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09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2F·MADNESS】
09

几分钟前,西莫、迪安和纳威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走着,他们谁都没有说话。迪安打了个哈欠,似乎还有点困。这也难怪,现在是凌晨三点,平时这个时候他们还在睡觉,可现在他们却不得不踏上了逃亡之路。

是的,逃亡。纳威觉得这个形容词很合适。他们从那黑暗的噩梦中逃出来,他现在还觉得自己像是发了场高烧,那些血淋淋的死亡都是梦中的假影。他假装这一切不是真的,假装它们都只是自己的幻想,一场神志不清的灾难,而他现在已经逃出来了——和他的朋友们走在走廊上,他们终究会逃出去的。

——只有杀人才能逃离这里。

不,才不是。这都是无稽之谈,他要是相信才是真的中计了。

“怎么一路上都没遇到人。”迪安说道,“其他人都去哪儿了?”

西莫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看见安东尼上了三楼。”纳威说道。这个名字似乎触动了西莫的某根神经,他的耳朵动了动,又看了迪安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迪安又打了个哈欠,揉了揉鼻子说道:“我们回寝室休息一会儿吧?我好想睡觉——”

“你现在还有心情睡觉?”西莫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呃……凌晨三点。”

“刚刚死了一个人,现在你就想睡觉?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这件事我们也管不了,不是吗?这种事难道不应该让老师来处理吗?”迪安说道,“我们能做什么?”

他们安静了。过了几分钟,他们的脚步停在了那片废墟前。

“我的天哪……这到底是什么?”迪安捂住了嘴。

“这么大的动静,难道邓布利多都没有发现吗?”

他们呆呆地望着那在缝隙间闪耀的星辰,它们一张一合,如同恶魔的唇齿吞噬着灼痛的呼吸。他们被逼入了窒闷的深渊。

“还是……先上去吧?我觉得跳过去应该没问题。”过了一会儿,迪安打破了寂静。没等他们回应,他率先走过一片狼藉的地面跃上了那节断掉的台阶,哒哒哒跑上了拐角的平台,朝他们挥着手。西莫一脸阴沉地跳了上去,无视了迪安的视线。

当纳威小心翼翼地爬上楼梯时,他正好听见他的两个朋友吵得不可开交,两人似乎依然在争论凯文的死。

“刚刚起床的时候我发现你没有和我挽着手,迪安。”

“大概是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挣开了吧,我的睡相一直不是很好。怎么了?”

“不只是这个,你和安东尼也没有挽着手。”西莫的语气变得更严肃了。

“哎,安东尼看起来那么凶狠,我哪里敢和他挽着手啊?”迪安抱怨道,他抬起头就被西莫阴鸷的表情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心下想到了什么,反手压住扶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喂……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西莫只是看着他,没有回答。

“不是吧西莫,你觉得是我杀了凯文?”迪安瞪着他,几乎不敢置信,“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我——我也不想这样,”西莫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但是——你知道,我可不想被困在这里。我爸妈很关心我,我很爱他们,我前天刚给他们寄过信……”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迪安打断了他。

“我是说我想出去,我不想死在这儿,你知道吗?从昨天早上开始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会发生什么——然后它们就发生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看起来毫无危机感,如果那张纸上的东西是真的,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那张纸是一堆垃圾,西莫。”

西莫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谁知道呢。你之前也找到那张纸了,不是吗?”

“什么?”

“你在礼堂的窗户旁边也找到了一张写着红字的羊皮纸,我看见了!你把它塞进了口袋里——”

“够了,我讨厌你这种语气,西莫!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可能会杀人?”迪安依然试图对他微笑,但西莫并没有回应。他原地踱着步,似乎有些魔怔了。

“我也以为我了解大家,”他说道,“我以为没有人会杀人。”

“可是——”迪安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什么,他又后退了一步,怔怔地望着变得越来越陌生的好友。

一个星期前他们还在讨论魁地奇球赛和斯内普布置的作业,还在讨论自己未来的计划,西莫说以后想在霍格莫德开一家冰淇淋店,迪安说如果真的成了他一定要去蹭吃蹭喝。他们一起吐槽过乌姆里奇的语调、邓布利多的穿衣风格和特里劳妮的故弄玄虚,西莫特别同情哈利,因为他每节课都要被特里劳妮纠缠。

在他们的寝室里,哈利和罗恩是最要好的,他和西莫是最要好的。虽然他们私底下经常暗自竞争,但他们的确是最关心对方的人。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仅仅一天,所有的情谊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

但迪安知道是发生过的。他被陌生人怀疑时不会感到这么痛。

“嘿,听着,西莫,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想出去,但着急是没有用的。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天亮以后再出来找线索。”他耐心地安慰道,试图让他的好友冷静下来。但似乎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西莫依然焦急地踱着步,他来回走了几圈,忽然定下来,朝着迪安走去。迪安不知为何从那不迫的脚步声中读出了一丝胁迫,像是含住了一口毒药,烂掉舌头和牙齿。他向后退去,然后背过身跑上楼梯。他疯狂地跑着,从未跑得这样快,而通往三楼的楼梯也从未显得如此漫长。

留在礼堂里是一种折磨。这又是另一种,来得更为唐突和剧烈。他害怕起来——死人都没让他感到如此害怕。他怎么就能天真地觉得逃出去以后就结束了?这只是一个开始,一个不好的开始,不会有终结。

西莫认为自己是凶手,他相信了那些话。该死,他是不是想说如果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那必须是他?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他跑到了过道里,因为身体过度前倾而重重摔在地上,颧骨撞击冰冷的地面,身体内部的血却热起来,咕噜咕噜冒着气。

