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21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4F·DEMONS】
21

冰蓝的墙壁和柱子都摇摇晃晃地从两侧绷进眼睛里来,风将她的长发向后抓去,她看见了不远处的那堵墙,她们进入了死胡同。

拉着她的手一紧,帕德玛停了下来。她转过身面对着越来越近的迈克尔,空余的一只手抓了抓,狠狠地一咬自己的嘴唇。

“你到底在做什么,安东尼?”她大声说道,握着帕瓦蒂的那只手悄悄松开了,无声无息地伸进口袋里。风冷冷地吹着,灯薄薄地灭掉了,她们绵长的呼吸一颤一颤,一遍一遍,流进混合的孤寂里。

安东尼停下了脚步,平静地望着这两个已经被逼入死路的女孩。她们无路可逃,也不可能从楼上跳下去,笼罩着整个城堡的禁锢咒保证了这一点。

他们都无路可逃,当他看见那个在躺在城堡旁的巨人、那些横死在各个角落的男孩女孩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他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白晃晃的,沉在明亮的月里。梦醒了,所有的影子颠了个面,白色的轮廓成了黑的,他的灵魂染成了墨色。

他杀了泰瑞。用一把在花瓶里找到的菜刀杀死了他,将他塞进了一只柜子里。他不觉得自己在杀人,泰瑞已经疯了,他一直在呼喊着奇怪的口号,说他们要逃出去,他们一定要逃出去。可他们该怎么逃出去?迈克尔看不到一点出路,他们逃出了礼堂却被困在了更大更可怕的笼子里,他们逃不出去,他们会被困死在这里。

他和泰瑞从一楼跑到了八楼,又从八楼跑下来。没有缝隙,没有密道,没有希望,他只看到了无头苍蝇般的乱撞和互相猜疑,昔日好友反目成仇,每个人都在濒临崩溃的边缘无声呐喊。

他们要从哪儿逃出去呢?

“嘿,迈克尔,我们从这里跳下去吧!说不定跳下去就能离开了!”泰瑞指着三楼破碎的大洞笑着对他说道,迈克尔看着他,慢慢地从口袋里拿出了刀,背在身后。

“你疯了,泰瑞。”他平静地说道。

“我们一起跳下去吧,迈克尔!”泰瑞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他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我们要逃出去,从这里逃出去,好朋友就是要在一起,不是吗?”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迈克尔看着自己的手,他攥着菜刀木质的柄,它摇晃着,被血液和蠕动的肌肉填满。他用力把它拔了出来,血在墙壁上泼洒成一道不完美的弧线。

泰瑞疯了,他也疯了。是啊,好朋友就是要在一起,一起逃,一起疯,一起死。

但他没有和他一起死。说到底他还是个不称职的朋友,他不想死在这里,这么愚蠢的死法不适合他。

迈克尔抬起了头,直直地看着帕德玛和帕瓦蒂。这两个有印度血统的女孩此时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漂亮了,她们身上的巫师袍脏兮兮的,脸也脏兮兮的,沾着汗和血。但她们无疑又是漂亮的,站在生命尽头的一道风景。

他看见了帕德玛的小动作,这太容易了,他也是这么对泰瑞的,虽然根本没必要。她朝他扔出了一个球状的东西,迈克尔挥刀将它打飞了——这得归功于他常在魁地奇比赛中担任击球手,虽然他并没有加入拉文克劳魁地奇球队。

身后传来一阵猛烈的爆炸声,整个楼层都摇晃了起来,走廊上的窗户纷纷震裂,在火焰中洒成美丽的玻璃花。他在爆炸声中往前冲去,将刀刺入了帕德玛的胸口。他在各个楼层捡到了好几把样式不同的刀,送进帕德玛身体里的是一把片型刺刀,有三十厘米长,笔直地贯穿了她的身体,钉在了中央。

她瞪着他,似乎没有想到这一切。但迈克尔没有耐心去看她临死前的眼神,他松开了刀柄,从袖子里抖出另一把刀走向角落里的帕瓦蒂。

蓦地,那个本应倒下的人扑上来死死地抱住了他。她手中也捏着一把刀,此时这把刀正卡在他的腹部,她用全身的力气将它捅了进去。他盯着自己身体里冒出的刀尖,从背后把它拔出来扔在地上,用力甩开了帕德玛,继续朝帕瓦蒂走去。这个过猛的动作狠狠地撕裂了他的伤口,他的身体发出了警告信号,他无视了神经中枢传导的痛意和直观的一路流淌的鲜血,眼中只有下一个目标。

他们要从哪儿逃出去呢?

