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05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放飞自我的脑洞,ooc

*简介: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其他文章的归档

05
哈利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片昏暗的帘子,光在上面落下方格状的透点。他揉了揉后脑勺,额头上的伤疤蓦然一阵刺痛,眼前浮现出了隐隐约约的画面,一个男人跪在他面前,瑟瑟发抖……

“波特?波特!”

哈利睁开了眼,直直对上了德拉科的眼。他紧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

“你——觉得很痛吗?”

“嗯?还好吧……”哈利尝试着坐起身,却感觉后背一阵抽筋般的剧痛又倒了下去,陷进了盒子里的小枕头里,“好吧我改变主意了,我他妈痛死了马尔福。”

“哪里痛?”

“后背……不用帮我揉,会更痛的!你最好送我去校医院……”哈利一手挡住了德拉科伸过来的手,“别碰我,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德拉科触电般地收回了手,咬着牙不说话。他盯着哈利看了一会儿,见对方似乎真的疲于应答后,内心反而涌起了一股无名火。

天知道他那时候有多害怕又有多庆幸,而哈利显然一点也没感觉到……他朝他发什么脾气,他能不能别给他添乱——照顾他已经够麻烦的了,更何况他什么时候照顾过人?

“以后你上课的时候就呆在盒子里,波特。”他说道。

“我拒绝。”哈利看也不看他一眼。

“拒绝也没有用。”

哈利哼了一声,干脆闭上了眼。这种态度让德拉科更恼火了,他二话不说将盖子盖上,拿着盒子大步流星地走向校医院。

然而即使到了校医院,两人依然没有和对方说话。哈利在庞弗雷夫人为他上药时抓紧了盒子边缘,那种冰凉刺痛的感觉几乎使他痛叫出声,但他硬生生地咬着嘴唇逼自己压了回去。他可不想在讨厌的德拉科面前出丑。

德拉科紧盯着哈利扭曲的痛苦的脸,口袋里的手握紧了又松开,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们的冷战一直维持到了晚上——德拉科拒绝为哈利切蛋糕,哈利阴着脸用切割咒将蛋糕分成了十几片,默不作声地喝着牛奶,随后从小书包里拿出了羊皮纸开始写字。德拉科的目光不断地瞟向他,试图瞄到他写的内容,但哈利察觉到了他的举动,用一只手挡住了字。

过了一会儿,哈利将羊皮纸折好塞进了信封里,把信封递给德拉科:“帮我寄一下这封信。”

德拉科拿过信直接拆开了。

“喂你,马尔福!”哈利跑到德拉科腿边大声叫着,不停地踢踹他的大腿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力,甚至还用了几个昏迷咒,但德拉科依然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将信取出用放大咒放大了。

“马尔福!你神经病啊!”

德拉科一手拿着信快速浏览着,另一只手朝哈利伸去,后者连忙躲开了他,气得牙痒痒。他朝他的手发生了一个蜇人咒,德拉科马上瑟缩了一下,他终于放下了信,面色难看地检查自己已经出血的手背,然后俯下身一把将哈利抓了过来。

“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波特。”他恶狠狠地说道,“还想写信告我的状?”

“那又怎么样,你对我确实不好——”

“反正这封信我没收了。”德拉科说道,将哈利放回了盒子里。哈利白了他一眼,背对他坐着不理他了。

他呆坐了一会儿,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德拉科正在从柜子里拿东西。哈利忍住了不转身去看他。

不一会儿,一根足有哈利整个肚子那么宽的白色带子从后方环过了他的腰,他低下头,带子上标着红色的数字和尺度。这是一条皮尺。

“你要干什么?”哈利转过头,皮尺抽了回来,德拉科在羊皮纸上标了个数字,又用皮尺测量他的肩宽、胸围和臀围。哈利觉得浑身不自在,他拉起手帕遮住了自己,从后方警惕地看着他。

德拉科按了按开关,皮尺一下子收了回去,他瞥了哈利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也转过身背对着他写作业去了。

哈利抱着膝盖坐在盒子里,望着那人金灿灿的后脑勺。他对德拉科并没有过高的期待,但对方这几天的表现确实出乎意料,虽然他把他照料得很不舒服——尤其是装口袋的举动,他发誓如果再有下次就算难受他也要从他身边逃走了——但能感觉得出他确实在认真对待他。

