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07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放飞自我的脑洞,ooc

*简介: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其他文章的归档

07
德拉科最近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纠结,尤其当他望着放在床角的那张折叠桌上的小城堡、以及城堡里的卧室中亮着的灯时,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他回想着那天在校医院里,哈利用他细软的嘴唇触碰他的皮肤、脸颊,他在他耳边低声说话……德拉科感觉下腹涌过一股热流,他沉吟了一声,伸手覆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已经十五岁了,这很正常,十分正常……才怪。这分明非常、非常不正常。

德拉科坐直了身子,伸手敲了敲卧室的小门。他等了一会儿,哈利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怎么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波特。”德拉科用指尖将门推开了,“你是怎么解决你的某些需求的?”

“什么需求?”哈利没有听懂。

“你过来一点。”德拉科朝他招招手。哈利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走到走廊上。德拉科压低了声音对他说了几个关键词,哈利一愣,脸瞬间涨得赤红。

“变态。”他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跑回卧室,但德拉科一下子将他捉到了手中。他趴在床上,将哈利放在床单上,指尖轻轻滑过他的衣扣。

哈利望着近在咫尺的德拉科,他炽热的目光仿佛要将他烧灼。他紧咬着下嘴唇,揪着袖子下摆,一言不发。

他知道有什么在发生变化,那就像吹落在泥土里的蒲公英种子,等待着合适的季节生根发芽,悄无声息。

“我……我得先回去了。”哈利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低着头绕过他的手臂跑回了城堡。德拉科趴在原处没有动,盯着床单上哈利的身体留下的折痕一会儿,翻了个身仰躺着,呆呆地望着头顶。

过了几分钟,他抬起腿推了推桌子,城堡里马上响起了哈利的怒骂声。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谁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一切仿佛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哈利努力想忽略自己内心不正常的躁动,上课时他呆在德拉科抽屉里试图认真听讲,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不过是一遍一遍回想着对方的那些隐秘的暗示,稍有动静便心惊胆战,就连日常的触碰都变得难熬起来。

“波特,要喝水吗?”趁着课上练习魔咒的空隙,德拉科将小盒子挪了出来,揪了揪哈利的头发。

“别乱动我头发,马尔福!”哈利头也不抬地喊道,然而却只得到了对方变本加厉的玩弄。德拉科玩够后递来了一小杯水,哈利接过了,他透过抽屉狭窄的缝隙中看着德拉科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而最能让哈利分心的恐怕就是乌姆里奇的黑魔法防御术课了。她从来不让他们拿出魔杖,整节课对着一本枯燥的理论书用她那种小女孩似的娇滴滴的声音进行讲解。每当这个时候,德拉科便会让哈利躲在他又宽又长的袖子里,两人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你说她这声音是天生这样还是装出来的?”

“肯定是装的,”德拉科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她骂人的时候声音可不是这样的。”

“她就不觉得——”

“她肯定不觉得——”

“——恶心吗?”

“噢,她大概觉得自己很优雅吧。”德拉科低笑了一声,随手拿过羽毛笔在书上划了几条线,翻到了下一页。

吃完晚饭后他们回到寝室,哈利坐在德拉科手边陪他写了会儿作业后便回到城堡里看书了。当然,在此期间德拉科不厌其烦地骚扰了他好几次,试图诱他出来,但哈利坚定地拒绝了他。

他觉得自己现在必须要和德拉科保持一点距离。他能察觉到自己内心越来越多的不正常的念头,它们在缝隙间蓦然闪现,有些甚至难以轻易根除。他渴望触碰他,渴望用正常的体型去和他相处,但他又害怕一旦自己变回来这种羁绊就会解除,他们之间会恢复到原先的状态。

哈利清楚他们只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保持着微妙的平衡,滋生出了错误的情愫。只要扭曲的一切恢复原状,他们就不得不去面对现实。

德拉科可能觉得这样的自己比较顺眼,但这不代表争端并不存在。它们早晚会爆发,也许是在自己变回来以后,也许在这之前就会露出苗头,谁又说得准呢。

他们迟早要面对这一切。

哈利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便有些困乏了,于是早早地换上了睡衣。他刷牙洗漱后让德拉科关掉了灯,躺在床上望着漆黑的天花板。

当他躺在这儿的时候,很难相信他正躺在一张只有正常人手掌大小的小床上,也很难相信这栋房子是德拉科亲手组装的。这一切都太真实了,但当他一打开门,他就会发现这一切又太魔幻,即使他在魔法世界已经见惯了各种各样奇妙的事情,但巨人国和小人国的传说依然只是传说而已,现在却成为了现实。

