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18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4F·DEMONS】
18

“好吧,既然我们已经杀死了大蜘蛛,满足了你格兰芬多的英雄心,那么接下来可以休息了吗?”

他们随手打开了盔甲长廊旁的一间房间的门,里面摆满了各种精致徽章和奖杯,在微弱的晚霞中闪动着银蓝的光。德拉科关上了门,房间里顿时陷入静谧的黑暗。空气中似乎流动着微妙的气息,哈利忽然觉得不自在起来,他向前跨了两步,站得离德拉科远了一些。

“现在还没到睡觉的时间,德拉科。”他说道,勉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而且一直呆在一个地方很危险,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在想,如果我们选一个合适的地方把门锁好一直躲在里面,能坚持多久?”他的声音似乎近了一些,哈利的肩膀忍不住颤了颤。

“这样不行的。”他说道,“首先我们的食物撑不了那么久,而且我们本来的目的就是要从这里逃出去,而不是永远被关在这里。”

“但我们要怎么逃出去?我们没有在这里见到任何其他人,也没有任何出口。也许我们得试试从窗口跳出去,到城堡外面看看。”德拉科说道,他的呼吸在黑暗中缓慢起伏,从一头越到另一头,翻山越岭,化作一团雾气将他紧紧锁住。

“我试过——我试过从窗户逃出去。之前我向窗外扔了一块石头,但它被弹回来了。”哈利吸着气说道,他忍不住蹲下了身,斗篷拖在地上发出细微的沙响,他希望他没有听见,“城堡四周被施了禁锢咒,硬闯是没有办法的。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是谁费心思做了这些事,为什么?如果只是想把我们杀死,根本没必要用这种迂回的方式。”

德拉科没有回答。哈利低头看着漆黑的地面,确实是黑的,没有安全感的黑。奖品陈列室没有窗户,一丝一毫的光都透不进来。他莫名有些恐慌,他们就这样把自己关在了这里,如果有人想在这儿对他们进行暗杀,那实在是太容易了。

哈利的双腿蹲得有些酸痛,他一手撑着地板站了起来。手肘不小心触碰到了什么物体,背后传来了一声小小的抽气,一只手抓住了他的上臂,他意识到那是德拉科——他已经站得离他这么近了,似乎悄悄回头就能触碰他的鼻息,那是他不曾想过的距离。

哈利犹豫了一刻后想要甩开他,但对方扔下了枪一手抱住他的腰,枪倒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一切似乎变得理所当然。他贴了上来,缠在腰间的温度清晰得难以忍受。哈利感觉到灼热而湿润的气息在他的脖颈上攀爬,他在抚摸他,沿着他的肋骨向下到他的小腹,他吸了一口气,抓住了他的手。

“德拉科……”他一张口就觉得不对劲,自己的声音意外的低哑,像是在哀求着什么,但这并不是他的本意。背后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在他耳边吹了口气。

“你知道,哈利,我对你提供的伙食一直很不满意。”他开始吻他的脖子,哈利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了,这太奇怪了,他的皮肤在他的触碰下敏感、发烫,本来不应该这样……他忍不住呻吟出声,转过身抱住了他,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这种感觉比打败大蜘蛛还要热烈得多,像是燃烧着肺脏的火。他觉得这很不合时宜,他们时刻处于危机之中,不知何时就会遭遇险境……但他确实想过这种事,当他看着他的时候,当他也看着他的时候。

他们拥吻了一会儿,舔咬着对方性感的嘴唇,然后又抱在一起,难耐地摩擦着。黑暗使他的意志变得薄弱,心甘情愿地接受对方的索取,也索取着对方。德拉科的嘴唇甜的像蜜,他的舌头能将他的所有欲念勾引出来,他沉溺着,即使知道这又多么不正常,但又多么让人心动……

“你有本事就自己找东西吃,”他说道,在一次分开之后,他的手依然紧贴着他温暖的臂弯,“别总是挑三拣四的……你以为你在度假吗?”

