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07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1F·FUSE】
07

也许是因为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哈利合上眼后很快就睡着了,几乎是急不可耐地坠入了深深的梦境。他梦见头顶黑色的星空摇晃着,朝他压下来,逼仄的星光紧紧勒着他的喉咙……他在长长的灰色走廊上奔跑,四周是无处可逃的残垣断壁,火焰在肢体上跳跃,血从身体下缓缓漫出来,浸湿了整条走廊……他呼喊着,一只巨大的手掌朝他挥来,他险险地躲过了一片纷飞的沙石砖瓦,城堡颤抖、天崩地裂……有人低低地抽泣,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哈利蓦然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星空依然高高悬在头顶,他侧过头,发现紧攥着他的手的是德拉科,他蜷成了一团,紧皱着眉,身体微微颤抖。

哈利困惑地皱起眉,正想说什么,地面猛然震动起来,他紧紧箍着罗恩的手臂才没有让自己被震飞出去。他惊愕地喘着气,努力抬起上半身朝空荡荡的长窗望去,那儿只有一片银亮的光,边缘透着摇曳的深蓝。

轰!

地板再次剧烈震动起来,哈利紧紧闭上了眼睛。那一瞬间他几乎失聪了,过了几秒,激烈的心跳和隐约的风声才重新包裹了他。他不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周围的同学似乎都睡着了,谁都没有感觉到这场极不寻常的地震。

从长窗中透进来的月光被遮掩了一瞬,礼堂里陷入了一片漆黑。哈利蓦然扭头看去,他张大了嘴,难以压制的恐惧涌上心头,刚刚……那是什么?

手指被握得更紧了,哈利回过头,德拉科皱着眉往他这儿挤了挤,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上。哈利用力将手抽出来,搂过了他的肩膀,让他的头靠在胸口。

几秒钟后,第三次震动再次沿着背脊传递全身,这次震动比前两次都要猛烈,哈利觉得自己的身体可能悬空了一瞬——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蝴蝶骨硌着坚硬的大理石地板,痛得龇牙咧嘴。有几个同学似乎半醒了过来,发出了咕哝声。哈利看见罗恩扭了扭脖子,皱起眉头。

他低下头,怀中的人动了动,慢慢地睁开了眼。他晃了晃脑袋,哈利连忙收回了手。

“波特?”他揉着眼睛,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你在干什么?我……怎么在这儿?”

“……你自己靠过来的。”

“不可能。”德拉科马上否认道,他撑起身,俯身看着他,,“肯定是你在搞鬼,波特。”

哈利还没来得及说话,又一场震动让德拉科直接趴在了他身上。这场震动比前几次要弱一些,但依然足够慑人。德拉科紧紧抓着哈利的肩膀,几乎要把他的骨头捏折了,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扇窗户,屏住了呼吸。哈利侧过头,他又看见了一个庞大的黑影一闪而过。

“那……那是什么?”男孩的声音在颤抖。哈利强忍着肩膀上的疼痛,吸着气回答道:“我不知道,你先放开我,马尔福。”

德拉科立即松开了他,他看向右侧,有些同学醒了过来,和旁边的人低声讨论着。

“我可没听说过这个,”他喃喃着,“该死,全都怪你,波特。”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哈利气得笑了,“害怕的话就靠过来一点。”

“谁害怕了?”德拉科翻了个白眼,但他还是在紧挨着他的地方重新躺下了。银亮的窗面上又出现了一团漆黑的影子,仿佛有一只怪物在外头窥视着他们,随时准备破窗而入。身边的人又抓紧了他的手臂,几乎要把他的指甲嵌入肉里去。

“你说……窗户上的魔法能不能挡得住它?”

“别说话,波特……”

“放松一点,马尔福!”

“如果它闯进来了你就挡在前面,波特。”

“我知道,你只有在克拉布和高尔在你身边的时候才有胆子。”哈利尖刻地讥讽道,这马上遭到了对方的报复——德拉科用力地推了他的头一把,使得他的后脑勺撞到了放在一边的眼镜。

“给我当肉盾是你的荣幸,波特。”他低声说道。

“我可不觉得。”哈利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他现在觉得和德拉科呆在一起简直是一种煎熬,他几乎把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而且完全没有自知,“能不能好好睡觉,马尔福?”

