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五平米01

*简介:有一天,哈利和德拉科一起被关在了一个五平米大小的空间里。

*原著向,依旧放飞自我,ooc,不知道有多长看我心情吧(x

*其他文章的归档

01

这个世界只有五平米的大小。长二点五米,宽两米。

如果横着放床,能勉强塞下两张;如果用来上课,只能坐下不到五个学生;如果用来约会,刚刚好。不宽不窄,不松不紧,正好符合两个情投意合的恋人捕风捉影的心思。

但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并不是恋人,而是互相看不顺眼的冤家。对于冤家来说,五平米刚好能打一架。

但哈利此时并不想打架。前一秒他还觉得困极了,宾斯教授平平的语调在他大脑中嗡嗡回响;下一秒他就清醒了过来,因为他在他对面看到了一个同样睡眼惺忪的男孩。

五平米还是有点小,他想。他可从来没有和德拉科坐得这么近过。

他谨慎地观察着对面的男孩,他耷拉着脑袋坐着,眼皮动了动,慢慢地睁开。德拉科晃了晃脑袋,眼珠一转,和哈利对上了。然后他猛地向后挪了半米,硬生生地撞在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上。

哈利毫不掩饰地笑出了声。

“闭嘴,波特。”德拉科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说道,“你在搞什么鬼?”

“这和我没关系,马尔福。和你一样,我也不想呆在这里。”

德拉科没有理他,转身用力拍了拍那道看不见的屏障,然后他看向地面,那是一块平平整整的大理石。哈利知道他在目测这里的面积,和他刚来的时候一样。

“五平方米。”他下结论,皱了一下眉,“还不够我睡觉。”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在这里过夜的打算。”哈利耸耸肩。

“现在几点了?”德拉科问道。他们周围是一片白茫茫的虚无,没有太阳和月亮。时间在这里仿佛失去了痕迹。

哈利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发现它已经停住了。

“我的手表坏了,停在了下午三点半。”他说道。

德拉科也伸出了自己的手腕,将滑到手臂上的表抖下来。

“我也是三点半。”

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了一会儿,德拉科忽然站了起来,脸色发白。他抽出了魔杖指着他的鼻子。

“说吧,波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尖声问道。

“把你的魔杖拿开,马尔福。这和我没关系。”哈利也站了起来,对方的魔杖随着他的起身而移动着,依然定在他的鼻尖。

“和你没关系?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波特,你说这和你没关系?”

“你一定要说我比你勇敢的话,我不否认这一点,马尔福。”哈利也提高了音量,他紧盯着德拉科的眼睛,“实际上我只比你早醒来几秒,在这之前我还在上魔法史!”

德拉科依然是一副怀疑的样子,但他的魔杖下垂了几度。他舔了舔嘴唇。

“魔法史,”他说道,“你上课睡着了?”

“怎么,不行吗?”哈利反驳道,“你又在干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德拉科扬起眉,“听着,我必须从这里出去,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你得协助我找到出口——”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哈利被他的语气激怒了,他快速地从口袋里抽出魔杖指着他,他们的手臂几乎要撞在一起了。

德拉科紧盯着他,他苍白的脸上表情变换,眼神扭曲,他最后尖声喊道:“门牙赛大棒!”

哈利下意识地向一边闪去,闭上了眼睛,然后他很不幸地撞在了一面屏障上,额头火辣辣地疼。

该死的屏障,该死的五平米,他想。

然而预料之中的痛楚并没有传来,他的身体也没有发生任何异状。哈利睁开了眼,正好看见德拉科皱着眉打量着自己的魔杖。他不信邪地又将魔杖指向他,这次哈利做好准备躲开了。

“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把我击倒能让你逃出去吗?”

“这里用不了魔法。”德拉科摆弄着手中的魔杖,他又换了一个方向发射了几道魔咒,但他的魔杖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哈利见状也好奇地试了试,发现果然如此。

“这到底是哪儿?”德拉科忿忿地收起魔杖,脸色更难看了,“我可不想在这里过夜!”

