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08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放飞自我的脑洞,ooc

*简介: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其他文章的归档

08
他们又陷入了沉默。哈利抱着膝盖坐在桌子上,他盯着自己的鞋尖看了一会儿,一片暗灰色的影子移了过来,将他的腿盖住了。他抬起头,德拉科趴在桌上,他的头枕着双手,侧过头看着他,垂下眼帘。

“我有点困了,”他说道,“给我唱首歌吧,波特。”

“嗯?可我不会唱歌。”哈利转过身朝着他,“我唱得挺——挺不好听的。”

男孩抬眼看着他,眉眼弯弯的像是在笑。

“唱来听听,波特。”他懒洋洋地说道。

哈利望着他,那双灰蓝的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映着他的身影,宛若围绕着他旋转的星球。一种莫名的渴望在心头滋生,像夜空的烟火一般寂静燃烧,填充了他整个空瘪的胃。哈利站起身朝他走去,伸手轻轻贴上他的脸颊。他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在他的睫毛上吻了一下。那稀疏的睫羽颤了颤,柔软地扫过他的脖颈。有点痒。

哈利咳了一声退后一步,在他耳边的桌面上坐下,靠在他的脸颊上,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只会唱校歌,马尔福,不要抱太大的期待。”

“唱吧,波特,我本来就没有期待。”

哈利选择用欢快的《Jingle Bells》的调子来唱校歌,他自认为这至少比弗雷德他们用《葬礼进行曲》要好得多。但他在唱的过程中,德拉科的脸颊一直在微微颤抖,仿佛在努力忍笑。

“喂,马尔福!我不唱了!”

“别,你继续,波特。把它唱完。”德拉科劝道,他还是在笑。

“不,就这样吧。”哈利翻了个白眼,“这个旋律很奇怪是不是?”

“其实旋律还不错,但是你跑调了。”

“哦,反正我听不出来……你知道,麻瓜在圣诞节都喜欢放这首歌。”哈利仰起头,“你还困吗?”

“怎么,你陪我睡吗?”德拉科拨了拨哈利的脖颈,调笑道。

“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哈利没好气地说道,“你睡吧,我在你身上靠一会儿。”

德拉科嘀咕了一句什么,哈利没有听清。他侧过身坐着,面对着他的左眼,德拉科的眼皮已经渐渐合上了,但还留着一条缝在看他。哈利一手放在他的脸颊上,轻轻抚摸着。

男孩的嘴唇动了动,忽然说道:“……其实我挺喜欢听你唱歌的。”

哈利的心脏像是被一根羽毛轻轻拂过了。

“睡吧。”

哈利后来也模模糊糊地睡着了,当他们被斯内普叫醒的时候哈利发现自己倒在桌子上,嘴唇离德拉科的只有一寸。

“起床了波特,我有事要对你说。”斯内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哈利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打了个哈欠。德拉科也坐起来,理了理头发,扭过头看着他。

“从下周六开始,你每个星期都要去我办公室进行魔药补习。”

“……什么?”哈利皱起眉,他在斯内普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厌恶的表情,“为什么?”

“这是邓布利多的要求,波特。”

“不,我想我不需要什么魔药补习。”哈利因为语速太快而有些结巴了。

“我想邓布利多很清楚你需要什么。”斯内普说道,“总之你听见我的话了。”

他说完就想走,哈利马上叫住了他:“等等,斯内普,韦斯莱先生怎么样了?”

“是教授,波特。”

“……教授,韦斯莱先生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韦斯莱先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顺便,韦斯莱夫人让我告诉你她非常感谢你,你救了她丈夫的命。”斯内普冷冰冰地说完这句话后,拉开大门离开了。

哈利盯着紧闭的大门看了一会儿,一言不发。最后是德拉科打破了寂静:“他为什么要给你魔药补习?”

“我怎么知道,肯定只是想整我吧,居然还带上了邓布利多……”

“所以你要去吗?”

“我……去一次看看。”哈利叹了口气,“你到时候能送我去吗?”

“然后陪你上魔药辅导课?”德拉科扬起眉。

“呃……”

“亲我一下。”

“啊?”

“亲我一下,我就送你去。”

哈利一愣,脸马上就涨红了。面前的男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略有些乱的金发在眼前飘荡着。哈利勉强平定了心绪,揉了揉鼻子,慢吞吞地往前移动,德拉科如善从流地将脸凑过去。

在他的嘴唇即将碰到他的前一秒,他问道:“这次你打算亲哪个部位?”

哈利停了停,换了个角度,轻轻吮了一下他的鼻尖。

“鼻子。”

星期六很快就到来了,德拉科果然遵守约定带着哈利去了斯内普的办公室。他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一个低沉的“请进”,他便推门而入。

办公室里光线昏暗,办公桌上放着一大叠学生上交的魔药论文。斯内普正坐在那一堆羊皮纸后批改作业,他整个人蒙在油腻腻的黑影中,晦暗不明。

“教授,我把波特带来了。”德拉科说道,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

“辛苦了,德拉科。”斯内普站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你到隔壁的教室里自习一会儿吧,这里结束了会通知你的。”

德拉科一听这话便皱起了眉头,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哈利,后者的眼神也是同样的惊愕。

“抱歉,教授,我不能留下来吗?”他试探着问道。

“恐怕不行,德拉科。我非常遗憾。”

德拉科站在原地没有动,哈利看着他,又看向斯内普,用力捏了捏他的手,在德拉科朝他看来后对他摇了摇头。

德拉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转过了头。

“教授,我能知道你会辅导波特些什么吗?”

