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06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放飞自我的脑洞,ooc

*简介: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其他文章的归档

06
“你给我等着,波特,”德拉科将一只飞到他怀里的羽毛笔放回桌上,弯下腰去捡落在地上的其他羽毛笔,“看我怎么把格兰芬多打得落花流水。”

“啊,是吗。”哈利哼了一声,在德拉科把羽毛笔塞进笔袋里时从里面跳了出来,坐在羊皮纸旁浏览德拉科论文的内容。他写的字有他一只脚那么大,仿佛蜿蜒的五线谱,他忍不住站起身沿着那几行字走着,边走边读出了声:“……月长石的效用有以下几点:一,用于……”

德拉科将笔袋放到一边,正要继续写关于月长石的作用的论文,却发现哈利在他的羊皮纸上走来走去,于是便双手撑着下巴摆好了姿势盯着他看。

原本一分钟就能读完的内容在放大之后却增加了阅读难度,当哈利终于念完、转过身时,正好对上了德拉科的眼睛,吓得他后退了一步,坐在了纸上。

“看完了?”德拉科扬起眉。

“呃……”

“好看吗?”

“不好看。”哈利镇定下来,回答道。

德拉科笑了一下,把他拿起来放在了笔袋上,摸了摸他的头发,说道:“坐在这里别动,波特。我待会儿有惊喜要给你。”

“惊喜?什么惊喜?”哈利皱起眉,他思考了一会儿,想起了几天前德拉科的古怪举动,“噢,是披风吗?”

“还有别的。”德拉科蘸了蘸墨水,“别猜了波特,你猜不到的。”

于是接下来哈利便陷入了循环往复的猜测和被否定之中,他甚至不敢相信他居然就这样耗费了四个小时,而德拉科也陪着他写了四个小时的月长石论文——只是一篇论文而已,他其他的作业动都没动。

“都怪你,波特,我作业又没写完。”他边上楼梯边说道,旁边的人朝他投来好奇的目光。哈利正要反驳,德拉科继续往下说了:“不过你一个都没猜对,这倒是让我高兴了一点。”

“所以你到底要给我看什么?”哈利顾不得在意他语气中的嘲笑意味,他的好奇心完全被挑起了,“不是衣服,不是文具,也不是小扫帚……”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男孩得意洋洋地笑着,露出了两颗虎牙。哈利的胸口莫名躁动起来,他忽然想把这笑容紧紧抓住。

他们回到了寝室,哈利一眼就看见了放在德拉科床边的床头柜上的一个绑着缎带的精装大盒子。它足有哈利目前身高的三倍高,宽度是高度的一点二倍左右。

“这是……蛋糕?”哈利说道,但马上又否定了。不知为何他想起了以前在达力的漫画书上看到的奶酪城堡……他的内心咯噔了一声。该不会是……

哈利直直地盯着它看,仿佛要将那盒子的厚纸板看透。德拉科将他放在了他原先住的小盒子里,问道:“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呃……好吧。”哈利的目光依然往外瞟着,他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德拉科像是完全没有察觉他的内心似的,往杯子里倒了半杯热水试了试温度,将它放在折叠桌上,又拿了一小瓶装好的沐浴液放在一边。他拉上床帘,将哈利一个人留在了床铺里。

“不许偷看,波特。”他的声音从床帘外传来,有些模糊。

“你要干什么?”哈利问道。他的心脏砰砰地跳。

“等我好了我会给你看的,先让我组装一会儿……”

“你说了你不会做手工,马尔福。”哈利的声音有些哑,他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聚在了脸上,身体也热得厉害。

但对方没有再回答他了,他听见了一阵拆包装的声音,然后是一堆金属塑料零件互相碰撞的清脆声响,他不禁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脱掉了身上的袍子,将自己沉进了温热的水中。

德拉科组装的时间比哈利想象得还要漫长,至少他觉得自己泡澡的速度已经非常磨蹭了,然而当他换好睡衣坐在折叠桌上无聊地踢蹬着双腿时,依然能听见床帘外响起丁丁当当的金属声。

“马尔福,你还没组装好吗?”

“没有。别催我,波特。”

“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

“你可以用魔法,马尔福。”

“少啰嗦,在里面乖乖等着。”

哈利撇撇嘴,挪着角度想从床帘的缝隙中偷看德拉科的举动,但又告诫自己要有耐心,把惊喜留到最后……虽然他已经大概猜出了是什么。

他听见了其他室友的脚步声,他们似乎对德拉科的举动感到极为好奇,但德拉科直接打断了他们,这让哈利有些遗憾。

当他等得快睡着的时候,床帘外终于传来了一声“成功了”,帘子被一下子拉开了,德拉科端着一个用塑料板和金属片搭成的深红色小城堡坐了进来。他将折叠桌上的东西都移了出去,把城堡放在桌面上,底座和桌面的尺寸大小刚好合适。他拉紧床帘,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只手电筒打开开关,从下至上照亮了整个城堡。

繁复精致的墙柱和屋檐上流转着温暖的橙光,在夜间一闪一烁,宛若点缀的星辰。哈利站在桌板边缘呆呆地望着这一切。

“哇。”他说道,“这简直……”

“怎么样,不错吧?”

