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14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3F·DOUBT】
14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波特,马尔福!你们想谋杀谁,嗯?”帕德玛厉声喊道,刀尖在颤抖。

哈利一愣,又慢慢露出一个笑容。他朝她走近了一步,女孩马上尖叫起来。

“我说了别过来,波特!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哦?我倒是很好奇你会怎么不客气。”德拉科扬起眉,冷哼了一声。

哈利用手肘暗暗顶了顶他的手臂,又看向帕德玛,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变得轻快一些:“你们误会了,我们没有想杀人。我们只是想去对付那只大蜘蛛,真的。”

帕德玛晃了晃脑袋,依然怀疑地看着他们,抿着嘴。过了一会儿,她干巴巴地说道:“我不知道什么大蜘蛛,我只知道你们在找武器,想杀死我们。”

“你没有遇到难道就是不存在吗?”

“够了,德拉科!”哈利回身斥责道。德拉科面色一白,扭过头不去看他了。

“抱歉,帕德玛,德拉科不是故意的。但我们绝对没有杀人的想法,你误会了。”哈利解释道。

帕德玛仍有些犹豫,但哈利注意到她手中的刀似乎有下垂的趋势,于是趁热打铁:“我们不应该互相怀疑,帕德玛。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我们剩下的人应该团结起来,一起找到离开的方法。”

这些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帕德玛的表情放松了一些,不过依然没有完全卸下防备:“既然这样,那就把那瓶毒药拿出来。”

哈利还没有反应过来,德拉科已经高声叫起来:“噢,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权力命令我们?你为什么不把你手中的刀子扔掉呢,佩蒂尔小姐?”

“你为什么不闭嘴呢,马尔福?”

“好了,别吵了!”哈利忍无可忍地喊道。他把手伸进了口袋里,德拉科找到那瓶药剂后就交给了他,他记得自己放在这儿。

“别听她的,波特!”德拉科死死按住哈利的手臂不放,冷冷地瞪着帕德玛。

“别阻拦波特,马尔福!”

“少给我指手画脚——”

“都别说了,帕德玛,德拉科!”哈利甩开了德拉科的手,将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他的胸腔像是缺了一块结实的肉,空空地漏进了风,“那瓶药不见了。”

两人马上哑声了,直直地看着他,那目光似乎要在他身上凿出洞来。

“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过了几秒,德拉科先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变调。

“我本来放在口袋里的,现在没有了。”哈利深吸了一口气,他依然有些喘不过气。

“没有了?是真的没有了还是不想拿出来?”帕德玛反应过来后尖刻地问道,她笑了一声,表情重新变得极为冷淡,“你也不用解释了波特,我知道你的态度……看看你现在和什么人混在一起,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别拐弯抹角地骂人,你觉得自己有多高尚?”德拉科直直地顶了回去,“就允许你们带着刀,不允许我们有毒药?”

“你们也有刀,别以为我不知道!”

哈利还想再说些什么缓和气氛,这时那间被破坏的盥洗室的天花板晃动了一瞬,几块砖头落在地上砰然砸碎,飞溅的石屑洒在了他们脚边。这终于挑断了最后一根紧绷的弦,帕德玛看了他们一眼,拉着曼蒂快步跑开了。

哈利在原地呆站了一会儿,慢慢地走向那间破碎的盥洗室。还有一只断了半边的水龙头正在极有毅力继续喷水,水花打湿了大片大片的碎砖瓦,潮湿而寒冷的气息在寂静之中蒸腾。

哈利在那断层边缘蹲了下来,遥遥地向外头的天空望去。德拉科紧跟在他的背后,低头看着他蓬松的黑发,以及发梢被照亮的一层灰尘。不知为何他产生了一种坠落的错觉,仿佛他们正站在悬崖边缘,他拽着他不停下落、下落,落进深谷里……原来这个世界可以这么深、这么黑暗,什么也看不见,没有尽头……

太黑了、太绝望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感受到这些……他紧拽着他的手,至始至终都在无声地哭泣。

“这是桃金娘的盥洗室。”哈利的声音将他思绪从危险的边界拉了回来,德拉科连忙看向他,后者已经站了起来。

“桃金娘?”他皱了下眉,哈利却走开了,回到了他们原先呆着的教室里,“喂,波特,你去干什么?”