“我睡不着。”德拉科揪了揪他的耳朵,“陪我聊天,波特。”

“你怎么这么多事。”哈利侧过头,他的嘴唇轻轻蹭过了他的脸角,这意外的触碰让两人都微微一震。德拉科的双颊霎时浮上了一层红晕,他推开了他,背对着哈利躺在一边,似乎不想再和他说一句话了。

哈利用指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一瞬间的触感仿佛仍残留在唇片上,隐隐发烫。他放下手臂,深吸了一口气,朝德拉科的方向伸出手。

“好了,马尔福。把手伸过来。”

“不要。”

“喂!别任性了好吗?”

“我不想和你说话。”

“刚刚是你叫我陪你聊天的。”

德拉科沉默了一会儿,忿忿地扭过头,咬着牙说道:“从一开始我就不想听这条命令,那个泥——”

“你敢把它说完试试?”

“——我为什么不敢?”他哼了一声,到底还是没有继续往下说,“我不想和你握手,这是个错误。”

“你只是觉得害羞而已,因为刚才我碰到了你。”

“闭嘴!”

哈利一瞬不瞬地盯着德拉科的脸,他灰蓝的眼睛像点了星星般明亮。他低笑出声,说道:“现在不怕地震了吗?”

“见鬼,我就没有怕过。”德拉科吸了吸鼻子,慢吞吞地挪过来,将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睡觉了,波特。”

他定定地望着他,看着他在他面前毫无防备地合上了眼皮,浅浅的呼吸近在咫尺。他放在他手臂上的手是一种沉沉的负担,他加给自己的负担,温柔深重,紧紧密密缝进魂与肉。

哈利将手臂抽了出来,握住他的柔软光滑的手指,轻轻闭上了眼。

*

“拉文克劳学院减员1人。幸存人数27人。”

哈利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昏昏沉沉的,像是浸在灰蒙蒙的雨里,视线所及之处尽是湿淋淋的交错树木和黑色的栅栏。一个影子在视线的角落晃动,如同夏日跳动的电视线……他努力想撑开眼皮,却如同挣扎在水中,使不上力……拉文克劳……减员……幸存人数……

哈利猛地惊醒了,喘着气,瞪着自己的头顶。此时天空依然一片昏黑,只剩下了零散几颗星星。一块深紫灰色的乌云遮住了大片的星空,如同漂浮在半空的大陆。

怎么回事……心跳好快,这是……怎么了?

他下意识动了动手臂,却发现自己正握着一个温软的物体,扭过头就看见了一张在眼前放大的脸。德拉科侧身面对着他沉睡着,他们的手握在一起,紧得不分彼此,仿佛本该如此。

哈利的大脑有些痛,他不理解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德拉科会在这儿……而且他们还握着手,哈利试了试,根本抽不出来。

“……马尔福。”他喃喃道,就着和他握着手的状态抬起手臂,伸出指头戳了戳他的脸。是真的。

男孩砸吧着嘴,往他的方向凑了凑,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哈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大脑忽然清醒了。

不……不,他想起来了,他们被莫名其妙关在礼堂里,而且还死了人……德拉科躺在他身边……

不,最重要的是——

——拉文克劳学院减员1人。幸存人数27人。

难道说……难道说……他浑身发冷,试图撑起身,但和罗恩挽着手臂的姿势让这件事变得极为别扭。他用手肘顶了顶罗恩,后者没有反应,他又用力顶了顶,干脆将手抽回来,坐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罗恩、罗恩!”

罗恩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揉着鼻子:“……哈利?”

