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06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1F·FUSE】
06

哈利握紧了自己的手指,他不动声色地问道:“马尔福,真的不是你干的吗?”

“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哈利顿了顿,没有回答。德拉科哼了一声,大步越过他走入了厨房。

面粉被放置在保鲜柜的底层,麻袋用绳子紧绑着。哈利和罗恩一人提了一袋往外走,他注意到来往的同学已经自觉地组成了两人一队或三人一队一起走,慌乱不安。

一个潜伏在暗处、不知何时会出手的隐形人已经让大家开始人心惶惶,他猜测着他们聚在一起讨论些什么,他们的眼神游离向何处,各自又转着怎样的心思……哈利也觉得自己的后颈有些发凉,似乎下一刻就会有人抓住他的脖子往后拖,将他拖进黑暗里。

他恐怕是对凶手最有威胁的人了,哈利胡思乱想着,他能听见那个神秘的声音,也许他应该用这个特异功能做点什么……

哈利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达芙妮的尸体后来被几个斯莱特林搬到角落盖上了一层黑色的布,地上的血也被清理干净了。那凹凸起伏的形状如同被风吹出的沙丘,静谧的,仿佛在微微颤动。哈利眨了眨眼,相信这只是自己诡异的错觉。

*

赫敏的主意是让大家在晚上在帘子上睡成两排——男生一排,女生一排,然后在帘子周围撒上面粉。

“如果隐形人靠近我们,他就必须要穿过我们洒下的面粉,这样地上就会留下痕迹。我想,就算他能骗过我们的眼睛,他也不能真的让自己消失。”赫敏解释道,“虽然这些面粉并不能保护我们,但我想,如果隐形人不想暴露自己的话,他是不会冒险在晚上袭击我们的。”

“如果凶手不是什么隐形人,而是我们之间的某个人呢?”赫奇帕奇的奥利弗问道。

“这就是另一件需要大家互相配合的事情了。”赫敏的表情严肃起来,她扫视着周围同学,说道,“我希望大家晚上睡觉的时候能挽着手。”

“啊?”

听到这个要求的一瞬间哈利瞪大了眼,但马上反应过来这的确是一个很有效的方式。女生们又陷入了一场议论,男生们面面相觑,拧着眉,似乎对这种行为感到很别扭。

“对,和旁边的人挽着手睡觉,我知道这可能显得很奇怪,但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我希望在这个特殊时候,呃,大家摒弃以往的成见,毕竟现在不是我们内斗的时候。”赫敏说道,“如果你们有更好的提议可以现在提出来,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按照这个来实行了。”

她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似乎在等人发难,但谁都没有说话。三分钟后,她清了清嗓子,挠了挠蓬乱的头发:“好吧,那也就是说这个方案已经通过了,所有人都要——嗯——无条件执行,不得反悔。那么接下来我们吃完晚饭后就排队使用卫生间,十点半的时候准备睡觉,可以吗?在夜间最好不要出现起夜的情况,如果真的遇到特殊情况一定要告知周围的同学。”

“话说,你有没有觉得赫敏看起来越来越像个领导了。”罗恩小声对哈利吐槽道,后者用力地点点头。

“发生这种事以后谁还有心情吃得下饭啊。”站在背后的拉文德向帕瓦蒂抱怨道。

他们坐在帘子上草草解决了晚餐。礼堂里的气氛格外凝重,似乎谁都不想说话,也许是因为一个早上和下午已经耗完了所有的热情和谈资,也许是因为魁地奇、八卦和抱怨与逼近的死亡相比显得如此渺小和无关紧要,在悠闲自在的校园生活中没有人会杞人忧天地考虑这件事——他们的性命悬在一条线上,一触就断。

