要开始了,格兰芬多球队不能少了我。”

“噢,看来斯莱特林这次必须要拿第一名了。”

“你别得意!我不知道邓布利多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得试一试——呃——不管是什么方法。”

德拉科换了一只手枕着后脑勺,问道:“什么办法?”

哈利的脸浮上了一层红晕,他显得有些局促,盯着自己的脚趾。

“怎么了?”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后背,哈利马上瞪了他一眼。

“就是——我听说这类魔法——我也是随便猜的,好像在哪里看见过,我也记不清了——”

“说明白一点,波特。”

“我听说这种魔法可以用一个吻来解除。”哈利快速地说道。他感觉自己的喉咙被口水呛住了。

德拉科瞪着他,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哈利脚下的地面开始震动,这让他跪了下来,双手撑地使自己不倒下去。

“我说,波特,你该不会是童话故事看多了吧?”笑够了以后,德拉科摸着鼻子讥讽道,他想去碰一碰他的脸,但哈利避开了他的手,脸色有些发白。

“我没让你这么做,”他说道,声音有些怪怪的,“少废话,会输掉比赛的又不是你!”

“那你还想找谁?罗恩?赫敏?”他朝他伸出手想把他抓住,但哈利马上抽出了魔杖朝他施了一道障碍咒。虽然他的魔法强度已经被削弱了许多倍,但这依然让德拉科停顿了几秒,哈利趁机从他身边跳下跑开了。

“我没有义务陪你消磨时间,马尔福,”他趴在盒子边缘说道,“要是你觉得无聊的话就去找别人,我要睡觉了。”

说完哈利便拉上了手帕,将自己蒙得严严实实。

德拉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关掉了灯。四周马上陷入了一片漆黑,隐隐的月光透过床帘的缝隙渗进来,时隐时现,如同波折的湖面。

他长出了一口气,重新躺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他觉得自己似乎在想什么,又什么也没想到,大脑像是被打了麻药似的空荡荡一片。

德拉科在床上翻来覆去,平时这个点他早该睡了,但今天却格外清醒。他沉吟了一声,下床倒了杯水,坐在床上边喝边看那只小盒子。

哈利偏着脸,双手握着手帕边缘,柔软的脖颈在银白的月光下显得尤为洁净和脆弱。他的头发堆在耳角,小小的眼镜摘了放在一边,镜片反射着光芒。

他倒是睡得很安稳,他想着,控制住自己不把水倒进那张闲适的小床中。

德拉科将水杯放在一边,俯下身,小心翼翼地靠近了盒子,将它转了个角度对着自己。

一个吻,多么愚蠢。只有麻瓜才会相信吻具有魔法的力量。波特的脑子果然是被烧坏了吧。

虽然他并不相信这一套,但一想到他可能会去吻别人——即使是以这种古怪的理由——他就觉得心里不舒服。没有人吻过他,除了妈妈。这种想法似乎不太正常,他以前可从没考虑过这种事,他心里想的只有怎么逞威风,怎么欺负格兰芬多们,当然,现在也是这样。

德拉科看着他,一点一点挑开了他的被子,小心翼翼地握着他的腰将他放在手心。他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对,完全就是仗着自己的力量优势欺负人,但那又如何,他什么时候说自己是一个好人了——斯莱特林就是要把握机会,不是吗?更何况这个机会这么难得……

他低下头仔细观察着,终于找到了那因呼吸而微微开合的嘴唇。太小了,也太难把握了,真搞不懂这该怎么执行。德拉科吸了口气,慢慢地靠近他,用自己的下唇擦了一下他的双唇。

然后他拉远了一些距离,紧张地等待着变化。

哈利的肩膀动了动,砸吧着嘴,在他手心翻了个身继续睡。德拉科干等了五分钟也没有任何变化,不禁在内心暗骂自己真是被哈利传染了。

“为什么我要听信他做这种愚蠢的尝试。”他嘀咕着将他放了回去,拉上手帕。

第二天的天文课上出了点小意外。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哈利和德拉科都想使用一架天文望远镜。哈利本来自己也有一架黄铜望远镜,但为了不被人发现他目前的状况,他在上课时还是和德拉科用同一架。

“让我看一看马尔福,你都看了这么久了!”哈利坐在他的肩膀上朝他的耳朵叫道。

“别吵,我还没把火星的位置标出来。”

“你刚刚也是这么说的——”

“安静一点,你想被别人发现吗?”德拉科朝右瞥了一眼,克拉布已经在皱着眉看着他了。

哈利无趣地等了一会儿,又站起身,小心翼翼地翻过德拉科的肩膀,趴在他的后颈上试图一窥究竟,但目镜完全被德拉科的后脑勺挡住了,他什么也看不见。他正想爬回去,后腰却被人抓住了向后拖,他一下子悬在了半空中。

“……什么?”哈利下意识抽出魔杖指向背后,手疾眼快地发射了一道昏迷咒。那人叫了一声松开了他,但这也让哈利瞬间陷入险境——他离地面足有一米多高,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能安全落地的高度。

那人的尖叫惊醒了德拉科,他快速转过身,一手去摸肩膀却抓了个空,脸色霎时一片惨白。他瞪着面前的克拉布,劈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不顾对方的痛叫将手臂弯过来去看他的手心,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你把他放哪了?”他厉声问道,揪住了他的领带。克拉布的块头比德拉科大很多,但此时却完全被压制在了下风,被勒得喘不过气来。

一旁的同学都向外退开了,老教授快步朝这儿走来,用手杖隔开了两人。克拉布后退了一步,揉着脖子喘息着。德拉科仍是面色惨白,嘴唇颤抖。他正想说什么,忽然感觉有东西正挠着他的脚脖子。他一愣,不动声色的蹲下身,将手从侧面探进了袍底,马上便感觉有东西踏上了手心。他将他轻轻握住,缓缓站起身,脸色好看了很多,但目光依然很阴鸷。

“你们怎么回事?”老教授不停地看着两人,手杖在他们之间指指点点,“上课打架,嗯?”

“抱歉,教授,我的情绪有点激动了。”德拉科说道,他用手背抹了抹下唇。

“斯莱特林扣十分,以后不许这样了!”

“是,教授。”

老教授拿着手杖走开了,旁边的同学也聚了过来,时不时朝他们瞥一眼。克拉布似乎也想走,德拉科朝他迈了一步,压低了声音:“别动我的东西,克拉布。”

接下来的一整天,德拉科都没有和哈利说话。当然,他与别人的应答依然很正常,虽然在哈利看来也有些应付的味道,但至少比对自己的态度强多了。

哈利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被克拉布抓走能算是他的错吗?也许他的确是不小心了一些,但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不过想要让德拉科承认错误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哈利坐在晃荡的口袋里这样想着。是的,这就是他现在的待遇,他同时还在考虑着如果吐在德拉科口袋里他会不会更生气。

肯定会更生气的,这个有洁癖的家伙。

口袋开始上下震动,不停地摩擦过德拉科的大腿。这对哈利来说几乎是翻天覆地的大灾难,他双手死死抓着布料悬在空中,使得自己不被甩出去。又在上楼梯了,这楼梯到底有多长……真的是再也不想过这种生活了,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

哈利的手臂又麻又痛,手心汗津津的,渐渐抓不住了。他的身体不停地撞在德拉科的身上,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痛。他的手终于一松,落了下来,后背摔在了一块不那么柔软的地方——应该是紧绷的大腿。

在昏迷过去之前,他仿佛听见了脊骨传来咔的一声。

评论(18)
热度(48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