“快起来,出事了!”他没有直接说明,单手将罗恩拉了起来。后者依然一副迷迷糊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但也将手臂从纳威的胳膊下拉了出来,活动着过分酸痛的肌肉。

哈利用了点力掰开了德拉科的手,这也让对方醒了过来。他边揉着眼边说着什么,似乎想骂人,但看到罗恩和哈利的表情后闭上了嘴,扬起眉毛。

“怎么了,格兰芬多们?”他问道,将缠在膝盖上的外衣披在身上,“被噩梦吓得尿裤子了吗?”

“我们小心一点,不要踩到人和面粉,去拉文克劳那儿看一看。”哈利低声说道。

“拉文克劳怎么了?”罗恩问道,他还没有完全清醒。

“过去就知道了。希望是我幻听了……”

他们小心翼翼地从男女生床铺的中间穿过,走过了格兰芬多的床位,然后是赫奇帕奇……当他们路过赫奇帕奇的奥利弗时,罗恩忽然停住了脚步,一下子抓住了哈利的手臂。然后他后退了一步,后脚跟踩在了德拉科的脚趾上,痛得他叫了一声。

“搞什么,韦斯莱——”他拖长的尾音蓦然变强了,又忽然消失,像被冒冒失失地按下了暂停键,突兀而生硬。

他们的目光牢牢锁定在那个男孩的身上,仿佛有两把长剑从后脑贯穿眼球将他们钉在了那儿,动弹不得。哈利的喉咙涌上了一种又冷又热的恶心感,交替着折磨他紧缩而脆弱的胃,这使得罗恩的手抓得都没那么痛了。

清冷的月光照拂着每个人的脸庞,将白的红的黑的都映得一般颓唐。离他们的腿不远的地方,凯文的脖子上插着一把铁质餐刀,几乎把半个喉咙都割开了。颈大动脉涌出的血染湿了他的半张脸,领口、胸口和上臂的衬衫,身下的帘子,旁边迈克尔的衣服。尚未干涸的血依然在往下渗,在月光下宛若铁色的冰冷河流。他的口中塞着一团布,双眼无神地瞪着——哈利下意识地觉得在瞪着自己——瞪着每一个参观他的死状的人,这个扭曲的、诡谲的世界,以他最后的绝望方式。

但最令人感到恐惧的并不是他凄惨的死状,而是放在他胸口的那张羊皮纸——沾着狰狞的血,上面同样狰狞的字清晰可辨,如同张牙舞爪的古怪树枝,生长在盛夏的雷雨中,树叶上的雨滴是一簇簇一点点的血花:

只有杀人才能逃离这里。

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啊。他听见自己的灵魂轻轻叹了一声,然后坠地。如同隆冬的果实。

不。不。他喃喃着,向前跨了一步,但手肘马上被人死死钳制了。不,不……不是的,不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哈利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听不见周围的声音,眼中只有那片血淋淋的景象。似乎有人在耳边尖叫,有人大声喊着什么,纷杂凌乱,仿佛克利切潮湿的小柜子里那些发锈腥贵的银器和徽章,翻动时叮当叮当响,银灰和灰黄的光倒腾来倒腾去……他听不见,辨不清,他希望自己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鼻子、没有五脏六腑……他宁愿不知道这一切,这样就不会为此疼痛窒息,他宁愿被斯内普罚五百次禁闭都不想看到这一幕。

为什么……到底是谁……?

无论是谁……他要为他们报仇。长久的怔忡之后,这个念头浮了上来,一点都不突然。他要找出凶手……他要把他碎尸万段,让他付出代价……虽然死去的人和他并不熟悉,他们甚至没说过几句话,但他发誓要让罪魁祸首付出代价……

哈利猛地挣扎起来,身边的人几乎抓不住他。他愤怒地叫嚣着,但哈利听不见,他的眼中只有血,只有痛……

“冷静,哈利……”

“冷静一点……”

“快拦住他!”

“你他妈给我听人说话,波特!”