“……简直棒呆了。”哈利喃喃道。

“进去看看。”

哈利回头看向他,德拉科的脸颊在手电筒的光中呈现出一种深黄的色泽,他靠得近了一些,于是面容便渐渐笼罩在了明亮之中。他鼓励地朝他做了“进去”的手势,哈利点点头,迈了几步,然后跑了进去。

城堡前方是一个小院子,院子中有几棵圣诞树;哈利拉开正中央的红色铜门,里面是一间摆放着茶几和软沙发的客厅;客厅的北面通往厨房和餐厅,餐厅旁便是盥洗室,哈利转了一圈,惊喜地发现盥洗室里竟然有镜子、洗手台和浴缸;城堡的二楼是卧室和书房,哈利在卧室的床上躺着滚了一圈,比想象中还要柔软,他甚至想直接就这样睡觉了。

“喂,波特,你参观完了吗?”德拉科的声音如同广播在整个城堡中传响,哈利依依不舍地从床上坐起来,拉开房门跑到了走廊上,双手撑着扶手与他遥遥对望。

“都是你亲手做的?”哈利问道。

“家具是本来就有的,房子是我搭的,”德拉科摸了摸鼻子,“可费劲了,我怀疑那本说明书是错的,麻瓜的东西就是不可信……”

哈利不知道他花费了多少心思在定制、收货和组装上,也许他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又也许这只是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如果真的是圈套,那他只想说——

你赢了,马尔福。我认输。

“你过来一点,”哈利说道,“再过来一点。”

德拉科不明所以地往前挪了挪位置,将脸颊靠近了。哈利向前走了一步,腹部压在扶手上,上半身悬在了半空中。他双手贴着德拉科的侧脸,在上面轻轻吻了一下。

“谢谢你,马尔福。”


除了那栋房子,德拉科还给他定制了一件花哨的披风(“我觉得它的观赏性远大于实用性,马尔福。”)和一套丝绸做的新睡衣,并且在他的百般催促下哈利不得不换上了穿给他看。

哈利觉得自己现在有点能理解女孩们为什么会喜欢玩换装小游戏了,他看着德拉科亮亮的眼睛就能感受到他的饶有兴味。如果是在以前,作为被换装的对象他一定会很不情愿,但现在感觉似乎还不坏。

“拥有一栋别墅的感觉怎么样,波特?”德拉科摸了摸哈利的头发,他正坐在楼梯上看书,身上披着那件毛茸茸的披风。

“挺好的。感谢你的慷慨,马尔福。”男孩翻过了一页书,侧过头在他的指尖上蹭了蹭。

德拉科默默地收回手。他终于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玩物丧志。

如果没有上课、作业和魁地奇训练,他可以坐在桌边痴痴地看一天,什么也不做。

简直是疯了,他想,疯了,他真是完全陷进去了。

“过来,波特,比赛要开始了。”这天早上,德拉科将手放在二楼走廊前,推了推小卧室的门。

那扇深红的小门吱呀一声推开了,哈利从里面探出头来。他弯下腰扯了扯袍子,跑到走廊上跃上了扶手,踩上了德拉科的手指。德拉科将他放在了胸口的口袋里,用一根布条和几个咒语将他固定在了布料上,之前德拉科参加魁地奇训练时他们都是这样做的。

“我也想参加比赛。”男孩抓着口袋的边缘朝外看着。

德拉科一路和斯莱特林们打着招呼,与他的队友在门厅会合。当他与队友们拥抱时,哈利拼命地往后缩,避免与他们直接接触。

“这次你只要看着我就行了。”趁着旁边的人没有注意,德拉科悄悄摸了摸哈利的脸。这种隐秘感令他极为兴奋,如果可以做到的话他甚至想在他脸上亲一口。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格兰芬多能赢。”

“如果斯莱特林赢了呢?”他故意问道。

哈利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如果斯莱特林赢了怎么办?”

“那就赢了呗,还能怎么办?”

“如果赢了你就亲我一下。”

哈利马上仰起了头,以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德拉科洁白如同大理石的下颌。他的心脏激烈地跳动着,撞击着他的胸膛,几乎要吐了。他没有说话,德拉科也没有再说话,两人就这样沉默地走向喧闹的球场。这种沉默并不难受,反而酝酿着温柔的风暴,只在他们之间汹涌起落。

德拉科随着队友们踏上了球场,抬起头,明亮的光照进了双眼。他长吸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扫帚。

霍琦教授一吹哨子,所有球员跨上扫帚升上了天空。哈利在口袋里只露出了两只眼,眼前的视野迅速拔高,冷风吹着他的额发和握着口袋的手。他从来没有用这种角度进行过一场魁地奇比赛——藏在对手找球手的口袋里,身穿红色或绿色球服的队员快速从身边掠过,如同拖着长尾的彗星。

“格兰芬多的安吉丽娜拿到了鬼飞球——多好的姑娘,就是不肯跟我去约会——”

“乔丹!”