他对自己缩小的遭遇一直感到很难过。他的力量和体型一下子被缩小了无数倍,如果没有他人的帮助他根本无法在这儿生存。还有那些好奇的、怪异的眼神,他不难想象如果他真的落在了克拉布手里他会遭遇什么,那绝对比在德拉科这儿要悲惨一百倍。

他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将书包拉过来,从里面拿出课本复习今天的课程。

直到熄灯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哈利躺在柔软的小枕头上睡不着,他翻过身看着德拉科的侧脸。那洁白的皮肤在黑暗中格外清晰,仿佛无暇的大理石礁岩,月光如同银白的浪花上涌,涌上干燥的岸。

不一会儿,哈利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他揪紧了手帕,蜷起身,又伸直了腿仰躺着,紧握着手指。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从盒子里跳出来,快步跑过翻卷的被子和德拉科起伏的身体抵达床沿,轻轻拉开厚重的床帘向外望。

床外是一片不见五指的深黑,右侧从窗外泻入的隐隐月光一路照亮了窗边的球衣、漆黑的床柱和德拉科的一只拖鞋,鞋上绣着一条影绰的银蛇。

哈利盯着那只拖鞋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拉上床帘,吃力地爬到德拉科肩膀上,拍了拍他的脸颊:“马尔福?”

男孩没有动静。

“马尔福,马尔福!”他又叫了几声,蹲下了身。德拉科终于有了些反应,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哈利马上后退了几步躲开他的手臂。

“马尔福?”哈利唤了一声,男孩咕哝了一句,慢腾腾地坐起了身。

“吵死了,波特。这么晚想干什么?”

“我——我想上厕所……”

“你自己去。”

“太远了,而且我爬不上洗手台。”

哈利听见德拉科又抱怨了几句,点开了台灯,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张厚羊皮纸折成了千纸鹤的形状,摆在哈利面前。

“……干嘛?”哈利看看千纸鹤又看看他,内心闪过了一个荒唐的念头,“等一下,你该不会——”

“坐上去,波特。还是要我抓你上去?”

“会超重的,你有没有想过——”

德拉科夹着他的腰硬是把他塞了上去,取出魔杖施了个漂浮咒,拉开了床帘。哈利吓得紧紧抱住了千纸鹤的头,双腿缠在千纸鹤的脖子上。他低下头,借着台灯温暖的光看着脚下明明暗暗的路,细风吹荡着他的发尖。

乘着千纸鹤的感觉和骑扫帚完全不一样,哈利无法很好地控制它的方向和速度,当然,也许只是因为他还没有习惯。但当他惊恐地发现他和千纸鹤就要撞上洗手台的边缘时,他连忙起身跳上了台面,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千纸鹤一头撞了上去,发出滋啦一声滑落到了地上。

棒,带他回去的坐骑没有了。哈利一脸阴沉地滑下洗手池,风驰电掣的穿梭声消失了,雾气般的黑暗重新包裹住了他,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哈利爬出洗手池,从水龙头开关跃上了墙上的一个架子,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他看着周围那些巨大无比的漱口杯、牙刷、牙膏和毛巾,它们如同一栋栋暗色的没有门窗的矮房子,在银色的镜子前罗列着。他又看向面前迷茫的、穿着睡衣的自己,苦笑了一声。

在德拉科眼里,自己就是这个样子的。渺小而脆弱,没有一点威胁……甚至是可以随意耍弄的存在,所以他才没有一点警惕心。而自己却得时时刻刻提心吊胆。

他随时有可能暴露、受伤、死亡,任何一次忽视都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不怪他,照顾自己这样一个累赘确实非常麻烦,他很清楚……

可这不公平。这太不公平了……不应该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哈利向前跨了一步,然而还没站稳他的心脏就痛了起来,像是一根缠绕在上面的钢丝被用力收紧了。每一根经脉都被碾碎了倒进肺中烘烤似的疼痛。

哦,就是这个……一旦超过五米就会产生的痛楚,这逼着他不得不呆在德拉科身边。为什么呢?为什么一定是德拉科?如果是罗恩和赫敏,那就会好得多不是吗?他们才不会这样对他……哈利忍着痛这样想着,他倒在了地上,脸颊紧贴着冰冷的地面。他的大脑昏昏沉沉,像是有火在烧,又仿佛浸在了无穷无尽的冷海里,冷冰冰的白月亮沉在了他的身上。他知道自己只要往后挪一步就会好得多,但他不想动,也不想屈服。他在这种情况下支撑着自己无意义的尊严,他也觉得很没意思。

他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去呢?他的生活已经被毁得一团糟了……这又该怪谁?