“真巧,我也不想。不过我觉得这里应该没有夜晚这个概念。”哈利朝他挥了挥自己的手表,在屏障边坐了下来。

德拉科嘟囔了一句,也坐在了地上,曲着腿蜷缩在离哈利最远的斜对面的墙角。他们在这狭窄的空间中仍保持着对峙与警惕,不敢放松分毫。

两人都沉默着,空气变得极为寂静。太安静了,没有风声没有鸟鸣,也没有遥远的叫喊和脚步声。他们仿佛处在连原子都消失的宇宙真空,哈利伸手触上自己的胸口,这个动作都有了蝴蝶般的回声,心脏仿佛在指头上跳动。他觉得自己的胃收缩了一下。

德拉科似乎也觉得这种寂静极其难受,他不停地动来动去,袍子翻动发出很大的声响。哈利听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烦了,出声道:“吵死了,马尔福。”

“哦,我不觉得吵。”

“你怎么这么讨人厌?”

“我可不希望你喜欢我。”德拉科冷冷地说道。

哈利瞪了他一会儿,脱下外套盖在身上,右手紧握着魔杖——虽然这毫无作用:“别吵了,我要睡觉。”

德拉科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波特,你居然还睡得着?”

“那你能想出更好的办法吗?也许这只是一个梦,只要我睡一觉醒来就会发现你消失了,我还在上魔法史。”哈利哼了一声,“说实话,我宁愿去上宾斯教授的魔法史也不想和你呆在一块儿。”

“真棒,我也觉得宾斯教授比你要顺眼得多,波特。”

两人又互相瞪了一眼,哈利小心翼翼地躺下身,将外套拉到头顶,蜷起身子睡去了。

哈利是被一阵猛烈的撞击声吵醒的。他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似乎在震动,潜意识的海被搅得一团糟。他翻了个身,腿却遇到了一个障碍物,怎么也跃不过去,这令他烦躁起来,朝着它用力地踹了一脚。

“痛——波特!”上空传来了一声怒吼,随后他的身子便腾空了,肩膀被人使劲摇晃。这下哈利不得不睁开了眼,朦朦胧胧看不清晰。那是一张苍白的脸,挨得很近……是德拉科,他很愤怒……哈利的第一个反应是叹了口气,推了他一把。

“你怎么还在啊。”

“——我也很想离开这里,该死的。”德拉科说着狠狠地踢了哈利的小腿一脚,放开他走到一边,又用力地朝那几道看不见的屏障踹去。哈利这才弄清楚那吵醒他的声响到底是什么。

“看来这不是一场梦。”哈利打了个哈欠,德拉科没有理会他,“我说马尔福,你别白费功夫了。这些屏障哪有这么好击破?”

“别在一边说风凉话!”德拉科马上回过头剜了他一眼,又踹了屏障一脚。哈利听见他低咒了一声,恼火地抓了抓头发,坐了下来。

“我睡了多久?”哈利问道。

“不知道。”德拉科的声音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

“我觉得我睡了很久,但我一点也不饿。”哈利揉了揉脑袋,看向手表。它依然停在三点半。

“所以?”

“我不觉得饿,那么你觉得累吗?”哈利反问道。德拉科蹙起眉,摇了摇头。

“我觉得我还能再踹一天。”

“这很奇怪,是不是?”哈利耸耸肩,“时间静止了,我们的身体状况也静止了。其实你不用那么急,至少我们不会被饿死。”

德拉科没有马上回答。他仿佛有些被哈利说动了,但很快又换上了一副轻蔑的表情:“那么你就一个人待在这儿吧波特,我也更愿意一个人走。”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想一想,而不是到处乱撞!”

“好吧,毕竟你只是在上一节无聊透顶的课,而不是面临着生死危机!”

说完这句话后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又是那种死一般的寂静,但这次并不难受。寂静中冒着不安分的泡泡,咕噜,咕噜,升到海面破开了。啪。

“……生死危机?”哈利重复了一遍,咀嚼着这几个词,“怎么回事?”

“和你没关系。”德拉科抱着手靠在屏障上,紧抿着嘴唇。他似乎很后悔说出了那些话。

“说啊,马尔福。”哈利催促道,伸长了腿想踢他一脚。然而对方把身体缩得更小了,哈利毫不怀疑他能被塞进一只行李箱里去。

“你还是好好考虑怎么出去吧。”

“你说不说?”

“少多管闲事,波特。在这里遇到你已经够糟糕了!”

