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23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5F·FIRE】
23

哈利松了口气。他们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被枪声引来后站起身,活动着僵硬的双腿。

“是西莫。”哈利马上说道,也不知自己究竟想表达什么。这似乎是一个无解的局。

“我记得他是你的同班同学。”德拉科说道。哈利点了点头。两人没有再说话,安静地往前走。

他们绕过一条走廊,哈利刚侧过头就被那面宽阔墙壁上的景象惊呆了,双腿仿佛被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德拉科也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盯着墙壁看。

那本来是一面挂满了各种精美肖像的墙壁,空荡荡的壁面上还能看见发白的矩形痕迹。哈利记得原来这儿有一个金发女人梳头的画像,一个抽着烟的蓝眼睛老人画像和一个神神叨叨的黑发女巫画像,但现在它们都消失了,墙壁上吊着一个女孩苍白的尸体——她双手摊开,垂着头,额头上插着一把餐刀,狰狞的红布满了整张脸。她的脖子和双手上缠着粗粗的绳子,将她悬在了半空中。

而在她旁边的墙面上,淋淋的红色涂料写着巨大的字,红色液体一条一条流下来,如同一片扭曲的鲜血之森:

杀死哈利·波特。

那鲜艳的红色直冲冲地挤进眼中,将他翠绿的双眼都染红了。他摇晃着后退一步,喉咙中涌上了一口腥气,牙齿发酸。出乎意料的,他的内心没有任何感觉,空白一片,也许是失去了思考能力。他喑哑着想发声,但声带失去了工作能力,只能发出坏掉的锯子般的吱呀声。

德拉科僵硬地盯着眼前炼狱般的场面,刺目而泾渭分明的黑、红、白冲击着他的大脑,将他一直忽略的不安一点一点挖掘出来展示在他面前。他勉强自己将目光从拉文德的尸体身上移开,望向哈利。后者浑身打颤,让人怀疑他下一刻就会倒下去。

“哈利,”他低声唤道,转过身,“看着我,哈利。”

男孩慢慢回过头,一脸惶恐。德拉科一把搂过他,亲了亲他的耳朵,一手切在了他的后颈。

*

霍格沃茨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西莫不想回到教室里。他觉得每间教室都曾上演过悲剧,自从他在桌椅之间看见米里森的尸体之后。但他更不想呆在走廊上,他从那四人赤裸的坟茔前空落落地走过,拾起死人的武器背在活人的肩胛上。他在其中看见了满身弹药的纳威,他之前想过他和他走散后去了哪儿,能不能活下来……现在想这些也没有意义了。

但他的确见证了一个结局。纳威和潘西的姿势看起来有些奇怪,潘西看起来显然是自杀的,这让他感到困惑。可他不愿去细想,过重的肉体负担和精神压力让他不想思考任何事,更何况他连自己都看不清了。

他们有谁能看得清自己?当他们被外力囚禁、被理智逼迫、被求生欲威胁、被怀疑挟持,他们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现在已经能够毫无罪恶感地攻击别人了,过不了多久,他对那些尸体也不会再有任何感觉。西莫靠在门边望着远处流逝的夜空,天很快就要亮了。

他笑了一声,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滑坐在地上。他的左臂痛得几乎无法动弹,猎枪的子弹穿透了他的肌肉,他用布料简单包扎也没有用,血仍在不停地往外渗,把衬衫浸湿了。

一只手是很难操纵机枪的,那不是手枪,不能轻松地用一只手握住。西莫叹了口气,将机枪架起来放在肩膀上,右手握住枪柄随意地旋转方向。

“你受伤了?”

耳边响起的声音如同炸雷,西莫条件反射地跳起向前跑了一步又转过身,枪从肩膀上滑下来。他手忙脚乱地一把将枪捞起,一只眼一直警惕地盯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罗恩,左手忍着痛从口袋里抽出刀。

“嘿,你反应太大了。”罗恩抓了抓后脑勺,讪笑着摆着手。西莫怀疑地看着他,微弓着身子。

“你伤得很严重,西莫。”他说道,向前跨了一步。西莫马上将枪指向他,高声说道:“你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罗恩立刻站住了,显得有些受伤。

“噢,其实我没想做什么。”他说道,吸了吸鼻子。

西莫依然紧盯着他,他的右手有些酸痛了,汗从额头上滴下。

“对了,你的伤是怎么回事?”罗恩问道。

西莫的左臂下意识动了动,伤口被拉扯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气。罗恩看起来又想上前慰问他,西莫马上晃了晃手中的枪。

“哈利干的。”他说道。

“这不可能。”罗恩条件反射地否认道,“哈利不会做这种事。”

“为什么不可能?”西莫似乎觉得他很好笑,干笑了一声,“你不会没有看到四楼的尸体吧?”

