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13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3F·DOUBT】
13

潘西在离开魔法史教室后径直跑上了三楼。她并不知道自己此时到底在哪儿,又想去哪儿……思绪如同一团凝固的血块,沉重得像手中冰冷腥臭的武器。她紧紧地抱着它,那凹凸起伏的钢铁外型硌着她的肋骨,但她丝毫未觉。

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潘西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东西出错了。她好奇地打开了一个潘多拉宝盒,放出了钢铁的魔鬼。第一个被魔鬼杀死的是她的朋友,第二个被杀死的会是谁?……也许是她自己。想到这儿,潘西心头一颤,但却把它抱得更紧了一些。

就算是魔鬼,也必须是能为她所控的魔鬼……决不能把它交给别人。这是她的武器,虽然和她想得不太一样——太过带劲了一些——但它的威力确实让她很满意……

她跑过三楼长长的走廊,拐角处似乎有一个身影在闪动,潘西想也不想就举起了手中的轻机枪,食指按在了扳机上。

“喂,等一下!”那人喊道,举起了双手,“你这是玩疯了吗,潘西?”

潘西看清了那人的面孔,松了口气放下机枪,靠在墙边。

“抱歉,我以为是别人。”她说道。

“就算是别人,你这么做也是违反规则的。”布雷斯皱起眉,“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魔法史教室。”潘西回答道,说出这个地方的时候她的内心抽痛了一下,但比她预先设想的要轻松得多,“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先看看情况,”布雷斯说道,他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喂潘西,别告诉我你已经——”

“我已经违规了。但那又怎么样?”

“你是不是杀人了?”站在布雷斯背后的诺特忽然问道。潘西的脸顿时一白,手指下意识按住了把柄。

“不是吧,你真的……?”

“那不管你的事!”她尖声打断了布雷斯的话,表情有些凶狠,“做好你们自己的事,别指手画脚的!”

“嘿,你怎么说话的呢?”布雷斯还在试图劝阻,诺特已经上前了一步,将手伸向她:

“把它放回去,潘西。”

“不,这是我找到的,”潘西后退了一步,将枪口抬了起来,“别阻拦我,西奥多!”

“把它放下,潘西!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布雷斯伸手握住了细长的枪管,把它使劲往下按。潘西握着把柄拼命往后拖,枪管歪到了一边。她的食指颤抖着,在后退的一瞬间勾动了扳机,子弹飞射出来在墙壁上打出了几个洞,弹壳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格啷格啷声。

布雷斯瞬间缩回手,后退了一步,一脸震惊地瞪着她。

潘西看看墙上的弹孔,又看看他,脸色发白。她拎着机枪绕过他们,快速跑上了四楼。

布雷斯和诺特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他们面面相觑,布雷斯张了张口,有些犹豫:“她……这是怎么了?”

“被影响了,”诺特说道,“她会把自己害死的。”

“那该怎么办?”布雷斯眉头皱得更深了。

“先管好自己吧。”诺特意味深长地说道,“有人恐怕要开始行动了。”

“嗯……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她还拿到了武器呢,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你刚才说她会把自己害死的。”

“那是因为她不遵守规则。”诺特摇摇头,迈开步子继续往楼上走,“别想那么多了。”

布雷斯只好跟着他走上了通往四楼的楼梯。在他们消失在楼梯拐角后,三楼楼梯旁的教室里闪出了一个人影。他盯着空荡荡的楼梯间看了一会儿,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你也听见了吧?”

“听见什么?”

“就是刚刚的枪声。”他们循着声源一路跑到了楼梯口,哈利喘了口气,沿着墙打着转,他的手指在墙壁上不停地上下抚摸着,最后落在了一块小小的凹陷上,“你找找看这附近有没有弹壳,马尔福。”

“那就是枪声?”德拉科弯着腰在墙角找了一会儿,捡起了一枚弹壳,“还真的找到了,波特。”

“看吧,我说了那是枪声。”

“哦,我还是觉得‘枪’这个词很奇怪。”德拉科捏着弹壳的顶部和底部,放在眼前观察着,“好像和之前那一枚是一样的,波特。”

“再奇怪也没有你的名字奇怪。”哈利伸手要去拿德拉科手中的弹壳,后者却一下子将它握入了掌心,拧着眉看着他。

“你说什么,波特?你说谁的名字奇怪?”他逼近了一步,哈利讪笑着后退,目光却无法从他的脸上移开。他不知道惹德拉科生气也是一件这么有趣的事情。

“不奇怪吗?你看,德拉科——德拉科·马尔福——”

“闭嘴波特,别念我的名字。”

“把弹壳拿过来,德拉科。”

“波特!”他愤怒地嚷嚷着,哈利抓住了他向后藏的手,将那枚子弹从他汗湿的手心取了出来,和之前的那两枚进行比对。

“确实是一样的。看起来那个人上楼了,我们暂时还不用考虑和他碰面。对了德拉科,如果遇到有枪的对手,而你没有枪的话,逃跑是最好的选择。”

“我说过了别叫我德拉科!”

