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死对头忽然变小了该怎么办11(终章)

*原著向,背景为第五部,放飞自我的脑洞,ooc

*简介:有一天,哈利忽然被缩小了。不幸的是,他落到了他的死对头手中。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其他文章的归档

11(终章)
这个夜晚比任何一天都要寂静。雪沙沙地下着,在窗台上积起了厚厚的一层,半片树叶沉落在雪里,如同一个被掩埋在沙场的破碎塑像。

德拉科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又站起来走到窗边。雪越下越大了,纷纷扬扬的雪花覆盖了整个视野,他几乎分辨不出街道和庭院之间的界线。雪风吹得松树左右摇晃,仿佛要倾倒下去,就像他正在崩塌的世界。

他几乎不敢想象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行走是怎样的感觉。他应该追出去的,把哈利拦住让他住下来,以后怎么样那是以后的事,至少现在他不应该让他就这样离开。可他却僵硬地站在窗前一动不动,像是石化了似的,所有的感知都从指尖流走。

去把他追回来,这多么困难啊,他觉得动一根脚趾头都是煎熬,更别提走到飘着鹅毛大雪的庭院中了。而且谁知道哈利愿不愿意跟他回来呢?他质疑他,他们已经没有希望了,他追过去也是无用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都冻成了冰,德拉科终于挪动脚步慢慢地回到床上坐下。他拉开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把头也蒙进被子里,瑟瑟发抖。

他这才无声地哭泣起来。

他被抛弃了,在举家团圆的圣诞夜,他被喜欢的人抛弃在冰冷的卧室里。当然他知道哈利更凄惨,他被他赶出了温暖的屋子,不得不独自行走在寒雪夜中。他还不会幻影移形,德拉科不知道他该怎么度过这个夜晚。应该去找他的念头又升了起来,这次变得更加难以驱除了,德拉科叹了口气,将自己抱紧了一些。

哈利·波特……简直是自己的魔咒。

他止不住地流泪,又无比困倦,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可他在梦里也不安稳,他梦见自己和哈利在黑雪地里奔跑,四处飞舞着黑色的雪花……哈利说要去雪地里找一个有他的名字的水晶球,于是弃他而去……不,不要,他大喊着,快回来,你会死的……德拉科一下子醒了过来,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似的浑身是汗。他坐起身,摸了摸额头,然后看向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德拉科在原地呆坐了一会儿,忽然掀开被子下了床,从衣袋里拿出魔杖便冲出了门。

不,他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雪地里,他不能……他会死的,他不要他死……

德拉科跑到大门前一把拉开了它。一股夹着雪花的寒风猛然吹了进来,将他的大脑彻底冻醒了。暗淡的雪光照着他的小腿和拖鞋,他打了个寒噤,像是回过神来了似的慢吞吞地关上门,在门边慢慢坐下了。

错了,太晚了。哈利早就走了。他被抛在这里了,他什么也没有。没有任何可以期待的东西。

他忽然又有些怨恨起来,为什么哈利就是不理解他呢,为什么他一定要逼他呢?为什么他就不能宽容一点,为什么……他就不能留下来呢?

为什么不呢。

那天哈利几经周折才抵达了陋居。他在风雪中敲开了一户麻瓜的门,在那儿住了三天——第二天他发了高烧,那位好心的麻瓜女主人给他请来了大夫,给他开了些药。

“再住几天吧,孩子,你的身体还没好呢。”

哈利抵不住她猛烈的劝说攻势,不得不留了下来。

而令他感到无比惊喜的是,第二天海德薇就找到了他。这简直是雪中送炭,哈利连忙写了封信寄给了罗恩,于是韦斯莱先生便开车来接他去陋居度过剩下的圣诞节假期。

“我们一直都想邀请你来,哈利,但罗恩把你的情况告诉我了。你现在是完全恢复了吗?”等哈利在车上坐稳后,韦斯莱先生问道。

“啊,是的……算是吧。”哈利望着两侧快速倒退的街道,回答道。

一切终于又恢复了原状。

很奇怪,在几天之前他迫切地想要变回去,而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他却一点也不感到开心。一切又回到了起点,可他已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再也拿不回来了。

回到陋居后罗恩和赫敏一直在询问他为什么会忽然恢复,哈利不知该怎么回答便搪塞了过去。一整个假期他都闷闷不乐,一想起德拉科胸口就隐隐作痛。

他们还爱着对方,那个吻就是证明……但他们已经结束了。

圣诞假期在大雪中结束了。北方的几个郡发了大雪灾,哈利他们躲在屋子里喝着热茶玩噼里啪啦爆炸牌,偶尔抬起头便能看见大片雪花在风中倾斜着往地上扑,拍打着窗户发出轻轻的沙响。