从别人冰冷的尸体上跨过去,从自己死掉的灵魂上跨过去,拿起武器,用它来杀出一条血路——他只知道这种方式。

“快逃,帕瓦蒂!”女孩在背后尖叫着,她倒在地上,胸口的刀令她面目狰狞,但她依然嘶哑地叫着,“快逃——”

帕瓦蒂呆呆地看着浑身是血的迈克尔,她的姐姐在不停地叫喊着,那声音如此不真实,又如此迫切逼人。

快来,帕瓦蒂。她站在沙发上朝她招着手,那是七岁的帕德玛,肉乎乎的小脸上洋溢着笑容。快来,我把妈妈藏起来的糖找到了!

她朝她跑去,跑向一个始终。记忆里的姐姐的声音远去了,现实中的又响起来。

当迈克尔离她只剩下半米不到时,帕瓦蒂猛然向前抓住了迈克尔的刀尖,一个扭转刺进了他的身体。她手指因为用力过猛而流血了,但她完全不在意,反而捅得更深了一些,在下方狠狠地踹了迈克尔一脚。

帕瓦蒂看着迈克尔渐渐软下去,倒在地上。她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拾起被他扔到一边的刀快步走到帕德玛身边蹲下来,双手捧起她的脸。她手上渗出的血将她的脸濡湿了,她不停地擦去她脸上的汗,眼眶湿润。

“姐姐,姐姐……”她不停地重复着,她已经多久没有叫过她了呢?帕瓦蒂不记得了,她只想哭,可这也没有意义。

“姐姐……”她埋下头,将耳朵贴在她的胸口。那把刺刀碰到了她的耳朵,她抽泣了一声,闭了闭眼。

帕德玛的眼皮动了动,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她张开嘴似乎想说话,帕瓦蒂连忙将耳朵凑到她嘴边。

“好好活着……妹妹,”她气若游丝,“小心……哈利·波特。”

她的脸是脏污的,也是漂亮的。她们是最好的姐妹,从一开始就是最好的。她是最好的姐姐,她是最好的妹妹。不是最完美的,只是最好的。

“我知道了。对不起,姐姐……我终于明白了。”她低声说道,拿着刀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躺在面前的两具尸体。他们朝着灰黑的天空,一地的血和玻璃簇拥着这场无人知晓的葬礼。她对着他们静静祈祷,恳求一秒钟的安宁。

我会好好活下去的,她在心里无声地说道,我会活到最后,姐姐。

*

“拉文克劳学院减员1人,幸存人数22人。”

“拉文克劳学院减员1人,幸存人数21人。”

“拉文克劳学院减员1人,幸存人数20人。”

“拉文克劳学院减员1人,幸存人数19人。”

接连不断在脑中响起的声音让哈利彻底清醒了。他原本已经处于浅眠的状态,头搁在德拉科的肩膀上,右手紧紧握着猎枪。

他们躲在一间教室的柜子后方的角落里,从窗外的任何一个角度都无法看见他们的身影。长时间的神经紧绷让两人身心俱疲,整夜不眠确实不太现实。而且饥饿总会频繁地找上清醒者——他们的面包和水已经不多了。

但哈利清楚他们谁都不可能真正睡着。他们的手紧握在一起,一旦有谁察觉危险就能提醒对方。可这没有必要,他们的警惕心是刻在骨子里的。当德拉科侧身靠在他身上的时候,哈利首先想到的是手中的枪,而不是他温暖绵长的呼吸。

这很不对劲,但他没有办法。

他挪开德拉科的手臂,将自己的左手抽出来,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指头。这个动作让对方咕哝了一声,搅去了睡意。哈利将书包取下来从里面拿出羊皮纸和羽毛笔,起身走到了一块光线好一些的地方——也仅有迷迷糊糊的一簇灯光。已是深夜,月亮都隐去了。

“怎么了?”男孩从背后走上来,边说边打着哈欠。他从旁边凑过来看他在纸上涂涂写写,吸了吸鼻子。

“拉文克劳死了四个人。”哈利言简意赅地说道,他快速地计算着,发现得出的结果令人心惊胆战。拉文克劳学院在这之前已经死了两个人——凯文和安东尼,再加上刚刚的四个人,也就是说现在拉文克劳只剩下廖廖一人。

怎么会这样?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导致他们几乎是不间断地接连惨死?哈利不相信这四人的死之间没有关联,他猜想可能两组人之间产生了混战,最后同归于尽,但他们怎么能忍心对同学院的同学下手?