“噢,不是,”德拉科说道,哈利猜他扬起了眉,他滚烫的掌心在黑暗中摸索着、触碰着,令他微微战栗,“我的确在自己找东西吃。”

哈利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脸有点红,但没有反驳。这句话让他又有些蠢蠢欲动,他简直想给自己一个耳光,但身体又忍不住靠了上去。为什么不呢?如果他们都想的话,那没什么不可以的。

但哈利还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力推开了德拉科,后退两步,脚后跟踢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他用不太有说服力的语气说道:“我觉得这不对,德拉科。”

“哪里不对?”对方的声音也哑哑的,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我觉得很好。”

“——我们应该干正事,”他低声说道,实际上他现在也完全提不起劲去思考,他的心思完全被这个人勾住了,“我们要想想怎么出去,停止这一切……”

“其实……在这里也挺好。”他咕哝了一句,哈利没听清,“哈利,我们忙活了一天了。”

他的语气有点撒娇和抱怨的意味,带着些委屈,哈利咳了一声,说道:“这里没有安全的地方,德拉科。而且今天晚上我们不能睡觉。”

“什么?”

“我有想要验证的事。”哈利说道,“等到十二点就会知道了。”

“我不喜欢你卖关子,哈利。”哈利可以想到德拉科一定皱起了眉,他忍不住咧嘴笑了,从地上将枪拾起来拍了拍沾在上面的灰。

“我们出去吧,”他说道,“现在离十二点还有好一会儿呢。”

“既然还有好一会儿,那为什么不呆在这里?”德拉科将他拉了回来,渴望地低喃着,“我还想要,哈利。”

他说完便自顾自地凑上来,搂着他的腰和臀。哈利吓得连连后退,手里的枪都抓不稳了。和德拉科接吻实在是太舒服了,但不应该是现在。在他们逃出去以后他一定要和他亲个够。

在他刚触碰到他的嘴唇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使劲拧动门把手的声音,吱吱嘎嘎突兀极了,似乎有人在极为粗暴地拧转它,那架势简直是想把它从上面拆下来。

德拉科和哈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谁也不敢说话。他的血在慢慢变冷,冻成了冰柱。他无意识地紧抓着德拉科的手臂,后者放在他腰上的手收紧了一些,这让他产生了一丝安全感。

门依然在前后晃动,微弱的光线在摇晃的门缝间迭动。德拉科拽着他走到了门边——门一打开他们就处于门后的位置。哈利握紧了手中的枪,尽量小动作地换了弹匣。他听见门外似乎传来了一声低低的“门锁着,里面有人”,另一个人用更低的声音说了句什么,他努力想从门缝往外望,但什么也看不清。

门渐渐平静了下来,一串脚步声渐渐远去,那几个人似乎是离开了。哈利松了一口气,他注意到自己的食指一直悬在扳机上随时准备按下去,这让他无由来地惊恐起来。

如果那几个人真的破门而入,他会抢先开枪吗?他会为了自己的安全而牺牲别人吗?不,他已经这么做了……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怎么能任由自己堕落——

“哈利?”德拉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轻轻覆上来,搂住了他的腰。哈利的心头涌过一阵暖流,他回过头亲了亲他的脸,重新握紧了手中的枪。

无论如何,他想,如果有人想要伤害德拉科、伤害他的朋友,他一定不会心慈手软。

*

四楼,夜晚十点。

布雷斯和诺特在这儿已经转了好几个小时了,但依然没有找到想见的人。四楼的设计比三楼要复杂得多,数不胜数的陷阱门和伪装成地板的小机关让他们防不胜防,布雷斯甚至和一扇会唱歌的门交流了许久,最后被诺特指出这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见鬼,她到底去哪了?”布雷斯骂骂咧咧地在走廊上大步往前走,他踢开了一块滚到脚边的石头,旁边的诺特看了他一眼。

“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找她?”他冷不丁地问道。

“噢,还不是怕出错嘛……不然谁干这种苦差事。”

“我们的任务还完全没有进展,布雷斯。”

“那个不是很急吧,”他挥了挥手,“不是要等通知吗?”

“在这里到处乱转是很危险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那个疯女人,居然杀人——”

“布雷斯,你不会觉得这种情况下不会死人吧?”诺特停下脚步,立在原地。布雷斯下意识回头望去,幽冷的夜贯彻着一种没有生气的寂静,像是独自跋涉在广袤的沙漠里,无尽的沙将温度吸收走了,他便一点、一点坠入巨大的月与没有轮廓的迷失之中。

“当然不会,毕竟我都看到礼堂里——”

“除了礼堂里发生的事情,你是不是觉得接下来不会有人死去?”诺特打断了他的话。

“——我没有这么说,不过……我觉得发生一些意外也是很正常的。但是像潘西那样就不正常了,先不说她违反规则,她整个人看起来就怪怪的,到时候出了事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布雷斯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诺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有点冷,他搓了搓手掌放进口袋里。

“到最后所有人都会变成那样的。”他低声说道。

“喂,别乱说。那多可怕啊?”