他们坐着火车重新回到了霍格沃茨,进入礼堂时哈利想起自己的行李还在德拉科的寝室,叹了口气便朝斯莱特林餐桌走去。

德拉科正心不在焉地和几个朋友聊天。这个假期他可算过得一团糟,卢修斯显然不会顾及他心情抑郁,给他阐述了许多他对他的要求和期待。没有人会安慰他,他只能自己默默咀嚼。

“马尔福。”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德拉科的后背马上僵住了,一动不动。他做了个深呼吸,慢慢地转过头,哈利正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我的东西还在你那里。”他压低了声音说道,他注意到旁边的人都在往这儿看。

德拉科握着刀叉的手一下子抓紧了,又缓缓松开。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假笑:“我待会全部还给你,波特。”

既然分手了就要将一切都甩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德拉科泄愤般的从那个城堡里将哈利的日常用品和衣服扔在床上放大,通通塞进行李箱里。他真是受够了,波特,波特,真是好样的,谁都没有他绝情。

他用力将行李箱拉链拉上,最后看了一眼放在折叠桌上的小城堡。他有了一个主意。

“你的东西都在里面了。”斯莱特林休息室不远处的一个无人的拐角,德拉科把行李箱推到哈利面前,高抬着下巴,“拿着它就滚吧,波特。”

哈利接过行李箱看了一眼,又看向他,然后他拉开了拉链。

“你干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偷你的东西吗?”

“不,当然不是,”哈利回答道,“我怀疑你会多塞东西进来。”

他说着便把拉链拉到了底,将行李箱打开了。哈利看着里面的东西,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德拉科,将那个装着小城堡的盒子抱了出来。

“马尔福——”

“送出去的东西我不会再收回来了。”德拉科快速地说道,“你别想还给我。”

“马尔福,我留着它有什么用?”

“你可以把它扔掉,随你怎么处置。反正它已经是你的了。”

哈利看着他,嘴角动了动,不知该说什么。

“别任性了,马尔福。你搭了那么久的东西,我怎么可能——”

“你也知道我搭了很久,嗯?你既然知道的话你就应该清楚我看着它是什么感觉,你以为你走得很干净,你觉得你留下的痕迹能收回来吗?”他忽然爆发了,死死瞪着他,拳头越握越紧,骨节发白。

他想把哈利送给他的东西都还给他,假装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可他最后却发现他没什么能还给他的,反而是自己送了他许多丢不掉的礼物。

哈利留给他的东西都是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真实存在的。他给他的那么多个吻,眼睛、鼻子、脸颊、耳朵,都留有他的呼吸。还有他为他唱的歌,他与他紧紧相拥时交颈的温度,他怎么能忘掉?……他根本忘不了。

哈利怔怔地看着他,他眼中浓郁的复杂情绪令他震撼极了,仿佛正经历着一场大灾难,陆地边崩溃边重建,洪水在礁石上破碎成雪白的泡沫。他本不会相信短短一个学期的时间能产生怎样的深情,他本以为这只是一个错位,只要纠正就能回归原轨……可他们都无法欺骗自己的心。

“带着它滚吧,波特,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德拉科冷冷地说道,他很快就控制好了自己的表情。

哈利飞快地将盒子塞回去,拉上了拉链,快步离开了。

O.W.Ls考试很快就到来了。德拉科觉得每一天都如此漫长,又如此飞速。一下子他就和哈利分手一个月了;一下子又到了周末,他只能看着他和罗恩、赫敏一起去霍格莫德;一下子路上的雪都化了,草坪上堆着一滩一滩坑坑洼洼的冰,不知从何处飘来的钢琴曲忧伤地填满了内心的空洞;一下子他们就脱下冬装、换上了清爽的夏衣,站在风中让阳光洒在身上。

那个冰冷的圣诞节已经过去了,风不再刺骨,心也不再发苦。都过去了。

这一整天所有人都处于紧张忙碌的考试中,德拉科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他只记得魔咒考试时哈利就站在他的旁边,他的漂浮咒用得很不错,守护神咒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至于他自己考了些什么,德拉科完全想不起来了。

这一年就要这么结束了。当他坐在天文学的考场上对着那台黄铜望远镜时,他无由来地这样想着。就这样结束了,像一场梦。他反复回想着梦中最甜蜜的部分,却只是惘然。

“快看!”不远处的迪安忽然低喊了一句,一部分人将望远镜往下调整,对准了海格的猎场小屋。德拉科也好奇地朝那儿看去,他看见乌姆里奇带着几个魔法部职员围在小屋旁,海格养的那条狗正朝他们大叫着。海格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然后是麦格教授——三道昏迷咒击中了她的胸口,使得她的身体向后飞起,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同学们议论纷纷,监考老师也显得震惊而不安了。德拉科抬眼朝哈利看去,他正和罗恩说着什么,脸上满是愤慨。