哈利的手一直放在心脏的部位,那儿一抽一抽的痛,可此时却忽然停了下来,痛感消失了。哈利愣了一秒,马上坐起身。他看见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黑影,他晃动着,走进了卫生间。

德拉科弯下腰,将地上的千纸鹤拾起来放在洗手台上。他一眼看见就站在架子上的哈利,伸手就要把他捉下来,哈利马上抽出了魔杖直指着他。

“别碰我,马尔福,”他说道,“别总是阻碍我做什么事。”

德拉科冷冷地看着他,他垂放在身侧的手握了握,扭身离开了。

哈利松了一口气,如泄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下来。他一手撑着额头,拨开了额前的碎发。他望向那只千纸鹤,这下他可以乘着它回去了,可他又能回到哪儿呢?他只能去德拉科身边,但这恰恰是他最不愿意去的地方。

德拉科到底把他当成了什么?

哈利愣愣地在架子上坐着,双腿垂放,木木地盯着下方的洗手池。他觉得自己似乎要坠下去,坠入那纯白的地狱,坠入无尽的漩涡,他的伤疤又莫名刺痛起来,这令他想起了自己身上承受的重压。

伏地魔……魔法部……乌姆里奇……他明明还有这么多烦心事要考虑,为什么他现在却只是想着一个恼人的德拉科?他根本算不了什么,在这些大事之前,他根本不算什么。他所要做的就是尽快变回来,摆脱他,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去。

这只是一场闹剧,早晚会破碎的幻梦。

然而当他感觉到一道阴影蒙住了他,他抬起眼,再次看见那个站在他面前的身影时,哈利感觉自己的内心重重摇撼了一下,重新砰砰砰跳得飞快。

男孩沉默地站在他面前,因为逆光模糊了表情。他向前走了一步,朝他伸出手。

“回去吧,波特。”他说道。

哈利看着他,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德拉科的身体颤了颤,但还是固执地将手平摊放在他面前。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起身,小心翼翼地踏上了他的手指,走到了掌心。德拉科吸了吸鼻子,拿过那只千纸鹤揣在兜里往回走。

他们回到了床上,德拉科拉上床帘,将哈利放回了盒子里。他在床上坐了几分钟,哈利歪过头看着他,四周水一般的寂静,他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如同薄日之雾。

“波特。”他听见他喃喃了一句,但并不分明。哈利等待着他的下文,可对方却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他合上了眼,渐渐沉入梦乡。他觉得似乎有人碰了碰他的额头,羽毛般轻柔,随着花香飘走了。

无论哈利怎么不情愿,在魁地奇球赛到来之前他依然没有找到变回去的方法。

他和赫敏、罗恩谈论了无数遍,也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歪门邪道,但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队长安吉丽娜找了金妮代替他担任找球手。

“对了哈利,我没跟你说,我现在是守门员了!”罗恩说道。这也许是这几天来唯一一件让哈利感到高兴的事。

“我觉得这次斯莱特林是赢定了,波特。”一回到休息室,德拉科就这样说道。哈利在他的笔袋中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

“我赌你飞不过金妮,马尔福。”

“你觉得我比她差?”德拉科的目光马上扫了过来,“我还觉得让韦斯莱当守门员是你们球队最烂的一个决定呢,波特。”

“你们的击球手也好不到哪里去,”哈利反击道,“我怀疑你是不是给队长钱了才能把高尔和克拉布塞进球队里?”

“闭嘴波特,他们和我配合得不错——”

“这里是霍格沃茨,不是你家的后花园谢谢。”

德拉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最后拿羽毛笔敲了一下哈利的头。哈利瞪了他一眼,把笔袋里的其他羽毛笔都扔了出来,撒得到处都是。

评论(11)
热度(4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