“哦,很好,很好!”哈利火了,他站起身,拎着外套走到德拉科面前,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这就是你的态度,马尔福。你想让我协助你,你自己却什么也不说?”

“我没有义务对你说什么,波特。”他冷笑,手撑着地面向后又挪了挪。这下他完全陷入他的影子之中了。

“你的态度,就像一个发号施令者,”哈利看着他说道,他吸了口气,将袍子用力往他身上甩去,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发出刀割一般撕裂的声音,“但我不是你的下属。”

德拉科痛叫了一声,双手抱住了他的脚脖子,在上面使劲咬了一口。哈利的后背猛然颤抖了一下,他努力想把腿往回抽,但德拉科抱得越来越紧了,拼命往他的方向拖去。哈利一下没站稳重重地滑在了地上,脑袋磕得生疼。他曲起双腿就要蹬开德拉科,但对方这时候却松开了他的腿,恶狠狠地扑到了他的身上。

十分钟后,两人东倒西歪地倒在大理石地面上,目光呆滞地望着白茫茫的天空——如果那能被称为天空的话。

哈利的眼镜被扔到了角落,衬衫扣子掉了四颗,而且还是处于上方的四颗,敞开的衣领下露出的皮肤上满是各种形式的抓痕和咬痕,通红发紫。德拉科也没比他体面多少,他的脖子上有一道浅浅的刮痕,衬衫和外套上沾满了肮脏的鞋印,狼狈不堪。

哈利活动了一下手臂,打架后的酸麻感已经开始慢慢消失,嘴角的破口也渐渐愈合了。这个空间果然可以使身体状况静止在某个时间,即使受伤也能恢复……哈利看了眼自己破破烂烂的衬衫,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后脑勺。但是衣服好像不行。

哈利咬咬牙,把衬衫从头顶脱了下来。这时候德拉科刚好坐起身,揉着被踢了一脚的鼻子看着他。他的动作无意识地停了下来。

好吧,哈利也觉得他们还没有到能坦诚相对的地步,而且他瘦削的身材也没什么看点。他重新将自己之前脱下的外套披在了身上,挡住对方的视线。

哈利挪得离他远了一些,实际上在这狭窄的地方里实在没什么能发挥的空间,所以他们才打了一场这么糟糕的架……耳边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德拉科也把他的衬衫脱了扔在地上,一脸厌恶地看着上面的鞋印。哈利瞪大了眼看着他。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皮肤要比他白皙得多。

“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拍了拍自己外套上的印子,套在了身上。

“你必须得承认,打架是很不明智的。”哈利说道。他的呼吸畅通了一些。

“那也是你先挑起的,波特!”

“我们必须在某方面达成一致,不然就没办法合作。”哈利大声说道,“或者你觉得和我吵架会让你效率更高,那我也无话可说。”

德拉科瞪着他,表情扭曲。然后他用力把自己埋进了外套里,那姿态像极了一只埋沙的鸵鸟。哈利不禁猜想他是不是遇到所有讨厌的事物都会这样。

鸵鸟终于从他的沙子里抬起了头,摸了摸鼻子。

“我讨厌这个建议,”他咕哝了一句,“但是,好吧,我姑且听你一次。”

哈利松了一口气,他显得有精神多了。他朝德拉科伸出了一只手,这个动作引起了对方的警惕,他神经质地盯着他,手瞬间移向了自己的口袋。

“这里不能用魔法,马尔福。”哈利说道,“来,把你的手伸出来,我们握个手。”

“这又是什么新招?”德拉科尖声说道,他显得极为不安,“听着,波特,我不需要这种恶心的形式上的东西——”

“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马尔福!即使只是临时的战略性选择,我想我们必须得证明我们有一点点信任基础。”哈利悬在空中的胳膊已经有些僵了,而对方依然嚷嚷着绝不愿意和他握手,那些尖锐的话像是针扎在他的头皮上,又热又烫,令他想起了东方的针灸。

他实在不适合东方的治疗法。他的脑子被烧透了,穿了一个洞,漏进了鸵鸟背上热辣辣的风,一定是这样的。

哈利的手垂了下来,一把揪住了德拉科的衣领。后者马上闭上了嘴。然后又张开了,似乎要进行下一轮讽刺咒骂,但他没能成功,因为哈利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评论(17)
热度(45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