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15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3F·DOUBT】
15

哈利和德拉科在其他的教室里又找到了两把匕首,哈利让德拉科从中挑了一把。

“为什么没有更有意思一点的武器?”德拉科把玩着他的新欢,抱怨道,“你跟我说过韦斯莱拿到了一把大刀——”

“是三棱刀,德拉科。”

“那又是什么奇怪的称呼?”男孩瞥了他一眼,那眼神让哈利有些心浮气躁。他躲过了他的目光,故作镇定地解释道:“一种很锋利的军刀,被刺中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真不错,我也想要一把。”

“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

他们走向三楼走廊倒数第三个教室,两人都没有说话。哈利蹑手蹑脚地来到门边,对德拉科点了点头,他快速推开了门,弯下腰闪到讲台后面。德拉科站在门外仔细地观察了一圈教室内的状况,朝他打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哈利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从讲台桌一边站起来,开始检查这间教室的柜子。

德拉科也走进教室,从另一头一个一个地查看桌子的抽屉。他们之前就在一间教室的抽屉里找到了一把匕首,现在它正躺在哈利的口袋里。

他检查完抽屉后便走到了立在墙角的那只破旧的木质大柜子旁,一把拉开了柜门。还没等他看清楚,一团黑影忽然扑了上来,德拉科猝不及防地被按在了地上。

后脑勺的重击令他几乎喘不上气来,他咳了一声,随即便感觉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上了他的额头。德拉科的心脏停跳了一瞬间。

他咽了口口水,压在他身上的那人正用一根长长的形状奇怪的钢管抵着他,灭顶的危机感令他的声带抽搐了似的不听使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种麻瓜武器,看起来有点像铁管,能高速发射出铅或钢制的子弹。

这就是枪,能发射子弹的麻瓜武器……?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一点也不危险……可他就是浑身打颤,肌肉紧绷,大脑一片空白。

“发生什么事了?”听见德拉科弄出的巨大动静后哈利快步往那儿走去,一看清眼前的状况,顿时被吓了一跳。

“——你们在干什么——安东尼?把枪拿开,安东尼!”他的声音到最后变得极为高亢,几乎要从颅脑钻出来似的尖锐。但他丝毫不敢去拉架——安东尼的食指正压在扳机上,一触即发。

“这个疯子想杀我,波特!”德拉科像是反应过来了,马上尖声叫喊起来,脸涨得通红,“他是个刽子手!”

安东尼面色铁青,黑眼圈很深,看起来有气无力的。他干涩的嘴唇蠕动着,正想说什么,但德拉科更尖锐的话打断了他:“他有枪——是他杀了米里森,波特!”

“……什么?”

“闭嘴,马尔福!”安东尼哑声吼道,“别给我胡说八道!”

“好啊,杀了米里森,现在又想杀害我了是吗?你是不是要把斯莱特林杀光才满意?”德拉科冷冷地说道,他感觉到安东尼硌在他额头上的枪管动了动,“杀了他,波特,他还要继续杀人——”

“我没有杀人,马尔福!”

“胡说!”

德拉科忽然挣动起来,他用力推开了安东尼手中的枪管,手肘重重击打着安东尼的大腿和腹部,后者痛呼了一声,但依然死死压在他身上。

“放开,戈德斯坦——”

“你才给我滚,马尔福!”

哈利靠近了一步,弯下腰想把安东尼手中的枪夺过来,然而对方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回身扬起枪用力打在了他的胸口。哈利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没等他上前就听见了一声巨响,一股淡青色的硝烟在朦胧的空气中飘散。

他愣了一秒,立即扑上去使劲拉开了安东尼的身体。内心被极度的恐惧严严实实包裹住了,那枪声似乎响在他的心头,将他的灵魂也一同震碎。他几乎不敢去看德拉科的脸,他害怕会看见一个汩汩流血的孔,一双无法再合上的眼……达芙妮、凯文、米里森血淋淋的尸体在脑中快速闪过,黑暗的静电般的夜,浓浓的血腥铁锈味和哭声……另一种更强烈的痛和愤怒盖过了惶恐,使他几乎失去了判断。

哈利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回头,正好看见安东尼惶然的脸,他颤抖地举着枪的双手,黑洞洞的枪孔直对着他,如同一条逃窜的夜路。

“去死吧……”他喃喃着,仿佛中了魔,目光空洞无神。

哈利注意着他贴着扳机的手指,在他即将勾动扳机的一瞬间他蓦然按着枪管拨到一边,快速发射的多颗子弹将水泥墙壁砸出了一排蜂窝般的洞。哈利一个使力将枪从安东尼手中抢过来甩到一边,他按着他的肩膀他的推在地上,后者一拳打中了哈利的胸口,痛得他龇牙咧嘴。