“看到了,那又怎么样?我告诉你,西莫,有人冒充成哈利到处骗人。”罗恩快速地说道,“你一定是被骗了,那不是哈利。”

“我不管有没有人冒充成哈利,但哈利的确不能留着。”西莫冷冷地说道,“只有杀了他,一切才能结束。”

“……你说什么?”

“杀了哈利,我们就能出去了。”西莫重复了一遍,他显得很没耐心,“哦,我知道你和他是朋友,但现在情况不一样。”

罗恩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又想起了那个假哈利对他说的话,晃晃脑袋,厉声问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斯莱特林的诺特,怎么了?”

“你怎么能相信斯莱特林的话?”罗恩的声音更严厉了,“他们在挑拨离间,你没看出来吗?有人故意散播这样的信息,就是为了让我们去杀哈利!”

“那时候我用刀挟持着沙比尼,我不觉得诺特在撒谎,”西莫冷静地说道,“而且,我想你应该没有忽略那些尸体旁边的字吧?”

“当然,那只是用来迷惑我们的东西!”

“如果那不是呢?”西莫紧盯着他的眼睛,他向前迈了一步,咄咄逼人,“如果那揭露了某个真相呢?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会被困在这里,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你有没有想过操纵这一切的人是谁?”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恩皱起眉,他在西莫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癫狂的神色,这让他更不安了。

“无论如何,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那种声音,不是吗?”西莫说道,“如果不是他做的,他又怎么会知道?”

“这——这不可能!哈利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他不可能——”

“哦,可我刚刚看见他和马尔福混在一起。”

“那一定是假的,有人在冒充他!”

“那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西莫抬了抬眉毛,“你们走散了吗?”

罗恩张了张口,像是被掐住了脖子,说不出话来。没错,他们的确和哈利走散了……但他们是什么时候走散的,哈利去了哪儿,他一点都不知道。这一切发生得毫无征兆,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哈利被带走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如果他是被迫的,他们不可能不会察觉。但是如果——如果他是自愿的,如果他的确对他们隐瞒着什么……

“……我还是不相信哈利会是操纵着一切的人。”过了一会儿,罗恩开口了。他显得很平静,没有多余的表情,但他的鼻子红得发亮,话语中蕴含着风暴,“抱歉西莫,我觉得你大概是瞎了眼,或者被人收买了——别瞪着我,你现在看起来就像这样!你怎么敢怀疑哈利是那样的人?你难道不是他的同学吗,你难道不了解他经历过什么吗,你难道不知道他一次次被怀疑但最后证明对的依然是他吗?你还参加过D.A.,现在你就是这么怀疑我们的头儿的?他面对过神秘人,他的爸妈就是被神秘人杀死的,现在你怀疑他设了个局想要害死我们,嗯?你的脑子是不是他妈进水了?”

西莫瞪着他,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些话。他的嘴唇颤抖着,仿佛被击溃了一层盔甲。但就像五年级的时候一样,他感到困惑和愤怒,却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改变。

“这都是陈辞滥调,”他说道,为了显得有底气而提高了嗓门,“你以为现在说这些还有用?谁知道他已经变成了什么样,你什么都不了解!”

“我不了解,我不了解?”罗恩看起来像是被冒犯了,脸颊涨得很红,“难道你自以为比我更了解,嗯?别以为你自己变了别人也会和你一样,如果你执意要去害人,那就先从我这里过去。”

“你觉得我是在害人?——我是在救你们,把哈利留在这里才是害人!”