“魔药学,德拉科。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开始了。”斯内普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德拉科还想再说什么,哈利低声劝了他几句,挣脱了他的手。

“结束了我会通知你的,马尔福。”他说道,用力向他挥着手。门板擦过门框,卡上了,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某种宣告的回音。哈利转回头,仰视着斯内普那张僵硬的脸,深吸了一口气:“好吧,那么现在就开始毫无作用的魔药补习吧。”

“我也觉得给你进行魔药补习是毫无作用的,波特。”斯内普冷笑了一声,“没有什么魔药补习,这只是掩人耳目的幌子。”

“什么?”

“邓布利多让我从现在教你大脑封闭术,为了让你不再看到那些东西。”

“等一下,邓布利多的意思是——他是说我看见蛇袭击了韦斯莱先生的那件事吗?”哈利反应了过来。

“没错,他不希望你再接收到黑魔王的思想了。黑魔王已经察觉到你了,为了这种事不再次发生,你必须要学会封闭自己的大脑。”

“可是,这挺有用的不是吗?”哈利抢着说道,“我是说,这个过程虽然不太舒服,但我毕竟看到了有用的东西——”

“邓布利多认为,黑魔王已经察觉到你能够感知他的思想,”斯内普慢慢地说道,“这就意味着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反过来,他也能侵入你的思想。这就回到了大脑封闭术。明白了吗?”

“……好吧。”哈利不得不这样说道,“可是教授,你要怎么对我进行训练呢?你发射的任何魔法都有可能把我击昏——”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他看见斯内普拿起了魔杖,对自己施了一个缩小咒。

两个小时后,哈利精疲力尽地坐在德拉科的手心里,被他带回斯莱特林休息室。他一直捂着自己的脑袋,多次遭受摄神取念的感觉并不好,他觉得额头伤疤痛得更厉害了。

“他给你补了些什么,波特?”

“嗯……也没什么。”哈利想起了下课前斯内普对他的警告,内心沉了下去。

“我们的课程内容需要保密,波特。你尤其不能告诉德拉科。”

“这——”

“你听见我的话了。”

“我——我知道了。”

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不能告诉德拉科,但这种隐瞒和利用让他觉得很难受,仿佛对不起他似的。他不想欺骗德拉科,尤其是在对方什么也不知道、一心关心着他的时候。但他更清楚其中的孰轻孰重。

“你下次还要去吗?”

“呃,我还得去。你知道,我没办法。”哈利躲避着他的眼神,闪烁其辞地回答道。

德拉科似乎没有察觉他的异样,又转移了话题:“对了,他是怎么教你的?”

“嗯?”

“你们体型相差这么大,上课应该很不方便吧。他是在你身上装了一个大型放大镜吗?”

“不,不是。他对自己念了缩小咒。”哈利回答道。德拉科眼前一亮,不禁在内心暗骂自己愚蠢,这么简单的方法居然都没有想到。

他们回到寝室后哈利便躲进了城堡,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德拉科。德拉科望着折叠桌上的小城堡,露出了一丝几不可察的微笑。

哈利正坐在卧室的床上发呆,门忽然被敲响了。他跳下床走去打开门,却看见德拉科站在门口,一脸笑容地看着他。

“这——你怎么——”

“我用了缩小咒。”德拉科越过他朝里面望去,“说实话,这感觉真奇妙。”

哈利侧过身让他进去,关上了门。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背影,他觉得自己似乎很久很久没有用正常的尺寸比例见过德拉科了,甚至有些不习惯。而随着这种不适应感而来的便是令人难以呼吸的紧张和燥热,哈利慢慢走到他身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德拉科转过头来,他凝望着他,一手抚上了他的脸,指尖冰凉,但哈利就是觉得自己的脸颊像是被点燃了似的发热。

他偏过头,将嘴唇轻轻贴上哈利的脖颈细咬着,缓慢而小心翼翼;然后他温柔地含住了他的下巴,哈利的喉咙动了一下,一下子抓紧了他的手。当他就要吻上他的嘴唇时,哈利内心一颤,下意识推开了他,后退了一步。

德拉科显然没有想到哈利会拒绝他,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咬着下唇不说话,只是看着哈利。

“抱歉,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哈利马上就有些后悔了,“我是说,我——”

“你不喜欢,是吗?”德拉科的声音有点尖锐。

“不,我——我只是,我觉得……”哈利不知该怎么解释。他不讨厌德拉科的吻,甚至能说是很喜欢的,可他并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和他接吻。他还没有完全想好,而这个吻就像是要把最后一块屏障都揭开似的,让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德拉科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哈利给出合适的答案,他撇撇嘴,扭头就走,哈利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臂:“别走!”

德拉科停住了脚步。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甩开了哈利的手,抱着手臂看着他。

“波特,你说说,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我……”

“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还是——”

“我没有把你当成工具,马尔福!”哈利想也不想地否定道。德拉科歪着头看着他,扯了扯嘴角。

“那到底是什么?”

“我……”哈利咽了口口水,“你是我很好的朋友。”

“噢,朋友。”德拉科冷笑了一声,伸手勾了勾哈利的下巴,“我可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哈利感觉自己像是被生生挖空了一块,痛得难以呼吸,几乎要站不稳。他后退了一步,德拉科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按在墙边的化妆台上,双手握住了他的脖颈,拇指指腹刮搔着他柔软的下颚。

“看好了,波特。朋友可不会对你做这种事。”

后续走石墨文档

评论(31)
热度(48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