过了八点以后,一些同学开始去洗手间排队。哈利旁边的迈克尔和泰瑞饶有兴致地讨论着那群女生,他们对她们进行一一点评,不亦乐乎。

凯文正站在男卫生间前等候着,他的背后排着两个正在聊天的斯莱特林男生,这让他莫名有些紧张,后颈隐隐冒汗。

“……你觉得今晚会不会发生事情?”他听见离他远一些的那个男生说道,声音模模糊糊的,听不分明。

“那要看‘隐形人’给不给泥巴种面子了。”另一个男生回答道。他们低声窃笑了起来。

凯文的心砰砰直跳,后背一阵发冷。他偷偷回头瞥了他们一眼,站得离他近一些的男生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瞪着他,推了他一把。

凯文踉跄了一步,抬起头时正好对上银镜中自己惨白的脸。双眼暗黑得没有一丝光芒,嘴大大地张着,满是惊恐。

这时一个隔间门打开了,一个皮肤偏黑的斯莱特林男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和他背后的两个男生打了个招呼,拍拍口袋离开了。凯文不敢多留,快步走进了那个隔间。他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他们不怀好意的笑声。

他关上门,长出了一口气,正要解开裤子拉链,却发现隔间的门上赫然贴着一张纸,上面用血红的大字写着两句话:

只有杀人才能逃离这里。

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

在所有人陆陆续续离开卫生间后,男生们打开面粉袋围着帘子撒了一圈。哈利询问过赫敏这些面粉是不是一次性的,后者的回答是可以重复利用。

“第二天用扫帚将我们自己踩出来的印记扫成一团,再补上一些新的面粉,应该能坚持几天。”她说道。

铺面粉对于这群基本上没有干过麻瓜家务活的男巫来说充满了新鲜感,罗恩和西莫都玩得兴致勃勃,前者甚至想要尝一尝面粉的味道,结果被赫敏狠狠地斥责了一顿。

而在如何安排每个人的位置上,他们又产生了分歧。赫敏认为只要按照学院来分,每个人凭自己的喜好来就好,而厄尼和安东尼却认为应该打乱次序。

“这样能增进同学之间的感情。”厄尼煞有其事地说道。安东尼点点头,似乎在赞同他的话,但以哈利之见他恐怕依然在怀疑德拉科——甚至在怀疑所有人。

在经过了一番争论和意见驳回之后,赫敏获得了胜利,厄尼和安东尼不得不妥协了,但后者依然提出了一个要求——这证实了哈利的猜想:“我要求对嫌疑人进行特殊隔离。”

“注意你的措辞,安东尼。”

“这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我想谁都不想让一个可能是杀人凶手的——”

“戈德斯坦!”潘西忍无可忍地吼道,抄着手怒视着他,“少在这里含沙射影,谁都看得出来一直在针对谁!”

“是吗?我觉得我没有含沙射影。”安东尼耸耸肩,目光直直地看向德拉科,“我就是在针对他。”

“你别太过分了!”

“好了,不用说了,潘西。”一直沉默的德拉科抬起了头,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那双埋在阴影中的眼阴沉得可怕,“你想怎么做,安东尼?给我单独安排一个床铺,然后等着‘隐形人’把我杀死,是吗?”

说完他便尖声大笑起来,笑声在礼堂中回响,但没有人跟着他一起笑。

礼堂中已是一片昏暗,头顶被施过魔法的天花板闪烁着深邃明亮的星光。只有墙壁上的壁灯依然晃动火焰的影子,一圈一圈淡淡的光辉披在每个人身上如同灰色的蝉翼。

“够了。”哈利忽然说道,他感到疲倦极了,“这样是错的。”

“哦,什么错了?”德拉科的目光扫了过来,他歪着头,戏谑地看着他,“戈德斯坦说得很好嘛,我活该被怀疑,是不是?我确实应该被隔离起来,因为我杀死了一个斯莱特林。”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陡然冷酷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哈利没有接话。他知道他们又输了,这短暂的联盟成立还不到几个小时,就在矛盾的爆发中土崩瓦解。他们的争吵每分每秒都在消耗大家的耐心和信心,他只能看着干着急,疲惫得说不出话。

“既然你站出来了,波特,不如你来解决这个问题,嗯?”德拉科向前跨了一步,他的表情狰狞得吓人,旁边的几个同学都害怕地退开一步,“对我进行特殊隔离……我想现在也没有人想靠近我吧?”