“迪安!”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有点遥远,身后的脚步声渐渐响起来。迪安深吸了一口气,撑起身站起来,刚站稳就对上了一双纯黑色的圆溜溜的眼,映着银光。然后他意识到那不是一双眼睛,而是八只。

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八眼蜘蛛,几乎挤满了整条孤独的走廊。

西莫和纳威赶到哪儿时,看见的就是喀喇喀喇爬动的巨型蜘蛛和胸口被一只蜘蛛腿贯穿的迪安。他的手紧紧抓着那巨大的、带着倒刺的蜘蛛腿,脖子朝着一个方向扭曲,青筋暴突。血浸透了他的袍子和衬衫。

巨型蜘蛛用力一甩蜘蛛腿便把迪安挥了出去,刀刃般的腿在抽离他的身体时带出了大蓬的血,淋在西莫和纳威的脸上。他们连忙接住了他的身体,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尖叫声,两人转过头,帕德玛和曼蒂一脸震惊地指着他们。

她们转身就跑,楼梯下响起了重重的两声落地,渐渐远去了。

西莫张了张口,说不出话。尚且温热的血黏在脸颊上像是某种污浊的雨痕,渐渐变得干冷。他低下头,迪安胸口的空洞将他吸了进去,他被抽干了气,放光了血,死了一万次。

他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他不明白,此时的自己和之前的自己似乎不是同一个人。他被生生切开了黑白两半,黑的一半叫着快逃、快逃,白的一半默默地哭泣着,不止的眼泪流过颤抖的脸。

纳威拉了一把他的胳膊,他踉跄着躲开了蜘蛛的一次进攻,但迪安流血的身体却从他怀里滑了下去,离他越来越远……蜘蛛再次朝他们爬来,眼看就要碾过迪安的身体……

“不!”他失声大吼,浑身发抖,猛地向前扑去。这都是他的错,他把自己的朋友逼入了死路……他是个混蛋,他应该被碎尸万段,可就算他死了也改变不了这一切……

纳威从旁边扑上来想要帮他,但西莫用力地推开了他,使他摔倒在地。他用力拖着迪安的身体,将他从蜘蛛腿下拖了出来。

他们跌跌撞撞地往楼下跑去,西莫因为抱着迪安的缘故走得格外拖沓别扭,一不留神就跌了一跤,浑身的骨骼都在作痛。但他的双手依然死死箍着迪安的身体,大蜘蛛沉重的腿从他背上压过,势如破竹地往前爬去。西莫向前挪了挪身子,他想要看见他的眼,他想起他最后对他说的话是全然的不信任……他怎么就这么傻?……凯文是谁杀的都无所谓了,他杀了他的朋友。

“迪安,迪安……”他不停地喃喃着,试图用脏污的手去触碰他的脸,但迪安倒在楼梯上的身体又往下滑了一格,错过了他的手。

“西莫……”他血肉模糊的胸口似乎动了动,西莫马上扒着扶手栅栏凑上前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我在,迪安。”

“我真的……没有杀人。”

“我知道,我相信你,我知道。”他忙不迭说着,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但说什么又有什么不同呢?

迪安似乎是笑了一下,但嘴角一动就牵动了伤口,所以这个笑容带着痛苦:“把真凶找出来,西莫……让我们变成这样的……真凶。然后……”

他吃力地侧过头,眼中的光芒渐渐陷下去,瞳孔浮肿。西莫紧紧握着他的手,不停地摇着头。

“然后……活下去。”

*

二楼,魔法史教室。

“就是这儿,我上次听他们说这里有好玩的东西。”潘西推开的讲台旁的一只大柜子的第二层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黑漆漆的铁质器具。

那是一个古怪的装置,潘西和米里森以前都没有见过。它的上部分用几根长度不同的铁管组成,下部分是一个小小的铁盒子,盒子旁边有一条绑着许多小铁柱的布料。

两人拿着它摆弄了半天,也不知道这玩意儿该怎么操作、有什么作用。米里森拿着它在墙壁上敲了敲,说随便拿根铁管都比这杀伤力大。

“这就是你说的好东西?”她嘲笑道,“你到底是从哪里听到的?”

“闭嘴,少说风凉话。”潘西瞪了她一眼,有些不服气,“真是的,麻瓜的东西就是这么麻烦,一点都不好用。真想把魔杖拿回来。”

“结束以后就能拿回来了。”米里森耸耸肩,她也凑上去帮着潘西一起摆弄这个古怪的器具,她们将它从上翻到下,从前翻到后,米里森拨弄着它挂在旁边的那一个个小铁柱——也许不是铁,她也不清楚是什么,握在手里有些沉重,它们的顶端是圆锥形的,光滑而有光泽。米里森玩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了,又去打量那几根细细的铁管。她眯起一只眼往里面望,黑洞洞的一片,似乎有一瞬间的金属光辉。

“咦,这个好像可以动。”旁边传来了潘西的声音,米里森正想抬头去看,她忽然听到了“咔”的金属转动的细微声响,有什么东西疾速飞了出来,通过了她薄弱的眼窝和坚硬的颅脑,在无数血管、神经与脑回中凿出了一条收缩的血路,落在了身后的地面上。

当,当。清脆的金属声。

潘西呆呆地看着米里森的身体向后倒去,她的右眼成了一个大窟窿,血裹着一些碎片不停地往外流。她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器具,前一分钟她还在嘲笑它的繁琐无用,可现在她只想把它扔出去。

她张了张嘴,喉咙被浓腻腥酸的物质填满了,一时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最后她干呕了一声,尖叫着跑出了教室。

——————

潘西拿的东西是轻机枪(。)

评论(18)
热度(21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