“作为补偿,你可以叫我哈利。”哈利眨眨眼,笑着说道。

“不,疤头。”德拉科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缝,斩钉截铁地说道。

哈利翻了个白眼,心想他们还是赶快开始干正事吧。

*

“我知道了,帕德玛,他们——他们在寻找武器!”

三楼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办公室外,曼蒂和帕德玛正小心翼翼地挤在窄窄的门缝后盯着办公室里的两个男孩。

已经是早晨八点,天完全亮了,微有些潮湿的空气浸泡着白白的太阳,泡得他们发尖发白。男孩们几乎将整个房间翻了个遍,所有的柜子都被打开了,就连地毯、窗帘和花瓶也没放过。帕德玛看见德拉科用哈利的那把小刀用力撬开了一只上锁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黑糊糊的长颈瓶装着的药水。

“我猜这是斯内普藏起来的有趣的小玩意儿,想不想试试看?”他对哈利这样说道。

“滚,德拉科。”

“我觉得下毒这个方法不错,不用亲自动手。”

“真棒,到时候你来喂?”

“你来,波特。冒险这种事你最擅长。”

“算了吧,我们再找找还有没有别的……”

见他们快要出来了,帕德玛和曼蒂连忙躲进了旁边的一个盥洗室里。她们都没有吃早餐,曼蒂往旁边的圆镜上照了照,她眼周发青,头发乱糟糟地团在颈侧,嘴唇是浮肿的淡粉红,像是泡了一天的鲤鱼的肚皮。

“马尔福想给别人下毒。”她说道,“你觉得会是谁?”

“重点不在于是谁。听起来哈利也不是很反对这个主意。”帕德玛说道,她下意识抓紧了口袋里的那个东西。

“哦,对,他居然会和马尔福呆在一起!那时候在餐厅里我就觉得不对劲,说不定他们早就商量好了。”曼蒂压低了声音,“他们在到处找武器,我们也得快点行动了。不然说不定到时候……”

帕德玛沉默了一会儿,转过了头:“你一开始还不相信我的说法呢,曼蒂。”

“哦,抱歉——在看到托马斯的状况后还有什么好不相信的?他们真的动手了,我可不想死掉!”曼蒂尖叫起来,帕德玛连忙捂住了她的嘴,看了一眼门口。

“轻一点!要是被他们听见了,下一个就是我们了!”帕德玛低声警告道。

“知——知道了,对不起……”曼蒂的语气软了下去,她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竟是哭了起来,“对不起——我——我受够了,我讨厌这样,帕德玛……我不想死,我还想——我还想回家……”

她的声音到后面越来越轻了,抽抽搭搭地粘糊在一块儿听不清楚。帕德玛无端地想起了她们夏天能在霍格莫德买到的一种雪饼,上面点缀着最喜欢的草莓、巧克力和奶油,混合在一起有一种奇妙的口感。

她还能吃到这种雪饼吗?她不知道,她从来没有这么想吃一种食物,想吃到胃都要绞痛了,口干舌燥。

她叹了口气,扶着曼蒂蹲下来,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低声安慰着:

“我们会逃出去的,我们肯定可以的,曼蒂,别怕……”

女孩还是哭着,她的眼泪滚烫地打湿了她们的袍子。帕德玛耐心地安慰着她,她的内心生出了一种轻飘飘的优越感——瞧,她表现得多好,在这样残酷的情况下她没有掉一滴眼泪,高瞻远目,保护了她软弱的朋友……她是一个多么坚强的女孩,她有能力在这里活下去,她一定会活下去,活到最后。

帕德玛微微地笑了,低下头继续安慰曼蒂。她喜欢这种被依附的感觉,她对责任甘之如饴。在家里她也是倍受期待的那一个,而她没有辜负过任何人的期待。

“好了,曼蒂。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我们会一起逃出去的。”她说道,此时又对朋友的退缩产生了一丝厌倦。

哦,她会承担这一切,让她看见她有多么强大、多么完美。她只需要做她的陪衬就好。

*

三楼,中午十一点半。

“那两个女生还在跟着我们。”

他们的午餐依然是黄油面包和牛奶,而且面包的口感比早上更差了,像是在嚼一团塑胶。哈利无视了德拉科扭曲的表情,他才懒得管他吃不吃得习惯。

“噢,我觉得有必要去问问她们原因。”哈利说着就要起身,德拉科手疾眼快地把他拽了回来,用力按在了椅面上。

“坐在这里别动,格兰芬多。”他讥讽道,“别这么急着去送死,我都还没动手呢。”

“你觉得她们想暗算我们?”哈利敏锐地抓住了他话中的重点。

“除了这个原因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跟踪我们这么久。”

“可是——我们明明没做什么。”哈利皱起眉。

“我是杀人犯,波特。”德拉科斜了他一眼。

“……你能别提这件事了吗?”