“是很可怕,但这就是目的之一。”

“……我不太理解。”布雷斯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

“你只是不想理解而已。”诺特尖锐地指出,“别去管潘西了,还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吧。她肯定也不想让别人管着她。”

“这听起来太不带劲了。”他抱怨着,“说实话我更在意她到底是从哪儿拿到那个玩意儿的?”

“你这么关心做什么?”诺特斜了他一眼。

“呃……只是有点好奇。”布雷斯解释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想太多了。”

“我可不觉得。”诺特哼了一声,双手放在口袋里继续往前走。布雷斯却不得不开始思考起他的话来,他自认为自己对他的同班同学没什么非分之想,也不见得会看上潘西,而且潘西喜欢的人是德拉科,这谁都知道。不过德拉科去哪儿了?

“对了,我们好像一直都没有碰见德拉科他们。”

“我们就没碰见几个人,布雷斯。”

“你说,德拉科的任务是不是和我们不一样?”

诺特又哼了一声,说道:“谁知道。”

背后吹来了一阵幽幽的冷风,布雷斯吸了口气。他感觉到有什么抵上了他的喉咙,冰冷冷的一条线,坚硬刺骨,直直地压着他的喉结。他的背脊整块僵硬了,动也不敢动。

他的眼珠慢慢地向左转去,一个模糊的影子在边缘晃动着,只能判断出是个男生。他张了张口想说话,那人的刀紧了紧,他连忙停下了。

诺特走了几步却发现身边的人消失了,回过头就看见布雷斯被一个男孩用刀挟持着,一脸恐惧。

“……布雷斯?”

他向前跨了一步,那个男孩马上将刀压得更紧了,布雷斯的喉咙看起来要被压断了。

“站在那里别动!不然我就杀了他!”他尖声叫道。

诺特马上停住了脚步,试图使他冷静下来:“你别激动,斐尼甘。你想要做什么?”

西莫一脸冷酷地看着他,他歪了歪头,说道:“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布雷斯似乎动了动,西莫马上卡紧了刀片,他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血线。

“西奥多·诺特,我叫西奥多·诺特。你冷静一点,斐尼甘。”诺特说道,他握紧了手指,“你要问什么?”

“你们说的规定是什么?任务又是什么?”西莫高声问道,死死地瞪着诺特,“你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等一下,你先把刀放下来,我们好好说——”

“回答我!”

诺特马上闭上了嘴。过了一会儿,他看了布雷斯一眼,镇定地回答道:“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机密,说出来我们就完了。”

“不说的话你们现在就完了!”西莫一脸狰狞,布雷斯被他勒得脸色发红发青,眼珠子鼓鼓囊囊的,只能看见一团吓人的眼白。诺特握紧了手指,强忍怒火低声说道:“我们的任务就是让这一切发生,你明白了吗?”

西莫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困惑,但马上就被阴冷的暴怒掩盖了,尖声质问道:“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你们干的?!”

“随你怎么想。”

“结束它们!放我们出去,诺特!”西莫大吼道,他的脸涨得血红,诺特似乎从他的眼角看到了一瞬的泪光,“你们这些疯子——刽子手——结束它们!马上!”

“我们没法结束它们,”诺特冷静地说道,“这不是由我们决定的,你着急也没有用,斐尼甘。放开布雷斯,冷静下来。”

“那怎么才能结束?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它结束?”西莫追问道,他看起来有些疯癫了,诺特几乎忍受不了他尖锐的声音。

“成为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或者,”他说道,“杀了哈利·波特。”

“……什么?”

“杀了所有人,或者杀了哈利·波特,明白了吗?明白了就把他放开!”诺特高声喊道,西莫依然呆呆地看着他,没有动弹。他快步朝他走去,一把捏住了他握着刀的手腕将他掰开,将布雷斯拉到一边,拍了拍他的脸。后者僵硬地看着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断断续续地吸着气,瘫软了下来。

西莫呆滞地望着他们,手中的刀垂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什么,大脑乱成一团。他看着诺特和布雷斯转身慢慢离开,没有阻止,也没有说一句话。

评论(22)
热度(20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