一个尖利的声音刺入了他的大脑,将所有血色的幻觉生生震散,如同子弹在玻璃窗上打了一个洞,裂纹沿着洞口四处散去,互相碰撞。他僵在原地一动不动,晃了晃脑袋,眼前的一切重新恢复了正常。所有人都已经站了起来,齐齐地立着,木木地看着他和死去的凯文。

过了一会儿,赫敏颤抖的声音响起来:“所有同学……请检查一遍自己周围的面粉,看看有没有出现脚印。”

四周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脚步声,并不响,因为没有人说话反而显得尤为压抑,如同幕布后灰沉沉的回音。

哈利僵硬地扭过头,旁边的罗恩和德拉科正惨白着脸看着他,他们一人抓着他的一只胳膊,似乎害怕他再次发疯。

“……抱歉。”他低声说道。

“没什么……哈利。”罗恩摇摇头,垂下头。

德拉科没有说话,但他按着哈利手臂的力度格外大。

“没有?真的没有?”赫敏有些尖锐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哈利朝她看去,后者不停地抓着自己的褐色卷发,几乎要把下唇咬破了。

“是的,没有发现脚印。一个都没有。”厄尼肯定地说道。他的手指握得很紧。

“那也就是说……”帕德玛接过了话头,她环视着四周,冷静的语句如同刀片割开了血管,“……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这不可能!我们都挽着手——”赫敏说道。

“也许有人悄悄挣脱了,大家睡着了没有发现。”帕德玛的语气依然很冷静。

这时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赫奇帕奇的梅根·琼斯后退了一步,她的鞋后跟踩在了那白花花的面粉上,这让她微微险些滑倒。她不停地抓着自己的脸,把脸颊挠得红彤彤的,眼睛睁得很大。

“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她不停地自言自语着,甚至有些神经质了,旁边的汉娜伸手去握她的手臂,她如同受惊的小鹿般甩开了。

“够了,真是够了!死人……又是死人……是谁,谁是凶手,自己站出来!”她的声音忽低忽高,又尖又细,带着一种幽灵般的恍惚感,仿佛一张随风吹散的纸片。

“冷静一下,梅根——”

“我要出去,我要离开这里!”

“梅根——”

汉娜上前想要阻拦她,却被她推了个踉跄。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梅根已经跑到了门边,她疯狂地摇晃着门把手,厄尼大喊着追了上去。可还没等他跑到她跟前,那扇沉重而庞大的门竟吱呀一声晃开了,冷银色的光从门缝里泻进来,仿佛打翻了一桶水。

梅根冲出了门外,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怎么回事?”几秒钟后,安东尼说道,他的声音也变得很刺耳,“不是说门是锁着的吗?”

“一、一开始的确是锁着的,没有错……”西莫小声说道,不敢看安东尼的眼睛。

“哦,我知道了!”泰瑞忽然尖叫起来,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一定是这样,对不对?一定是这样!你们都看见了——你们也看见了!”

“你在说什么,泰瑞?”赫敏问道。

“‘只有杀人才能逃离这里’,这张纸上写的,你们都看见了!因为有人死了,所以门打开了!就是这样!”他怪叫了一声,后退了一步,扭了扭头,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大家,干笑着说道,“怎么了,都看着我……你们不走吗?快走啊!”

“等等,泰瑞,你别这样——”迈克尔朝他伸出了手,他右边的袖子上沾满了凯文的血,还没有完全干涸,显得有些狼狈。

“哦,一起走吧迈克尔,你之前不是说很想从这里逃出去吗?你不是说逃出去以后一定要去找金妮吗?”泰瑞拽住了他的手,将他往外拖了一步,迈克尔的表情非常僵硬,他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一起走吧,快走!门终于打开了,你可以去见金妮了!”

