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29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6F·BATTLE ROYALE】
29

他们在门边屏着呼吸等待着,哈利蹲下身,紧盯着因撞击而不停摇晃的门缝。缝里的光一刹一刹地逼进来,裂着他的眼,鼻息间是干燥木料、铁锈和枪的味道。

门被挤压得变形、扭曲了,光芒化作宏大的量蒙住了他的脸。哈利那一瞬间觉得有些刺眼,这让他的动作慢了一拍,但并不妨碍他推开前面的人的腿挤出去。

正如哈利所料,门外等着的除了西莫和帕瓦蒂以外还有克拉布和高尔,他刚从西莫旁边挤过马上就撞上了一堵肉墙。他用手枪用力捅了两下,听见那人的抽气声后一头撞去,硬生生将高尔撞得后退了两步。

高尔手中的枪对准了他,哈利躲闪的同时想着这把枪和卢娜那把似乎是同一型号的,估计都是从地下一层拿到的。紧接着他听见了一声突兀的枪响——不是来自于高尔和克拉布,也不是西莫——克拉布庞大的身躯向后倒去,他一只手撑住走廊扶手狼狈地挣扎着,脚下打滑,依然控制不住地仰去。卢娜拿着手枪从他身旁小跑出来,汉娜和梅根跌跌撞撞地跟在她身后。汉娜一脸惊慌,她握着电锯的双手在颤抖,锋利的锯齿和她的手背上都沾着血,衬得她的脸更苍白了。

“我杀人了,天哪,我杀人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仿佛要吐出来了。但没有人有心情安抚或责备她,因为后面的人已经追上来了。

哈利朝后望了一眼,赫然看见西莫的腹部有一道深深的血痕,鲜血直流,被割开的皮肤向外翻着,狰狞吓人。他一脸痛苦地捂着伤口向他们跑去,每跑一步都会涌出更多的血,在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血脚印。

他为什么不放弃?哈利想不明白,取他的命有那么重要吗?还是说如果不杀了他,他也活不下去?他不知道现在流传着怎样的传言,他已经看不懂每一个人了。

他们飞快地跑上了楼梯,沿着复杂的旋梯往上跑,凭着记忆跳过那些恶作剧的台阶。当他们经过四楼时正好是十二点,整个城堡猛然震颤起来,哈利瞬间脚下不稳从楼梯上摔了下去,重重滚到了地上。

“哈利!”

哈利的身体挣动了一下,他双手撑地就要爬起来,一枚子弹贯穿了他的左上臂,让他痛得重新倒回地上。

汉娜急得朝他跑下来,梅根将十字弓瞄准了开枪的克拉布,哈利捂着流血的手臂站起来,举起右手直接朝克拉布开枪。

那一瞬间他什么也没有想,驻扎在左臂中的疼痛蝴蝶将苦涩辛辣的药一波一波输送到四肢百骸,他的手指通电了似的抽搐着,呼吸急促。

完了,他想,这次不是什么意外,也没有人蛊惑他,他真的在杀人。

但这种想法只在他脑中闪过了一秒,子弹擦着克拉布的耳朵击中了后方的壁画,画上的女人的笑容缺了一角,显得尤为滑稽。

汉娜朝他招了招手,他们猫着腰快速往楼上跑。五楼已经被熊熊的火包裹住了,滚烫的风扑着他们的脸颊,眼睛都睁不开。哈利跨过火丛跃上台阶,伸手把卢娜拉了上来。汉娜和梅根站在楼梯口向他们挥着手,哈利和卢娜连忙跟了上去。

“你需要处理一下子弹,哈利。”汉娜急切地说道。

“不用担心我。”哈利摇摇头,“我想说我们这样逃是没有用的,他们早晚会追上来。”

“那我们需要把他们都杀掉吗?”梅根问道,哈利不清楚为什么她能这么简单地把这句话说出来,明明几天前她还在看到凯文死亡后尖叫着跑出了礼堂。

“——这是最后的选择,也是最没有办法的——”

“他们在杀我们,哈利。”

哈利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他们只是在杀我。你们是因为和我在一起才会被追杀。我们在这里分开吧。”

“你在说些什么?”梅根显得有些困惑。

“我说的是真的,他们的目标是我,不是你们!”哈利提高了音量,他的大脑一片清明。食死徒们想让他死,他太清楚了。他早就该死了,他不应该做多余的事,把自己的朋友们扯进这场风波中来……在战争中死去至少还留有美好的回忆,可他却毁掉了一切。

“你们走吧,找个地方藏起来。只要不和我在一起,他们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哈利的声音平静极了,手指在腿边握紧。火焰灼烧、爆炸的声音从脚下一簇一簇向上飞,吞没了半个梦魇。

“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我们吗,哈利?我们不和他们一伍,早晚会被抓住的。你不要想着一个人承担,哈利。”过了一会儿,汉娜轻声说道。