当周围的一切都放大了几十倍时,任何稀疏平常的东西都会变得奇妙而令人惊讶——桌子成了高大的凯旋门,床帘成了可以折叠的黑夜,甲胄成了银亮的钢铁之城,冒泡的坩埚成了死神手中的地狱之门,猫头鹰成了盘旋的巨龙……德拉科的手成了他所有的依靠。

他每天拉开黑夜,路过无数道凯旋门和钢铁之城,与巨龙交换信物,往地狱之门中添加佐料……通过他哈利才能在这片一夜之间变得陌生的巨人国里顺利生活下去,他的身体也成了一座栖息的城堡,他藏在他的口袋和袖子里,坐在他的肩膀和手心上,由他牵引着抵达每一个节点。他完全地依赖于他,沉浸在梦幻的童话故事里。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对他产生了难以言说的好感……在小人儿眼里,帮助他的巨人是无可替代的存在,但巨人又是怎么看待他的呢?

哈利叹了口气,将被子拉到了头顶。等这股新鲜劲儿过去了,他会厌倦的。他们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

哈利闭上了眼,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德拉科躺在床上望着这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一言不发。他的目光慢慢下移,他知道哈利正在城堡里安稳地睡觉,他忽然有些嫉妒。他永远能这样心安理得地睡着,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什么而无法入眠。他想吻他,不是小孩之间的轻飘飘的啄吻,而是一个能深入灵魂的痕迹……或者说他更期待的是一个来自他的吻,他不会知道他的吻具有怎样强大的力量……

德拉科叹了口气,坐起身,有些懊恼地下床去盥洗室。

当他回来重新爬到床上时,他听见了一种细细的响动,似乎是从城堡里传来。一开始他并不在意,但后来那种响动越来越尖锐刺耳,像是刚出生的雏鸟在笼子里四处乱撞,他不得不打开手电筒敲了敲哈利卧室的门:“波特?”

里面并没有人回应他。德拉科又敲了敲,眉头皱得更深了。

“抱歉。”他吸了口气,用了点力顶开了那扇门,俯下身从那扇小小的门往里望。哈利正在床上翻来覆去,床板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被子也被他完全踢到了地上。

德拉科从床头拿来了魔杖,伸进卧室里小声地念了一个飞来咒,然后将手掌移到了眼前。哈利脸色苍白,紧皱着眉,嘴唇咬得发白。

“波特,波特?你怎么了?”他低声问道,点了点他的肩膀,“波特!”

男孩终于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他坐起身伸手想要抓住什么,但最后只能栽倒在地,一口吐了出来。

“去找罗恩……他……他爸爸……”

“怎么了?什么事?”德拉科从床头擦掉了秽物,他从床上跳下来,寝室里的其他同学也都醒来了,纷纷坐起来,睡眼惺忪地看着他。

德拉科顾不得向他们解释,穿上拖鞋便跑出了寝室。他边往下跑边观察着掌心的哈利,他似乎缓过劲来了,坐在原地喘息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波特?”他在楼梯间停下了,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凭着微弱的光分辨他的轮廓。

“罗恩的爸爸被蛇袭击了,我们必须赶快通知他——不,去告诉邓布利多,让他来通知其他人——”他快速地说着,又闭口不言了。德拉科还想再追问下去,但他也察觉了什么,沉默下来。

他们走出了斯莱特林休息室来到走廊上,德拉科刚转过身便看见了一脸不怀好意的费尔奇,他的脚边正跟着他的那只猫洛丽丝夫人。

“好啊,被我抓到了!学生晚上不回寝室——”他颤颤巍巍地走近他,嘴咧得更大了,露出了一口黄牙。

“让开费尔奇,我现在懒得和你计较!”

“让我想想,该罚你清扫大厅还是清理仓库……”

德拉科正想甩开他,却听见背后响起了一个阴沉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哈利浑身一凛,往德拉科手指间缩了缩,后者低头看了他一眼,将手指收紧了一些。

“教授,我有急事找邓布利多。”德拉科马上说道,他感觉到哈利在手心的挣扎,不动声色地将手放进了口袋里。

斯内普看着他,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点点头:“跟我来。”

“这——这是不符合规定的!这么晚还在寝室外面!”费尔奇叫嚷道,洛丽丝夫人也尖叫了一声。斯内普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带着德拉科离开了。

他们很快就通过了门口的石头怪兽进入了校长办公室,哈利依然被德拉科揣在口袋里。他浑身发汗,不知是过于紧张还是德拉科的手心太暖,他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又焦急又忐忑。

“德拉科要见你,邓布利多。”他听见斯内普这样说道。

“噢,德拉科,你有什么事?”