哈利望着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他叹了口气,用力抓了抓额发:“你和我睡,马尔福。”

话音刚落,德拉科瞬间僵在了原地,他的嘴角扭曲着,表情变得极为精彩,像是被人对着脸砸了个大粪蛋。四周依然没有人说话,不知是不敢出声还是纯粹被这句话惊呆了。

德拉科瞪了他一会儿,哆嗦着张开嘴,声音尖得不像是他:“你说什么?你再给我重复一遍——”

“我想这个处理是比较合适的了——”

“闭嘴,戈德斯坦,我是让波特说话!”

“那么,过来吧,马尔福。”哈利说道,他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容,“如果你想把我往死里踩,这是个好机会。”

德拉科依然脸色苍白地看着他,扭了扭脖子,硬邦邦地说道:“我不想和你手挽手,波特。”

“真棒,我也不想表现得我很情愿。”哈利讽刺道,“但你说没有人想靠近你,我只是想反驳这一点。”

不知为何,这句话说完后哈利觉得周围同学的眼神似乎更奇怪了,但他没有在意。

德拉科僵站在原地没有动,哈利看见他的手不停地抓握着,仿佛在痛苦地挣扎。最后厄尼咳了一声,说道:“那个,马尔福,你觉得——”

他的话在对方的一个瞪视下戛然而止,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大步朝着哈利的方向走去。

哈利松了一口气,内心不知为何浮起了一丝奇异的感觉。

“我要求睡外面。”德拉科刚走到他面前就这样说道,瞥了一旁的罗恩一眼,“一个格兰芬多就够烦了。”

“我也很不想你呆在我们这里,马尔福!”罗恩马上就炸了。

哈利耸耸肩,没有说话。他们在帘子上躺下,罗恩将手和纳威挽住了,然后朝哈利伸出手,犹豫着说道:“来吧,哥们儿……虽然这的确有点怪怪的……”

哈利挽住了罗恩的手臂,抬起头便看见一片清澈纯净的星空。银河在头顶横跨而过,蔓延向又高又远的深处。

他侧过头,德拉科正磨磨蹭蹭地解着外套。耳边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让他产生了一种隐秘的错觉,哈利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过了一会儿,德拉科终于在他身边躺了下来。他把外套盖在身上,直直地望着头顶,然后低声说道:“……我觉得我还是无法忍受和你挽着手,波特。”

“……你能不能爽快一点。”哈利微侧过身,嘴唇对着德拉科的耳朵,“既然你已经过来了,马尔福,那就把手伸过来。”

“都怪你提出的馊主意,”他抱怨着,朝着他侧过来,“真是太恶心了。”

“靠近一点马尔福,我不想大声说话。”哈利用空余的一只手拽了拽德拉科的袖子。后者甩开了他,不耐烦地坐起身,不情愿地往他的方向挪了挪。

“真不想和你挨这么近。”他嘟囔着,哈利觉得他的声音更近了,气流一波一波摩擦着他的脸颊,他能看见他淡色的薄唇微微开合着,如同柔软的花瓣搔着他的心脏。

“记住了波特,我一点都不想和你呆在一起。”他伏在他的耳边说道,此时礼堂里已经渐渐安静了,呼吸声此起彼伏,甚至有些人已经发出了鼾声。哈利不敢动弹,他怕自己一动就会触碰到他。

“知道了马尔福,把手给我。”他伸手去找他的手,指尖碰到了他的手臂,男孩瑟缩了一下,用力打开了。

“我是被迫的,”他咕哝了一声,“都怪你,波特。”

“你好烦。”哈利翻了个白眼,“说够了吗?说够了就快一点。我还想睡觉呢。”

德拉科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靠过来在他的耳朵上狠狠咬了一口,握住了他的手。

“早上起来后我一定要洗手,波特。”

“随你便,”哈利眨了眨眼,他转过手将指头埋入德拉科细细的指缝中,握紧了,“晚安,马尔福。”

评论(18)
热度(2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