哈利没有回答他。当德拉科走进教室里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弯着腰四处寻找着什么。汗水从他的额头滴下来,他拨开了挡在面前的桌椅,执意在灰尘弥漫的尘土中钻来钻去。

“你在找什么?回答我,波特!”德拉科大步走去拉住了哈利的袖子,后者挥开了他,将掀起的袖子扯下去,一言不发。

他的侧脸很冷,德拉科无由来地觉得胸口窒闷,一口气堵在喉咙中不上不下,灼烧着他的神经末梢。他很想就这样扭头离开,很想告诉他别甩脸色给我看,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哈利·波特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

但他莫名说不出口。他的身体里涌动着陌生的潮水,比夜晚的黑鸦要冷,比海上的灯塔要亮,比所有的梦都要更深、更狠,像是悬崖上没有终点的坠落。他这才发现自己坠下去了——从某个眼神、某句安慰,心口织起了密密的网,从此坠入深渊。

“如果你在生佩蒂尔的气,那你别对着我发火。我不是你的出气筒,波特。”德拉科强压着声音中的异样大声说道,他打算如果哈利再不理他他就揍他一顿,他不相信他还会无动于衷。

“我没有生她们的气,”哈利终于开口了,但他没有回头,“我在生你的气,德拉科。”

德拉科一瞬间竟感到了一丝庆幸——他还在叫他“德拉科”,这说明他也没有太过于生气。但自己为什么要在意他生不生气?他生气不是更好吗——他开不开心关他什么事?

“我?我怎么了?”

“你很过分。”

“我过分?”德拉科气得笑了,手指一根一根慢慢攥紧,“你给我搞清楚,到底谁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质疑你的人又不是我,你觉得我过分?”

“我们本来可以和帕德玛她们好好谈一谈,但你一直在捣乱。”哈利的语气非常平静,可这却让德拉科有些不安起来,“如果你少说几句也不会变成这样。”

“哦,所以你在怪我,你觉得都是我的错?”他的嗓音尖得不可思议,但他觉得还不够,胃里的酸水几乎要将内壁灼出一个洞来,这种力量应该深深刺痛他——刺痛他想刺痛的那个人,“是她们的怀疑让这一切变成这个样子的,不是我!你到现在还没有想清楚吗波特,你的敌人到底是谁?”

哈利的后脑勺动了动,终于扭过头,正眼看向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德拉科。但她们不是我们的敌人。”

“是啊,只有你不把她们当敌人,谁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德拉科冷笑,“‘看看你现在和什么人混在一起’……你不在意,我可是很记仇的一个人,波特。”

“我告诉过你德拉科,如果所有人都这么想那就完蛋了!你真的觉得和所有人为敌是一件好事吗?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暗算,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人,你真的觉得这样就能走到最后?”哈利蓦然爆发了似的朝他怒吼起来,他将一张椅子推到一边,大步走到另一边,抱着自己的双臂,“如果你一直这样想,那我们就在这里告别吧。我跟你合不来。”

德拉科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他的大脑寂静了两秒,轰的炸开了。

告别……?他说要和自己告别?他怎么敢——他怎么能——为了这些不相信他的人,他要抛弃自己?

德拉科浑身颤抖起来,他紧咬牙关,掌心烫得难以想象。简直无法理解……无法理解,这就是他讨厌他的一个原因,永远站在高处俯视着他,衬得他自私又脆弱……是啊,没错,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可他为什么会在意这种人的想法,真是荒谬、愚蠢、可笑之至!

离开吧,德拉科。现在就离开,别再和他说一句话。他在俯视你……他在嘲笑你,是他的错,你没必要留下来自取其辱……离开吧,他说得对,你跟他合不来。

“……好啊,我明白了。你想的和他们一样,觉得我卑鄙无耻,是不是?我告诉你波特,是,我是个混蛋,但这里所有人都和我一样!你认不清现实,也别想改变我的看法!”他大吼道,微有些喘,脸颊浮上了一层浅浅的红晕。他握了握手指,大步朝哈利走去,用力拽过他的后衣领将他扯到他的面前,从口袋里摸出小刀塞进哈利手中,冷冷地说道,“还给你,波特。希望我们再也不要相见。”

他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往教室大门走去,双手揣在口袋里。他默默地数着自己的脚步,一步,两步,三步……