“别为自私找借口,西莫。”罗恩冷笑了一声,“用杀害别人的方式获得胜利一点都不值得夸耀,你让我觉得羞耻。”

“看来我们是没什么可说的了。”西莫冷漠地看着他。罗恩歪了歪头,回敬道:“这是我们唯一达成的共识。”

话音刚落,西莫的枪口就爆发出了火星——嘭的一声,清脆利落,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几乎没有射不中的理。

罗恩捂着胸口踉跄着后退了一步,三棱刀落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左手拼命挥舞着试图抓住什么支撑渐渐虚软的身体。他握住了门框,死死握着,眼眶通红,眼珠子鼓得胀胀的。他喘息着,很快就只剩下出的气了,但他不放弃。

他眯着眼看着西莫,又仿佛在透过他看一个遥远的幻影,汗从额角滚落。

“是的,你得杀了我,”他虚弱地说道,没有笑,再也笑不出来了,“不然你别想去害哈利。”

他顿了顿,又慢慢地补充了一句:“放心,如果可以……我也会杀了你。”

他的右手终于不堪重负,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倒下。一声震响,一切归于沉寂。

*

德拉科快步走在五楼的长廊上,风将他的衣摆吹得前后摇晃,猎猎作响。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夜雾中航行的游轮,一头撞上了冰山。

游轮只能远远绕开冰山,他想,因为一旦遇上就会沦陷。

他小时候听说过泰坦尼克号的故事,1912年的豪华客轮,从英国南安普顿驶往美国纽约。据说那是当时最大的游轮,被称为“世界工业史奇迹”——那时候他听不懂“工业”这个词,现在也不懂。那都是麻瓜的玩意儿,他不屑地想,麻瓜的庸人自扰。就算是被冠上了世界级名号的客轮也依然在处女航撞上了冰山,携带着无数人的故事陨落在茫茫大海中,只留下几十只飘远的救生船,几张无名的照片和画像,几段无人知晓的爱情。

可他现在忽然有点明白那种感觉了。他们被囚禁在狭窄的城堡里,日月都失去了意义。他们戴着镣铐起舞,上演着一场又一场人性闹剧——他们自以为能逃出去,可游轮已经撞上了冰山,他遇上了命运中要置他于死地的人,他将被锁在海水进犯的寒冷房间里,苦苦等待着黑暗中那个人的吻。

可他会给他一个吻吗?他会愿意亲吻他罪恶的双唇吗?当他知道真相以后,他会对他说些什么呢?

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用手背擦了擦眼眶。没有泪水,但痛得发酸。

一切已经开始了,他想,他早该明白的,一直以来用于蒙蔽自己的假象在那血红的大字前全局崩塌。一切已经开始了,命运的齿轮开始运转,他们一步一步走向崩坏……可他依然怀着微弱渺小的妄想,期待着能得到更好的未来。

但这怎么可能呢?

“德拉科!”

他转过头,罗恩趴在窗边朝他挥着手。但德拉科清楚他不是罗恩,只是借用他的外表的某个人。他停了停脚步,慢慢朝他走去,面目肃然。

“你在这里。”

“你是一个人吗?”那人将头探出窗户看了看,“克拉布和高尔呢?”

“不清楚,可能在地下一层吧。”德拉科耸耸肩。

“之前都没有看见你,你去哪儿了?”那人好奇地问道。

“去完成任务了。”

“噢……说起来我一直很在意,你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他摸了摸鼻子,歪着头看着他。

德拉科的双手在口袋里握紧了,但他依然平静地看着他,缓缓露出了一个虚假的笑容:“控制波特。”

“啊,和我猜得差不多。”那人懒懒地拍了拍手,“那你成功了吗?”

“他爱上我了。”德拉科扬起眉,身体微微向后靠了靠。

“哇,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德拉科下意识躲开了他的目光,当他注意到这一点后又马上转了回来,说道:“当然是凭演技。你知道,波特特别容易轻信别人,他空有一腔同情心,鲁莽又愚蠢,天真得可笑……”

“好,我知道了,”那人不得不挥手打断了德拉科的话,“那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你不留在波特身边——嗯——继续控制他吗?”

德拉科的笑容僵硬了一瞬,他低下头抚摸着自己的手指,懒懒地说道:“我懒得伺候他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随便你,反正我也管不到你头上来。”那人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手枪随手抛着,德拉科看得心惊肉跳,“对了,提醒你一下……十二点的时候不要去八楼,”他的手一停,握着枪对准了他,笑嘻嘻地说道,“嘭,你完蛋啦!”

说完后他咯咯地笑了起来。德拉科皱着眉后退了一步,双拳握紧,冷冷地说道:“这一点也不好笑。”

评论(14)
热度(17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