也许他们之间产生了一些误会,他想,因为误会而导致的杀戮难道还不够多吗?他杀死安东尼也是出于误会,他并不是真心想杀死他……

但他的内心依然无比沉痛,无论如何他们都失去了四个伙伴,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背后的德拉科也没有说话,他盯着哈利手中的羊皮纸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指在那些数字和人名上点了点,说道:“赫奇帕奇一个人都没少,是吗?”

“呃,是的。”

“真是幸运。”德拉科扬起眉。哈利不喜欢他的这种态度,但他没说什么。

他低头看着德拉科压在他面前的桌板上的手臂,瘦长笔直,具有力量。在以前他不会这么清晰地注意到这一点,现在它们离他很近,近到不可想象的地步,但他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他用这双手搂过他,他们像真正的情人一样拥抱。可真正的情人会如此警惕对方吗?哈利依然对那瓶毒药的去向耿耿于怀,他没有问德拉科不代表他一无所知。他像个旁观者一般冷静地审视着他们之间的甜蜜,德拉科越对他表现出依赖他就越忧心忡忡。

从他们被困在礼堂里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只过了两天。两天就能彻底改变他们之间的关系,让死对头共释前嫌、成为恋人吗?德拉科的热情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似乎真的那么在意他,但哈利不可能不对此表示怀疑。

在这种环境下连朋友都变得难以信任,更何况是原先关系恶劣的敌人。他无法相信德拉科会因为短暂的激情全心全意地接纳他,那些吻和拥抱也许只是麻痹他的方式,而他另有所图。

他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哈利思忖着,他知道自己有些神经质了。他教唆他杀人——也许他想利用他杀死别人,坐收渔利。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太可怕了。

哈利收起纸和笔,将书包重新背上。肚子又开始发出奇怪的响声,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们离开这里吧。”

“我们要去哪儿?”德拉科皱了皱鼻子。

“去看看那几个拉文克劳是怎么死的。”哈利说道。

“不是吧,学校这么大,你觉得我们真的能找得到?”德拉科表情更不悦了,“而且我们应该保存体力,不是吗?”

哈利按了按眉心,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他。

“你觉得我们在做什么?”他问道,“我去杀巨型蜘蛛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下来,我们应该一起离开这里,而不是落入别人的陷阱。有人希望我们自相残杀,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就在刚才,有四个拉文克劳死去了,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无动于衷。”

“就算你找到他们的尸体,你也做不了什么。”德拉科说道,他看向窗外,“而且我们改变不了别人的想法。我们能做的就是活下去。”

哈利盯着德拉科的侧脸,不言不语。他想起了帕德玛和安东尼,他们在这片黑暗的牢笼中变成了什么样?而他自己又能保证永远不改变吗?他忽然明白了在这片人性染缸中最困难的是什么,即使他最终逃了出去,这些痕迹也永远无法从精神上抹除。

“我还没有放弃。”他说道,似乎要证明什么,“也许你放弃了,但我还没有。”

德拉科马上回过头看着他,哈利注意到他的嘴唇已经起了皮,褶皱很深。

“想想自己,哈利,你是觉得我们过得还不够惨吗?”他的声音有些尖锐,“你想逞英雄,我可不想。直到现在你难道还觉得我们都能活下来吗?别天真了,我们能做的太有限了。”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话题。”哈利撇过了头,“如果你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找,那你就呆在这里。”

“你让我呆在这里?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德拉科眯起眼。

“等我找到他们以后,我会回来的。”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而且不知道回不回得来。”德拉科冷冷地说道,“你是想把我扔在这里,对吗?”

