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16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3F·DOUBT】
16

三楼,下午五点。

罗恩打量着走廊上一节一节的油灯和站在墙角的甲胄,它们此时是熄灭的,盛放着陷落的骄阳,冷蓝色的影子漫上了粗糙的平面。他吸了口气,内心始终惴惴不安,

罗恩、赫敏和哈利刚来到三楼不久就在一间教室里看见了一具尸体。迪安的尸体,胸口有一个大窟窿,血已经干涸成了阴郁的黑色。

原本低落的心情更加沉重了,他们绕着迪安转了一圈,赫敏判断他应该是被大蜘蛛袭击致死的,罗恩和哈利扯了条窗帘将他掩盖起来。

“我记得西莫是和迪安在一起的,”赫敏低声说道,“他一定很难过。”

他们没有接话,沉默着离开了教室。不知为何,他们没有在三楼碰见任何人,别说教授了,连那些一起逃出来的同学也没有遇见一个。

而当他们中午在一间空教室吃午餐时,忽如其来的剧烈地震将他们猝不及防地从椅子上甩下来。他们紧紧抓着周围可以抓握的事物。但并没有什么是能依靠的,桌子、椅子、柜子都在摇晃,世界似乎被摧毁了一次再重新搭建。

震动停止后,他们勉强撑着地面爬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巫师袍,互相看着。

“这到底是……该不会又是和之前一样的吧……?”罗恩颤抖着声音问道,他不停地看着赫敏和哈利,试图从他们脸上找到一点支持,但他们的表情都很严肃。

“这次的震感比上次还要强烈,虽然可能是因为上次我们在睡觉。我觉得这次震源就在附近,”赫敏说道,“我们去看一看吧。”

“先等等吧,现在出去可能会有危险。”哈利阻止道,“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说得有道理,”赫敏点点头,她别有深意地看了哈利一眼,“哈利,你是不是有什么猜想?”

“嗯?没有,只是觉得我们要慎重一些。”

“哈利说得也对,我们把午饭吃完再出去看看吧。”罗恩从书包里拿出一只黄油面包,撕下一半塞进口中,他看着哈利手中的压缩饼干,含含糊糊地问道,“对了哈利,你怎么不吃面包?”

哈利看了眼手中的压缩饼干,讪笑着说道:“我现在不是很想吃面包。”

他刚说完便看见赫敏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那褐色的眼睛似乎能洞悉一切。

寻找那间被破坏的房间花费了不少时间,他们中途遇见了安东尼,他看起来没精打采的,但非常警惕,一遇到他们就把手中形状奇怪的武器举了起来。

“等一下,安东尼,把它放下——我们没有恶意!”赫敏连忙说道。安东尼狐疑的目光在罗恩的三棱刀上转了一圈,后者连忙将刀塞进了口袋里,举起手。

安东尼这才放下枪,紧皱着眉看着他们,嘶哑地问道:“你们有发现什么吗?”

“没有……对了,你知道刚刚的震动是怎么回事吗?”罗恩问道。

“我也在找这个,我觉得可能是四楼传过来的。不过还是把这里好好检查一边比较好,不是吗?”他说道,摸了摸鼻子,“我得走了,再见。”

“我们可以一起找,安东尼!”赫敏在他背后喊道,罗恩悄悄拽了她一把。安东尼只是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嗯——那我们继续吧。”她说道,有些无奈。

“我得说,赫敏,把所有人都聚集起来的想法不太现实。”罗恩说道,这是赫敏在他们寻找震源时跟他们提到想法,“他们显然更想各自为战。”

“但我们团结起来才能集中更多力量,罗恩。”

“可我们不知道该信任谁,”哈利说道,“我们不知道大家都在想什么,也不知道有人是不是已经把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当真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失去了对彼此的信任。”赫敏摇了摇头,不再继续说了。哈利紧盯着她的后脑勺,仿佛想从那儿看出什么。

他们终于发现了那间被破坏的盥洗室,它在精致的古老走廊中显得尤为突兀,如同油画上被撕破的一个洞,洞里显现出另一片天地。

赫敏和罗恩小心翼翼地踮着脚踩上了那块残破不堪的大理石地面。大多数大理石都已经碎成一块一块,表面布满裂纹。赫敏几步走去观察着那只仍在喷水的水龙头,她想到了什么,看向哈利:“嘿,哈利。你还记得那个特殊的水龙头的位置是在哪里吗?”

哈利朝她望去,她正直直地看着他,微眯起眼,汗湿的脸颊有一种确定的、明亮的自信,仿佛看透了什么,手指已经紧紧抓住了露出的马脚。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慢慢地朝她走去,咧开了一个笑容。

“我没听清,赫敏。你能再重复一次吗?”

赫敏的嘴唇动了动,胳膊一抖,她忽然感到一阵恶寒。

“我——我是说——”她看着他越走越近,他的神态和动作都没有任何异样,可她就是无由来地觉得大事不妙,眼皮突突地跳,危险的预感几乎要在脑门上炸开了。

“你说什么?”他问道,此时他和她已经只有三米远了。

“别过来!”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尖叫声已经冲出了喉咙,赫敏后退着,她完全被恐惧驾驭了,“你别过来!”