他们死死缠打在一起,哈利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肿了,喉咙中充斥着令人呕吐的味道,肩膀痛得几乎难以动弹。而安东尼看起来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他的右眼肿起了一块,头发散乱地披在脖子上,狼狈至极。

哈利揪着安东尼的衣领在地上翻滚着,他感觉自己的后背撞到了什么,然后那个东西移开了,一个人从背后爬过来,将一个冰冷的东西塞进了他手中。

“为我们报仇,哈利……”那人贴着他的耳朵说道,低低的,如同幽幽的诅咒。哈利一时失去了思考能力,那个声音引起了内心深处某种黑暗而浓重的赤潮,他握着它朝着安东尼的胸口用力按了下去。

直到很久以后,哈利还清晰地记得那种感觉——轻易的、无助的、绝望的下坠感,一去无法回头——

刀畅通无阻地刺入肉体,滚烫的血液像河流沿着两面刀片缓慢渗出来,打湿了肮脏的衬衫。过了几秒,激烈的刺痛感渐渐涌上来,从湿淋淋的手指和酸痛的掌心。腥气堵住了他的咽喉。

身下的人直直地瞪着他,眼珠突出,伸着手,似乎要掐住他的脖子——哈利觉得自己的咽喉真的被扼住了,一口气也吸不上来。然后他垂下了手,头一歪,没有动静了。

“拉文克劳学院减员1人,幸存人数23人。”

哈利呆呆地看着安东尼,他似乎听见了肉体窒息的破碎声。他的灵魂漂浮在躯体之上,漠然地望着这一切,身体却僵硬地在原地铸成腐烂的塑像,一寸一寸沉入地狱泥沼。

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抬起了他的脸。德拉科看着他,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别怕,哈利……你没有做错。”

*

德拉科并没有受很重的伤,只是左肩被霰弹枪的球形弹丸擦伤了一道,鲜艳的血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刺眼。

他们换了一间教室,哈利将门窗关紧,用小刀裁下一部分窗帘的布料缠在德拉科的肩膀上替他包扎好。他的动作并不熟练,德拉科痛得皱起眉,但在他沉默的目光下只能闭上嘴,没有说一句埋怨的话。

德拉科重新穿好衣服后,两人便静静地坐在窗边,腿垂放着,影子交叠在一起,黑色外套像黑夜细细的网缠在身上,一团一团堆满了他们的手指。哈利已经洗干净了手上的血,但他明白自己的手已经断裂了。从最核心的部分一块一块分解开来,碎成末、碎成波,直到连自己都感受不到它的存在,直到它不再是他的一部分。

德拉科吸了吸鼻子,将头靠在了哈利的肩膀上。那一瞬间哈利颤了一下,产生了一种想把他推开的冲动。为了掩饰自己的表情他低下了头,望着他们沾满尘土的鞋尖。德拉科穿的是一双黑色的高档皮鞋,他可以想象它们原先看起来多么有光泽,而现在已经皴裂了,一道道发白的褶裂如同一张张抽息的嘴。

他们的鞋子靠得很近,从未这么近过。他们垂荡的巫师袍不分彼此,黑色的染料融在一起,就像呼吸和发丝互相缠绕。

但哈利只觉得难受得喘不过气,恶心得几乎吐出来。他的眼睛是盲的,只能看见血、血、血,滚烫的血,别人的血,从手心爬满了全身。

当德拉科凑过来握住他的手的时候,哈利用力甩开了他。他跳下椅子,跳进自己的影子里,那种下坠感重新涌上心头。

“解释一下,德拉科。”他说道,声音在微微发抖,“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德拉科靠在墙边静静地看着他,下午浓烈的逆光使他的脸变得模糊不清。他摸了摸鼻子。

“我是在帮你,哈利。他想让我们死,你看不出来吗?”

“别狡辩,那时候他已经没有枪了!”

“他杀了米里森,还想杀死我们!他讨厌斯莱特林,在礼堂里就一直在针对我,你不是也知道吗?”德拉科提高了音量,他站了起来,“如果你现在放过了他,你觉得他会感激你吗?接下来你就得提心吊胆地防备一个带枪的敌人!”