“我不是认不清现实,德拉科。”当德拉科走到门边时,哈利的声音终于响起了,他将小刀慢慢放在一边,“但这是没有结果的。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你杀了别人。你认为这是对的,是没办法的事……但这只是你为自己找的借口。就算凭借着这种意志活到了最后,那又能得到些什么?你的朋友都死掉了,过去的证明都消失了,你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有什么能证明你曾经存在过?”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目光望着一个很远的地方:“你骗得过所有人,但骗不过自己,德拉科……你有朋友,我也有朋友,我们都不希望他们死去,也不希望其他人白白牺牲……我们要一起活下去,一起见到明天。一个人的胜利根本不是胜利,而是另一种更绝望的折磨。”

他的话语掷地有声,德拉科张了张口,呆呆地看着他。他的牙齿在打架,舌头僵硬得冻住了,一点也不听使唤。他的血液在翻滚,在朝着引力牵引的方向涌去,仿佛地月之间冥冥的潮汐锁定——他将只能用一面对着他,冰冷的一面,温暖的一面,永恒的一面。

眼前晃过一团黑影,然后是啪的一声,那把小刀落在了他的脚边。德拉科低头看着它,哈利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有两个选择,拿着它离开,或者用它杀了我……我能说的就是这么多,我不会改变我的看法。”

德拉科盯着那把刀看了一会儿,蹲下身轻轻将它捡了起来。他拿着它走向他,像是揣着宝物的小偷,心脏因为即将到来的欣喜而砰砰跳动着,胸腔中回响着鼓声,雷声,塌陷的宇宙。

“还有第三种选择。”他说道,将小刀放在了桌面上。声音有点响,但他顾不得了——他紧紧抱住了他,他看见哈利惊愕地瞪大了眼,手忙脚乱似乎要将他推出去。德拉科松开了他,拿起那把刀在手中转着。

“觉得很意外,是不是?”

“有一点点。”哈利摸了摸鼻子,德拉科敏锐地发现他的脖颈涨红了。

“我没有被你说服,但你不应该因为那些人就想把我甩开,”德拉科说道,有些小心眼地偷偷瞟着他,“我知道了,你遇到事情后第一个想的都是把我扔掉,是不是?”

“呃……”

“你对陌生人都比我上心。”

“喂,说够了吧?”哈利有些招架不住了,之前义正言辞的严肃态度一扫而空,他现在只觉得窘迫和不自在,“我哪里对你不上心了?”

“你对我的上心程度也就是分给我难吃的面包和甩给我一把刀子。”

“呃,这个话题可以终止了。”哈利咳了一声,“是这样,其实我之前有件事情想说……是关于桃金娘的盥洗室的。”

“桃金娘的盥洗室?那怎么了?”

“它是密室的入口。”

“密室?!”

哈利不得不浪费了两分钟来和德拉科解释斯莱特林确实把密室设在了女生盥洗室里,虽然后者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当他提出要哈利带他去看看时,他只能遗憾地告诉他那个入口已经被毁掉了。

“这恐怕就是‘它’的目的,”哈利说道,“把一切可能躲藏的地方一个一个毁掉,我们的生存空间会变得越来越小。”

“可是‘它’到底是什么?”

“嗯……下一次我们说不定就能知道了。”哈利不愿多说,他的内心有一个不成形的猜测,但一时无法证实,“我们去别的教室搜一搜吧。”

他还有一个怀疑没有说出口,这也是他刚才想要和德拉科分开的原因之一——那瓶消失的毒药。那瓶毒药消失得莫名其妙,而在此期间只有德拉科一直在他身边,而且他回教室后检查了一遍,并没有找到它,也就是说毒药不是在地震期间遗失的……所以只有德拉科能将它偷走。

哈利虽然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但怎样死依然是一个庄重的问题。他和德拉科做过那样一个决绝的口头承诺——他只能杀死他,他只能被他杀死。可他们都明白,死亡并不是这个约定中最重要的东西。

活着才是。

哈利没有质问他,他不想马上破坏他们刚刚修复的关系。可他不知道德拉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很蹩脚,也让他有种被欺骗的愤怒。

他看向他,德拉科微微眯着眼,舒服地享受着下午的阳光,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是真的没有做这件事,还是在假装给他看?他的拥抱是不是也是假的,只是在伺机杀死他?

他闭了闭眼,只觉得阳光刺眼极了。

——————
一点小科普(来自百度百科):
*潮汐锁定(或同步自转、受俘自转):
发生在重力梯度上,使天体永远以同一面对着另一个天体;例如,月球永远以同一面朝向着地球。
潮汐锁定的天体绕自身的轴旋转一圈要花上绕着同伴公转一圈相同的时间。

评论(13)
热度(19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