“而且,她们肯定觉得我们在搜罗武器准备杀人。”他补充了一句,表情变得凝重了一些。

“啊?怎么——”

“这么想很正常,谁会知道我们是想去杀那只大蜘蛛?”

“——那就更需要和她们解释清楚了。”哈利又想站起来,这次德拉科提前预判了他的动作,直接按着他的头把他压了回去。

“别给我多事,波特!”

“这叫多事?有误会不应该说清楚吗?”哈利的音量盖过了他,德拉科瞪着他,似乎很想把面包整个塞进他嘴里去。

“你以为她们会相信吗?只要武器在你手里,别人的怀疑就不会停止,这里不存在真正的信任!你能不能安分一点?”

“哦,看起来你有更好的主意。”哈利气呼呼地说道。

“没有,”德拉科很干脆地承认道,“不过,我建议我们先下手为强……”

“什么先下手为强?”哈利没听懂。

德拉科没有说话,只是神秘兮兮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随即被哈利用力打了一下背,险些背过气去。

“波特!”他正想继续骂人,地面忽然猛烈震动起来,教室里的黑板、柜子和桌椅都在疯狂地晃动,有几张椅子翻倒在地发出刺耳的声响。哈利紧紧抓住桌子使自己不至于倒下去,他刚松了一口气,第二阵震动再次传来,他似乎听见了什么东西轰然破碎的巨响,令人心惊胆战。

这次哈利没做好准备,一下子扑到了德拉科身上,连带着他一起滚下椅子摔在地上,后背和大腿重重地磕在了桌腿上。

地面依然在震颤,桌子吱呀吱呀摇晃着,一张椅子倒在了哈利的腿上,他使劲将它蹬开了,听着它疾速撞向墙面发出令人快慰的响声。他紧紧抱着德拉科的身体,他不知道他所触碰着的是什么,整个人似乎倒了过来,耳朵和呼吸都被飞尘与剧震填满,波浪上上下下将他切分成或宽或窄的无数片。他用嘴唇碰见了一块月亮地,刺目而茫然,将眼泪从脸颊分离开来。

这次地震比起上一次要有存在感得多。至少在它结束后的三分钟内哈利都处于发懵的状态,耳鸣严重,德拉科推了他好几次都没有反应。

“从我身上滚下去,波特!”男孩拍了拍他的脸,用力捏了几下,哈利终于渐渐回过神来,松开了缠在他腰上的手。

他们的衣服上都沾满了灰白的尘土,满是褶皱,凌乱不堪。哈利揉了揉疼痛的腿和背,慢慢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你去哪儿,波特?”德拉科在背后问道。

哈利没有回答,他怔怔地站在走廊上,望着那一块新出现的空缺。

“喂,波特——”男孩的声音突兀地消失了,哈利知道他也看见了。

原来是盥洗室的地方此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半块大理石地面和支棱在空中的墙垣,几块水龙头的碎片横七竖八地躺在走廊上,黑洞洞的内里直直地对着他们。

但这并不是最令人震惊的,哈利可以肯定他看见了一只巨大的褐色眼睛从破碎的空隙中一闪而过。

那到底是什么?他开始动摇了,内心涌上一股难以克制的恐惧,几乎像瘟疫扩散至全身的每个细胞。为什么它要一次一次破坏城堡,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哈利可以想象再这样下去他们最后的处境——被逼得无处可躲,最后一同挤在狭小的空间里遭遇最后的毁灭。

这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是吗……?

走廊上传来了一阵砖瓦碎石滚动的声音,帕德玛和曼蒂从墙角走了出来。两个女孩看起来都脸色惨白,曼蒂浑身都在颤抖,似乎走一步已经耗光了她所有的勇气。

哈利顿了顿,朝她们走去。女孩们马上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他,曼蒂躲到了帕德玛背后,只露出一双眼。

当他和帕德玛之间的距离只剩下十五米时,后者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小刀指着他,尖声喊道:“站住,别过来!”

哈利马上停止了脚步,远远地看着她。

“抱歉,但我没有恶意。”他说道。

帕德玛依然是一副极度不信任的表情,她用力地咬着下嘴唇,似乎要把唇片咬破了。

“离开这里,波特。”她高声说道,“马上离开!”

“凭什么?”背后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德拉科抄着手走到了哈利身边,“谁该离开还说不定呢,跟踪了我们一路的小姐。”

——————
对了章节名我都是临时随便起的,以后可能会改()其实我很不会起标题

评论(8)
热度(18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