“怎么了,赫敏?”男孩皱起眉,一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样子。一旁的罗恩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对劲,朝他们看来。

“等一下,赫敏——”

赫敏依然在不停地后退,并不快,但无法控制。这时走廊的另一头传来了一声枪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去了。她的脚后跟忽然踩中了一块松动的尖锐石头,石头向后一翻,她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挥舞着手臂也无法抓住任何事物,只能向后仰倒而去,直直坠入了那被凿穿的空洞。

“赫敏!”

罗恩高声叫着,几步冲到断层边就要跳下去,哈利抱住他的后腰将他拖回来。他愤怒地挣扎着,用力掰着哈利的手,不停地怒吼着。

“放开我,哈利!我要去救赫敏!”

“冷静一点,罗恩!”

“放开!不然我就揍你!”

“罗恩!”

哈利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罗恩痛得皱起眉,喉咙中发出夹杂在呕吐和嘶吼之间的声音。他的身体放松了一些,后背微微起伏着,挣脱了哈利的手臂,揉了揉酸痛的腹部。

“冷静下来了?”哈利冷冷地问道。他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但罗恩没有听出来。

“我们去找赫敏。”罗恩说着便匆匆朝楼梯口跑去,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中回响。他的右手下意识摸向外套口袋,却抓了个空。一股寒气蓦然从背脊窜起,他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右手依然不死心地在口袋里摸索着,把整块布料都翻了出来,但什么也没有,原先放在这儿的三棱刀不见了。

罗恩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自己的袍子。他喘着气,从未如此清晰地感觉到撕裂般的呼吸,感觉到心脏被紧紧勒着的窒痛。

是什么时候丢的?不知道。为什么会丢?不知道。丢了该怎么办?不知道。

他扭头看向哈利,后者的脸上也沾满了汗水。他微眯着眼,脸颊发红,疑惑地看着他。

“哈利,你有看见我的三棱刀吗?”他僵硬地问道,极力控制着自己声音中的颤抖。

“没有,怎么了?”

“我找不到了。”罗恩说道,他的大脑从未转得如此之快。不可能是不小心落在哪儿了,三棱刀落地会发出声音……一定是有人蓄意偷走了它,可这期间并没有人接近过自己……难道是那个隐形人干的吗,难道他一直跟着他们?那他为什么要偷走三棱刀呢,是要杀掉他们吗?可能杀掉他们的机会太多了,偷走三棱刀根本没有意义……不,不是隐形人,或者说根本没有什么隐形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这些“真实存在”的人干的,只是他们被蒙蔽了双眼。

“会不会是丢在哪儿了?”哈利显得很着急,“我们回去找找吧。”

“不,在此之前我们先解决另一个问题。”罗恩抓了抓了头发,死死地盯着哈利的眼睛,“你是从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哈利眨了眨眼,讪笑着问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罗恩。”

“别狡辩了,你根本不是哈利!你把他关到哪里去了?”罗恩的表情更厌恶了,他现在一想到面前这个人顶着哈利的脸就觉得恶心,恨不得冲上去把他撕碎。

“谁知道呢?也许他一开始就不在这里。”哈利笑了,那是他以前从来不会露出的一种笑容,神秘莫测又胜券在握,仿佛将棋局尽收眼底,“也许你们一开始就是和一个冒牌货呆在一起,你觉得呢?”

“……一开始?”罗恩喃喃着,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从一开始你就在冒充哈利?”

哈利只是耸耸肩,没有回答。他的嘴角依然含着笑,仿佛在嘲笑他的愚蠢。

“总言而之你们从头到尾都被骗了,自己陷入了这种局面,是不是很可笑?……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听好了,我只说一遍。”他低声说道,笑容诡秘,整个人沉沦在一片阴晦的暗蓝之中,罗恩控制不住地向前跨了一步,“——只要杀掉一个人,这一切就结束了。”

“一个人?……谁?”他马上追问道,他的心脏砰砰地跳。他内心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你知道是谁,韦斯莱。这里谁最特殊?谁和你们都不一样?谁拥有你们都没有的能力?”他唱诵般地慢慢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把锋锐笔直的三棱刀,“牺牲一个人就能拯救所有人,这个交易很合算,不是吗?”

罗恩死死地瞪着他,指甲嵌进了掌心里。冷风吹拂着他的额发,他后退了一步,哈利马上用三棱刀直指着他,说道:“别想从这里下去,韦斯莱。死心吧,你的女朋友已经死了。”

“……什么?你——你胡说八道!”内心的恐惧被完全击中了,他控制不住地大喊起来,也许只是想压住某个不断升腾的声音。

“哈利·波特能知道幸存人数,不是吗?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能知道呢?”他扬起眉,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罗恩苍白的脸,似乎觉得这很有趣,他咯咯笑了起来,“好了,不逗你玩了,我走了。不过最后告诉你,我既然能变成哈利,那变成别人也不在话下,所以我到底是谁呢?”