“不,杀死米里森的凶手不是他,”哈利有些疲惫了,他叹了口气,“我对比过子弹了,不一样。”

“……那又怎么样?他想杀死我们是事实——那时候他的确对你开枪了不是吗?如果你动作慢一点你就死了!”德拉科大声说道,大步走到哈利面前用力握住他的手臂,这个动作似乎牵动了他的伤口,他的眉头皱了一下,“别告诉我你不在乎自己死掉,哈利……我们谁都不想死。”

他的脸靠得很近,脸颊边缘溶出一道灰橙色的光晕。哈利恍惚了一瞬,他不得不承认德拉科说得有道理,安东尼那时候的确对他们起了杀心,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以为没有人会真的愿意杀人,但这种看法已经无法解释越来越多的死亡。他不清楚那个时候安东尼是怎么想的,就算他讨厌德拉科,但这种理由就能让他杀人吗……?可他已经死了,去了另一个世界,哈利也无从去揣测他的心迹路程。

他已经落得了最坏的结局,他无法去苛责他,他只能苛责自己——他又是因为什么理由杀了人?他就能看清自己越来越陌生的内心,看清自己布满迷雾的未来吗?

一年级的时候他曾在厄里斯魔镜中看见他过世的父母,他们朝他微笑着,招着手,仿佛未曾离去。所有人都告诉他,他们为了保护他而丧生,他的身上有母亲的爱的痕迹,他因此得以存活,成为逃过杀戮咒的第一人。

可现在,他却为了保命而杀人。

哈利清楚他无法逃避这一切。虽然他并不想这么做,虽然他可以把责任推到德拉科身上,但这毫无意义。

他递刀,他杀人。他们共同杀死了朝夕暮处的同学,成了这场惨剧中的一份子。谁都逃不掉。

“别想那么多了,哈利。”德拉科看见了他变幻莫测的表情,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安慰道,“我们不是故意的,不是吗?如果不这么做,死掉的就是我们了。”

是啊,如果不这么做……

“这是没办法的,我们必须这么做……要说错,也是他有错在先。”

……他有错在先。

哈利闭了闭眼,抬起脸望向他,慢慢地问道:“……德拉科,你不觉得害怕吗?”

“我——”

“我很害怕。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扭曲。”他站起身,将安东尼的枪拿起来,“走吧,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了。”

*

帕德玛和曼蒂匆匆跑过三楼蜿蜒曲折的走廊,两侧的窗户上倒映着她们木然的脸,生硬得像是蹩脚的木匠雕刻出的木偶。曼蒂偶尔看一眼那些挂在墙壁上的肖像画,他们都用一种怆然的目光目送她们离开。她不知为何打了个寒噤。

她们在一根门柱旁停下了脚步。就像她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奔跑一样,她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停下。

“帕、帕德玛,他们……应该不会追上来了吧?”曼蒂靠着门柱喘息着,断断续续地问道。

“应该不会。”帕德玛镇定地回答道,偷偷往后瞟了一眼,“我们不能和他们硬拼,曼蒂。我们的武器太少了。”

“哦,我明白。”曼蒂连忙点点头,“那我们去四楼看看?”

“嗯……”帕德玛正想答应,走廊的拐角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她们惊恐地对视着,帕德玛拉着曼蒂闪到了另一根门柱的后面,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脚步声渐渐近了,三个人从拐角处低声聊着天慢慢走出。那是两个格兰芬多男孩和一个格兰芬多女孩,其中一个男孩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三棱刀,正朝那个女孩激动地说着什么,马上被警告了一句“声音轻一点”。

曼蒂瞪大眼,她几乎要尖叫出声了,但帕德玛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手指卡进了她的两排牙齿中。她们一动不动地目送着那三人远去,当他们就要转过拐角时,曼蒂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另一个男孩忽然回过头,目光恰好和她们对上了。

他似乎有些惊讶,扬起眉,朝她们笑了一下,在她们的注视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危险手势。

两人顿时浑身一冷,鸡皮疙瘩从后背蔓延到了手臂。

不知过了多久,帕德玛依然捂着曼蒂的嘴,指腹被牙齿磕得酸痛也浑然不觉。后者活动了一下僵冷的脖子,唔唔叫了几声,帕德玛连忙抽回手,在衣摆上擦了擦上面的口水。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波特怎么会——他不是和马尔福在一起吗?怎么忽然从这里出来,而且还和赫敏他们在一起?”一得到说话的空间,曼蒂马上叫嚷了起来,她抓挠着自己的脸,在脸颊上拉出了好几条红道道。

帕德玛却陷入了神游之中,她仍不住地回想着哈利诡异的微笑和那个极具暗示意味的动作,不禁毛骨悚然。曼蒂推了她好几次她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脸色难看至极,目光霎时变得无比阴鸷。

她看了她一眼,一手环过她的后颈将她拢近,声音压得极低,咬牙切齿:

“——杀了哈利·波特。”

评论(12)
热度(20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