“只是加点调料,教授——”

刀割般的风几乎让哈利睁不开眼,平时打魁地奇时他已经能很好地适应这一切,但当体型缩小后,这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阵飓风。

德拉科在比赛场上的速度比平时练习还要快很多,反应也相当敏捷。他一会儿升高一会儿俯冲,又蓦然转向,绕着球场外围飞行,哈利望着眼前忽然放大的人影和远去的击球棒,眼花缭乱,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斯莱特林加十分!目前的比分是五十比三十……”

哈利悄悄探出头望向格兰芬多球柱,但德拉科此时却朝着背离的方向飞行,他不知道罗恩的表现究竟如何,也不知道金妮有没有发现金色飞贼……哈利想躺在口袋里休息一会儿,但固定在身上的布条使得他只能保持站立的状态。

他揉了揉眼,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陨石坠落般快速接近的球形物体,它仿佛子弹朝他快速射来——

“小心,马尔福!”

他的声音在风中变形了,德拉科蓦然向下俯冲,却依然没有完全躲过那只游走球。它重重地击中了他的肩膀,哈利感觉到他的身体猛地震动了一下,连带着他的心脏也停止了似的——又飞快地下坠,漆黑,蔓延的痛意——

“马尔福?!”

视野再次快速拉高,如同炮弹升向天空。一只冰凉的手颤抖着触摸上了哈利所在的那个口袋,碰了碰,罩住了他的脑袋,柔软的指壁将他紧紧包裹起来。

“我没事,马尔福。”哈利说道,伸手握住了他的指尖。然而还没等他握紧,沉重的肉体碰撞声在耳旁炸开,另一种疯狂的震动瞬间让他晃了晃,宛若天崩地裂。罩着他的手指一下子收紧了,但没有逼迫到令他无法呼吸的地步。

哈利听见了一阵急促混乱的尖叫声和抽息般的风声,他知道他们在坠落,无止尽地坠落……

嘭!


马尔福,马尔福!——马尔福——

我没事,马尔福……小心,马尔福!

……你是谁?……你没事就好……他仿佛在浓稠而黑暗的岩浆河中漂流,所有的意识咕噜咕噜地冒着泡,又一个接着一个破碎了,仿佛盐碱地里濒死的鱼……痛,好痛……不,不能压到哈利,他会死的——

德拉科猛地睁开了眼。

落入眼中的是一张昏暗的白围幔,轻轻飘荡着,网着风。他的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了坐在他右胸上的一个小人身上。他下意识伸出手,却感觉到了一阵刺痛,那人连忙阻止了他:“别动,马尔福!”

“这是……怎么了?”他晃了晃头,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从扫把上摔下来了,马尔福。”那人说道。他的视线渐渐聚焦,德拉科终于看清楚了。是哈利,他在他的身边,而这儿……是校医院。

“现在几点了?”

“下午六点。”他回答道,“你要吃东西吗?”

“不,我……我昏迷了这么久?”他记得比赛是早上进行的。

“庞弗雷夫人说你有轻微脑震荡,需要好好躺一会儿。”哈利温和地看着他,“你的朋友来看过你了,但是庞弗雷夫人嫌他们太吵,把他们赶走了。”

“……你吃过了吗?”德拉科问道。

“噢,罗恩和赫敏给我带了一些吃的来。如果你觉得饿的话——”

“不,我不饿……不是很饿。”德拉科看着他,他皱了皱眉,问道,“这么说,斯莱特林是输了?”

“马尔福,你不问问你自己的伤势——”

“告诉我,斯莱特林是输了对吗?”

哈利叹了口气,回答道:“是的,金妮抓住了金色飞贼。”

德拉科点点头,没说什么。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德拉科想翻个身,又不知触碰到了哪儿的伤口,痛得他倒吸了一口气。

“别乱动,马尔福!”哈利正想开口斥责,瞅见德拉科痛苦的表情后又放软了声音,问道,“你觉得哪里痛?”

“锁骨那一块地方……”他下意识回答道,却看见男孩小心翼翼地爬到了他的胸口,笨拙地用小手解开了那儿的扣子,拉开了布料。他伸手触上了他温热的皮肤,低声问道:“是这里吗?”

德拉科瞪着他,说不出话来。他咽了口唾沫,喉头滚动。

哈利俯下身,嘴唇触上了那一块皮肤,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德拉科浑身瞬间绷紧了,感官变得极为敏锐,那一块皮肤像是着火了似的烧起来。

“波特……”

“别乱动。”

“不,你真的——”德拉科握紧了拳头,他觉得自己已经要忍不住了,可他不能——他无法对他做任何事,一点点都不行。

哈利轻轻地揉了揉那块皮肤,他站起身,跨过他的衣领来到了他的耳边,在他的脸颊上吻了吻。

“这是给你的奖赏。”他低声说道。

评论(31)
热度(58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