他使劲拖拽着迈克尔往外走,后者显得很为难,神情尴尬。但哈利相信他的内心的确向往着逃离,否则泰瑞也没有办法这么轻松地将他带出去。

他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泰瑞和迈克尔奔向大门,和从外面回来的厄尼撞了个满怀。泰瑞狠狠地推开了他,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门外,走廊里回荡着他诡异的大笑声。

厄尼在地上愣愣地坐了一会儿,撑了好几次都没能把自己撑起来。他好不容易站起身,快步跑回了人群中,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找到梅根了吗?”赫敏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

厄尼马上显得垂头丧气,他懊恼地抓了抓他的额发:“没有,她好像跑到楼上去了。我从没见她跑那么快过。”

“泰瑞和迈克尔离开了。”帕德玛平静地说道,“他们觉得既然门开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停留下去。”

“呃,也有道理,不过——”

“那么我们出去吧!走啊!”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几个男女生带头向大门跑去。紧接着一群人欢呼着乱叫着朝外涌去,仿佛无数被挤压的橡胶鸭子玩具。礼堂里瞬间空出了一大块,只留下几个人面面相觑。

“我——我想我也该走了,不然就追不上贾斯廷他们了。”厄尼不安地跺着脚,丢下这样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礼堂里只剩下了哈利、罗恩、赫敏、德拉科和他的两个跟班。德拉科早就松开了哈利的胳膊,他朝一旁的克拉布、高尔打了个响指,懒洋洋地冲哈利他们挥了挥手,说道:“再会,波特。但愿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活着。当然,那时候就是你死我活了。”

说完他便大笑着带领着克拉布和高尔走出了礼堂。留下哈利三人互相对视。

“嗯——那么,我们也走吧?”罗恩犹豫地看了赫敏和哈利一眼,提议道。

“等一下,我要去个地方。”赫敏忽然说道,匆匆从地上捡起自己的书包甩在背上,哒哒哒快步跑走了。

罗恩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背影,侧过头对哈利小声说道:“我怎么觉得她越来越强势了。”

哈利耸耸肩,不置一词。

*

赫敏匆匆打开了厨房的门,大步走到了墙角的保鲜柜前。她将书包打开放在地上,从最顶上的篮子里抓了一把餐刀扔进书包里,又用之前用空的装面粉的袋子装了一堆黄油面包、袋装牛奶和火腿肠,匆匆塞进书包里。她背上书包,无意间看了一眼墙角,脸色蓦然一变。

赫敏走到墙角蹲下身看了看,又转了一圈,皱起眉。这时门口响起了罗恩的呼唤声:“赫敏,你在里面吗?”

她站起身,抖了抖袍角,快步走向大门:“我出来了,罗恩。”

她最后看了一眼,推开门离开了。

厨房里重新陷入了一片寂静,如同埋没在沉默的时光寂地。过了几分钟,厨房内部通往赫奇帕奇休息室的门无声地打开了,两个女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吓死我了,幸好没被她发现。”潘西说道,她走到保鲜柜前将门拉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些面包片和牛奶。

“不拿一些餐刀吗?”米里森问道,指了指顶上的那只篮子。

潘西耸耸肩,关上了保鲜柜的门:“这个不带劲,我知道哪里有好玩的。”

“这是违反规则的吧?我记得——”

“没事啦,反正有很多。”她拍了拍米里森厚实的后背,笑了一下,“走了,他们估计都已经出去了。”

潘西和米里森脚步轻快地离开了厨房,重重地关上了门。

又过了几分钟,小门再次打开了,一只苍白而颤抖的手紧紧攥着门扳手。拉文德抱着自己的双臂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牙齿打着颤,嘴唇几乎要被咬破了。

她的额头上插着一把餐刀,随着她踉跄的脚步摇摇晃晃,血不停地从刀刃下流下来,染红了她的鼻梁和脸颊,狰狞可怖。她伸手抹了把脸上的血,却把脸颊抹得更肮脏了,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背,慢慢地在衣服上擦了擦。血从刀柄、脸角上滴下来,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袍子和地面上。

“……得去找他……我……”她喃喃着,晃动着走到了门边,一手按住了门把手。身体像是眩晕了似的忽然向前倾,但她的头却没有撞到门板上——冰冷的餐刀抵住了门,甚至往里面推进了一小寸,伸出了更多的血。

拉文德抽气了一声,用力拽开门,慢慢地走了出去。

[ 所有人已离开礼堂,幸存人数27人 ]
————————

第一部分结束。铺垫结束,一切刚刚开始。

评论(17)
热度(23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