德拉科走出天文塔的时候,天空陷落在阴沉的灰红色中,草木茂盛,风带来泥土的腥味,将他的影子刮跑了。

这一天他过得极不安稳,步伐混乱,眼前总有明灭的幻觉产生。他觉得像是有人扼住了他的喉咙,他感到厌恶、想吐,愁苦无比,坐在扶手椅上什么也不想做。过了一会儿他慢吞吞的回到寝室,死鱼一般地躺在床上,面对着那张空荡荡的折叠桌发呆。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桌子上蒙上了一层灰。他不知道哈利最后怎么处理了那个小城堡,也许放在床底下置之不理,也许已经扔了,或者转手送人……他不知道是哪一种,可他为什么要想这些给自己添堵,他只觉得难受,太他妈难受了,把真心揉碎了扔在地上踩一样的难受。

这个学期要结束了,O.W.Ls考试已经考完了,明天他们就能回家了。时间又翻过了一页,可他还沉溺在过往之中无法摆脱。

这种昏厥般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早晨,德拉科迷迷糊糊地提着行李箱踏上了火车。行李箱轮子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他在一扇门前停了停,慢慢地走过了。

就此别过吧,哈利·波特。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在他背后,那扇门轻轻打开了,一个男孩站在门边望着他离去的幽蓝的背影。他呆站了一会儿,车厢里的朋友叫了他一声,他便关上门走了回来。

“干什么呢,哈利?”迪安问道,从桌上拿过了一块巧克力蛙,对着摊在桌面上的报纸指指点点,“哇,你现在可是大英雄了。”

哈利笑了一下,没有回话。

夏日正盛。

德拉科回到家里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食死徒害怕地匍匐在伏地魔脚下,接受着他的斥责和惩罚。纳西莎紧紧地搂着他,她啜泣着,眼泪沾湿了德拉科的额头。他也用力抱着她,他感觉不到盛夏的一点温度,热量仿佛都从体内蒸发了,一滴不剩。

父亲被抓走了,伏地魔的计划失败了,凤凰社又赢了,大家都知道神秘人已经回来了……一切都变了,他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无忧无虑。他该长大了。

该长大了,德拉科。

他慢慢地走进卢修斯的书房里。也许是那日出任务过于着急,他没有锁门,轻轻一推便开了。

书房里蒙着暗蓝的光,淡而冷,影子不深不长。他反手关上门,没有开灯,迎着窗外透进来的午日阳光走入。

书房里的一切都摆放得整整齐齐,桌上还放着一个茶杯,仿佛它的主人暂时离开,很快就会回来。

德拉科转过头,他又看见了那只黑色的水晶球,它的表面浮动着诡异的光辉,如同某种诅咒。

他紧盯着它,想起了他上次站在这儿说的那些可笑的话,苦笑了一声。

“据说你能实现愿望,是吗?”他低下头,轻声说道,“如果是真的,我是说……让一切恢复原样吧,让我的生活变回来吧。”

德拉科又看了它一会儿,自嘲地笑了。

“……我在做什么美梦。”

这天晚上他睡得很早,没有做梦。

第二天他是被一阵扑翅的声响吵醒的。他睁开眼,天已经亮了,一只白色的猫头鹰站在他床边用它的大眼睛看着他。德拉科揉了揉眼,第一个反应是把它挥了下去,抖了抖被单。

猫头鹰愤怒地大叫着,拍着翅膀,德拉科清理完被子上沾着的泥土后才正眼看它。猫头鹰的脚上吊着一个小布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似乎还在动。

他皱起眉,狐疑地看了它一眼,小心翼翼地将布包取下来,并不急着打开,仔细端详了一番。

“这是什么?”他看向猫头鹰。

猫头鹰扭头啄了啄羽毛,又低头用鸟喙指向布包上写着的名字——

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为什么学校要给他寄东西?难道是O.W.Ls成绩出来了吗,这也太快了吧。德拉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拆开了小布包的带子,他将手伸进去,触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他浑身僵硬了。

德拉科呆滞了十秒后将手收了回来,小心翼翼地往里看,一个拇指大的小人正躺在里面打呼噜。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哈利醒来时看见的就是一个和他一样大小的人站在他身边,他眨了眨眼,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只伪装成小人的手,就像小时候玩过家家那样——用食指和中指当做腿立在地面上,大拇指作为手臂向他伸着,似乎在表达友好之意。

他抬起头,那个熟悉的人正笑着看着他,两颗虎牙一亮一亮。

“早上好,波特。”他说道。

End.

——————

这个结局是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的,算是与开头相呼应,哈利变小后见到德拉科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晚上好,马尔福”。

一切因为德拉科的一个无意的愿望而起,又由一个有意的愿望而终,仿佛又回到了起点,但这是一个全新的起点,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总之就是终于完结了!全文五万字左右x我可以安心复习期末考了orz然后明天是我生日但是要考试orzzzz

补充一下那个水晶球没那么好用的,用它实现愿望一般要么扭曲要么不完全,所以德拉科第二次用的时候只是让哈利变小了,其他的都没改变,食死徒伏地魔还在,时间也没有倒转。实际上水晶球只是给了德拉科一个转机而已,也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评论(34)
热度(44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