握着他的手指动了动,移出了口袋。忽然而来的光亮让哈利的眼角沁出了一滴泪,当他定睛望去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张巨大的木桌上了,面前是一张巨大、熟悉而苍老的脸。

“是波特有事情要告诉你,教授。”德拉科说道。

邓布利多终于将目光转移到了哈利身上,那双湛蓝的眼睛温和地看着他,像是两个蓝月亮。

“罗恩的爸爸在魔法部被蛇袭击了,教授!”他马上急急地说道,“必须马上去,他流了很多血——”

德拉科的嘴唇动了动,紧盯着桌子上的哈利。斯内普垂着手,眉毛微微抬起。

“你是怎么知道的,哈利?”邓布利多似乎并不着急。

“我看见了,我看见伏地魔的蛇袭击了他!我说,我们必须得——”

“你是从哪儿看见的?我是说,你是从哪个角度看见的?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吗?”

“不,”哈利说道,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凉了一半,“我就是那条蛇。”

德拉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将下巴压在桌上,盯着面前这个坐在桌面上的男孩。他穿着他给他定制的睡衣,双手撑着头,垂头丧气。

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头顶的大灯将清冷的灯光洒在他们身上,周围的银器跳跃着明晃晃的泡沫,书柜的玻璃窗上倒映着一幅幅彩色的油画。

德拉科的手臂慢慢向前移,指头戳了戳哈利的肚子。男孩马上捂住了身体,折起双腿挡在身前,警惕地看着他。

“我们得在这儿坐多久,波特?”他低声问道。

男孩脸上的防备解构了,他低下头,摇了摇头:“不知道。”

刚才邓布利多让麦格教授将一只门钥匙交给了罗恩金妮、弗雷德和乔治,他们被半夜叫醒,都穿着睡衣,一脸茫然。随后其他人也都离开了办公室,麦格教授叮嘱德拉科和哈利一定要好好呆在校长办公室里,斯内普看了他们一眼,关上了门。房间里陷入一片寂静,两个穿着睡衣的男孩面面相觑。

哈利愣了一会儿就反应了过来。邓布利多相信了他,把罗恩他们叫了过来,并且让他们到一个地方呆着……可作为目击者、罗恩的好朋友的自己,他却不能一起去,这是为什么?他想起这个学期邓布利多就对他格外冷淡,几乎没和他说过几句话,连对视都很少,这让他更忐忑不安了。难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说……他看向面前的德拉科,后者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眼神干净而无辜。

他的内心咯噔一声,无由来生出一丝愧疚来。

是了,恐怕是这样了……毕竟他是马尔福。他们不可能在他面前交流一些机密的东西,更不可能谈及凤凰社。哈利甚至猜想韦斯莱先生是因为执行凤凰社的任务才会出现在那里,因为这个点魔法部里空无一人。而他自己因为和德拉科在一块儿,才会被排除在外……这个解释很合理,但他该怎么办?他因为一个魔法和德拉科绑在了一起,这不是他的错。

“你在想什么?”德拉科问道,哈利抬起头看着他,“你从刚刚开始就已经皱了三次眉了。”

哈利抓了抓头发,说道:“我……我很担心罗恩的爸爸。”

“噢,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说他被袭击了?”

“呃……我从梦里看见了,”哈利斟酌着该怎么和他解释,“那个梦很真实。”

德拉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伸手摸了摸他的小下巴。

“放松一点,波特。”他说道,“我又不会吃了你。”

哈利忍不住咧开嘴笑了。

“你真好,马尔福。”他说道。

德拉科似乎没有料到他会这么说。他愣了一下,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层红晕。他叹了口气,沉吟了一声,抓了抓自己的额发。

“不,不是那样。我不好,波特,”他说道,撇过了脸,“我……我想要的比你想象得要多。”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你会陪我坐在这儿。”哈利轻声说道。

“……我也没想过。”他慢慢地说道。他停止抓他的刘海了,但依然没有看哈利。

“其实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很担心罗恩他们,我应该要和他解释一下的……韦斯莱先生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肯定很痛苦,但我们只能等着,我们都被束缚着,什么也做不了。我觉得这像是煎熬……马尔福,你能明白吗?”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波特。”德拉科说道,哈利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下文便看向他,对方似乎陷入了沉思。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许久,他这样说道。

评论(21)
热度(46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