他朝他挥了挥手,转身轻快地哼着曲子跑上了四楼,留下罗恩一个人愣在原地,大脑一片混乱。

*

赫敏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一只葫芦型的半透明陶瓷罐,它有点脏,沾了一点黄土,里面盛着淡黄色的胶状液体。她盯着它看了许久,脑子里昏昏涨涨,像是被填满了咸涩的水。

“这是哪儿?”她忍着后脑勺地剧痛撑起身,这个动作让她发现她浑身都痛,痛觉像适温下的酵母一样活跃。真是该死,她想。

“蜂蜜水,有助于恢复。”耳边传来了一个飘忽不定的女孩的声音,赫敏的动作马上就僵住了。她看了一眼那只陶瓷罐,又慢慢转过头看向右侧的窗边,一个女孩正站在那儿看风景,窗外的夕阳将她的脸映得一片鲜艳的红。是的,赫敏只能找到“看风景”这个词来形容她的举动,虽然她很困惑这种时候为什么还有人能这么悠闲。

“……卢娜?你怎么在这儿?”赫敏晃了晃脑袋,她想起来了,她从三楼的裂口摔了下去,不省人事——

“不行,我得回去找罗恩,不能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她说着就要站起来,膝盖撕裂般地一痛又倒了下去,只能抱着自己的腿断断续续地抽息着,脸扭曲成一团。

“喝点蜂蜜水吧,”卢娜的视线转了过来,她的两只胡萝卜耳环一晃一晃,“你的膝盖擦破皮了。”

“噢,谢谢你,卢娜。”赫敏想到应该是她把坠楼的自己搬到这儿来的,连忙道谢。她拿起那只形状奇怪的陶瓷罐,将嘴唇贴在边缘,上面浅浅的一层蜜浸润了她起皮的唇片。

她忍不住问道:“你是从哪儿找到这个的?”

“魔药教室里,”卢娜回答道,她打了个哈欠,“那里还有好多,你还想要吗?”

“呃,不用。”赫敏拒绝道,“你一直都在这里吗,卢娜?”

“不,我刚上来不久。我看见纳威把拉文德的尸体放在礼堂里,觉得应该给她一个清净。”卢娜平静地说道,那语气仿佛阐述的不是一场死亡,而是稀疏平常的小事。

“拉文德的尸体……?她死了?”赫敏的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她——她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卢娜摇摇头,“在我上来之前,拉文德、迪安和米里森都死了。他们的宝石都碎了。”

赫敏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那放在大厅里的学院沙漏,但她注意到了她透露出的更重要的信息:“米里森也死了?”

卢娜点点头,没有说话。赫敏快速思考着,卢娜的话印证了哈利之前的话……不,那个哈利是假的,从他中午不吃面包、表现得对枪一无所知来看就能判断……不,这也不对,说到底哈利到底是什么时候被调换的?这太奇怪了,他们三人根本没有分开的时候,如果哈利中途被绑走总会发出一些动静……难道说从一开始哈利就是假的?这就更不对了,如果是这样,哈利的书包里应该会有她分给他的面包,根本不会露出马脚……

赫敏觉得自己越想越乱了,她焦躁地在原地踱着步,咬着自己的嘴唇。卢娜好奇地看着她,问道:“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不过,卢娜,你过来的时候有看见哈利吗?”

“哈利没和你们在一起吗?”

“本来是在一起的……现在我也说不好。”赫敏停下了脚步,含含糊糊地说道。

卢娜点了点头,说道:“我之前去魔药教室的时候,那儿放复方药剂的大缸是空的。”

“什么?……你的意思是,有人偷走了它?”

“也许一开始就被清空了。”

赫敏又开始踱步了,她发现自己之前陷入了一个误区,她在以麻瓜的行为模式来思考。这本来没什么错,在没有魔杖的情况下他们和麻瓜没有不同,但她忘了这儿是霍格沃茨,也忘了对方很可能是处于规则以外的人。

那个伪装成哈利的人,他很可能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他们会陷入这种状况,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定知道。

“我想我得去找哈利了。”她挣扎着站了起来,努力忽略从膝盖和头部传来的一阵阵疼痛,将没喝完的蜂蜜水放在一边,“呃,谢谢你的照顾,卢娜。”

“你要去找哈利吗?”卢娜说道,“我也去吧。他很正常,并没有变成疯子什么的。”

“噢,我没有说他是疯子,”赫敏不知为何有些恼火,“那个伪装成哈利的人才是疯子。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的。”

“哈利是我的好朋友。他请我参加过晚会。”卢娜没有理会赫敏充满火药味的话语,轻轻地说道。她的表情看起来很恍惚,但赫敏没有在意,她一直是这样的。

不过她有点疑惑,哈利什么时候邀请卢娜参加过晚会?

——————

第三部分结束。

评论(9)
热度(18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