“我没有这么说过,但如果你要这么想——”

“是你逼我这么想。我猜你离开后就不会回来了,你巴不得这么做,是不是?”他生硬地扯起嘴角,笑容虚假而扭曲,“我知道你有这种想法,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不相信我,哈利。”

“我无法阻止你这么想。但我只想问问你德拉科,你难道就完全相信我了吗?”哈利试图让自己的呼吸平复一些,但这几乎难以做到,积郁已久的怀疑发疯似的要找到一个出口,他的大脑嗡嗡作响,“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瓶毒药是你藏起来的。你表现得好像很相信我,你想让我相信这一点,但我没有上当。噢,别这么看着我。”

德拉科死死地瞪着他,仿佛想从他脸上生生剜下一块肉来。但这远远不够,这种程度的伤害远远不够,远不及他被伤害的半分——他怎么能这样肆无忌惮地伤害他,将怀疑的刀子对准他?当他拿着枪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是不是时刻想着如何逃离他?

不……这种事情,他不允许发生。他不会允许……

“你错了,哈利。我没有偷走那瓶毒药。”过了一会儿,他勉强自己保持体面的笑容,慢慢地说道,“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搜身。”

哈利有些困惑地看着他,似乎在揣测他的话语的可信度。德拉科直直地站着任由他打量,整个身体僵硬成一块寒冷的铁板。

他走近了一步,示意他把外衣脱下来。德拉科恶狠狠地瞪着他,一边用力地甩下黑色巫师袍扔到他脸上。他真的敢搜,他愤恨地想,他真的还在怀疑他做了这种事……真是伪善、令人作呕,他对他总是格外严苛……

哈利抖了抖德拉科的巫师袍,将手伸进两个口袋里摸索着,里面确实什么也没有。他将外套放在一边,抬起头,德拉科正抱着双手看着他,那目光似乎要把他生吞活剥。

“是不是还要我脱裤子?”德拉科努了努嘴,冷笑着说道。哈利有些犹豫了,但后者已经动手解开了裤带,将长裤脱下来扔到他面前。哈利几乎不敢去看他裸露的修长双腿,他快速地摸了摸两边的口袋,确认是空的以后狼狈地将裤子塞还给他。

德拉科没有接过长裤,他抓住哈利的手腕将他扯到身前,硬拉起他的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口,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还没搜这里呢哈利,不应该善始善终吗?”

他滚烫的呼吸涌过他的耳侧,哈利的脖子红了半边。他用力想抽回手,但德拉科拽得很紧,靠得更近了一些:“趁现在都搜一遍,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他想了想,又低笑着加了一句:“需不需要我把内裤脱掉?”

“滚!”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他整个人都贴在德拉科身上,一只手紧攥着对方的裤子,另一只手被牵引着抚摸他的上身……是的,就是抚摸,他潜意识里觉得搜身不是这样的。即使隔着毛线马甲和衬衫,他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渐渐热起来,气息更为急促……当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抵在了他的腿上时,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脸色霎时变得精彩极了。

“德拉科,你他妈——”

“是这样,既然你已经搜过一遍了,那么现在该轮到我了。”德拉科打断了他的话,一只手厚颜无耻地抓着他的手往下按,另一只手伸进了他的袍子底下,“我也怀疑你身上藏了东西,哈利。”

“混账,给我放开!”哈利恼羞成怒,德拉科的手在他身上胡乱摸着,他用力抚摸着他光滑的后背和柔韧的腰腹,甚至恶意地拉扯了一下他的左胸。这个动作让哈利一抖,紧绷着的力量松懈了些许,德拉科趁机抓着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胯下。

完了,他在内心哀嚎着,他们完蛋了。但愿不会有人发现这里正在发生什么,但愿这漆黑的夜能掩盖一切。如果这时候有人打开教室的门,他们都得遭殃。

当他在他手里出来的时候,哈利思考着他们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明明原来还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他真不明白为什么德拉科能把正常的搜身变得如此色//情。

哈利抽了张羊皮纸擦掉了手上的液体,德拉科重新穿上了裤子和外套。他们去男生盥洗室洗手,德拉科反锁上门,把他按在墙壁上又来了一次。这次他用腿帮他弄了出来,哈利将冷水用力泼在脸上,水珠沿着脸颊滑落下来,他盯着镜子里模糊而混乱的自己,暗绿的双眼残存着未退的错误情//潮。

“妈的。”他咒骂了一句,也不知在抱怨什么。德拉科瞥了他一眼,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肩膀,捏了捏他的腰:“你在骂谁?”

哈利打掉了他的手,在镜子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走了,去五楼的图书馆看看。说不定那里会有什么线索。”

——————
第四部分结束。
十万字打卡。

评论(16)
热度(19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