“我们现在和他们没什么区别。他们追杀我们,或者我们杀了他们,都一样。如果只是想活下来,选择哪一边都无所谓。如果你们是囿于朋友情谊不愿背叛我那完全没有必要,是我提出不想让你们跟着我。”哈利说道,“说实话,我觉得我一个人存活率可能会更高一些,四个人目标太大了。”

“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哈利,”汉娜激烈地喊道,“你不想拖累我们,但我们愿意——”

嗖。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一道从对面那栋大楼射来的子弹刺透了她的大脑,从另一头的太阳穴穿出,带出一大片血。他们怔怔地看着这一切,汉娜的身体软倒了下去,她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已经消逝,脸上仍保留着温度,可血液却在一点一点冷却,直至冰点。

哈利僵硬地朝对面看了一眼,那儿似乎有镜片在反光。

“狙击枪。”他哑声说道,几乎不敢相信这种在他看来只在电视中存在的东西会出现在这里。

“这样看来,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卢娜说道。

哈利苍白着脸没有说话,他看着面前浑身打颤的梅根,蓦然转身朝另一侧的走廊跑去。

“哈利!”

“你们别跟过来!”他头也不回地吼道,擦掉了眼角渗出的一滴泪,“别跟过来,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跑过了糊涂波里斯雕像左边的级长盥洗室,四年级的时候他曾在塞德里克的提示下来过这儿,可塞德里克也死了,被伏地魔所杀害……他们都死了,一个接着一个在他面前死去,他对他们的死亡无能为力。

这到底是谁的错?这到底是谁的错?

哈利终于跑得没力了,靠在马屁精格雷戈里的雕像上喘着气。汗不停地沿着脑门流下来,他的额发湿淋淋的,但哈利完全没有心思去关心。

他死死地瞪着自己的鞋尖、下垂的手上捏着的手枪,枪管指着地面上映出的他的脸。左手臂依然在一抽一抽地痛,他忽略了,他有种想在这儿等着他们来围猎他的冲动。

他做不了什么了,他的朋友们在死去,而他无路可退。难道将所有的敌人都杀死他就赢了吗?他面对的将是一片过往的坟墓和更大的空洞,他将落入更深更深的陷阱。

所以换由他死去吧。让他死去,这个本来就该死去的男孩,他要甘愿赴死,他要向死而生。

哈利叹了口气,揉揉眼睛,给手枪上好膛。背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他边回身边举起枪对准了那人。后者停住了,看了他一会儿,举起双手。

“是我,哈利。”他说道,声音中仿佛有时间的钟声。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哈利没有放下手枪,微微偏了偏头:“过来告诉我我已经被包围了是吗?”

“……一个人行动很危险。”他慢慢地说道。

“我知道,不用你担心。”

“两个人会更有安全感。”

“少在这里废话,你到底想说什么?”哈利有些不耐烦了,他冷冷地看着他,心如止水。

“我是来带你走的,哈利。”德拉科看着他,一字一句地慢慢说道。

“送我上路?”

“不,带你离开。”

“哦,怎么离开?”

“现在不能告诉你,他们在监视我们。”

“好吧,那么现在给我滚出去,或者被我射一枪。”哈利厉声说道,粗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从这里退出去,我会看着你。”

德拉科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他的姿态有一种坚持的意味,这让哈利莫名烦躁起来。

“你听不见我的话吗?”他怒吼道,“我不想看见你,德拉科·马尔福!”

被叫全名的感觉意外的好,德拉科扬起眉。他向前跨了一步,这个动作引起了某种特殊的反应,像是一个暗示,将绷紧的弦拗断的最后一点气力,不远处的那支枪抖了一下,子弹射中了他的左肩。德拉科顿住了,他低头看着自己被刺穿的袍子和流血的洞,脑中过电般闪过了什么。

他开枪了。他看向他,隔得不远,可此时他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表情。是因为恨他的背叛,对他彻底失望了吗?还是说他对什么都失望了,他也变得和那些人没什么不一样?

德拉科站在原地没有动。血沿着袖子流下来,一路淌湿。他忽然松了一口气。

“看,你现在已经开了一枪。我可以拥抱你了吗?”

“……你说什么?”哈利震惊地看着他,他简直不能理解他的话语。德拉科按着手臂大步朝他走去,他一只手用力抱住了他的腰,将他按在怀里。

他的头靠在他的胸口,他能清晰地感受他的心跳。他明白这是他的机会——将袖子里的刀扎进他的后背,一切就结束了。

被他抱着的人猛然推开了他,伤口被撕裂的痛令他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你来得太晚了,德拉科。”他听见那个人这样说道,“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他说完后便放下枪,目不斜视地迈开大步往走廊另一侧走去。

哈利盲目地在六楼走廊上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唯一知道的是德拉科此时正跟着他,

也许他会猝不及防地放冷枪,也许他一直谋划着将他杀死。但这很好,他无所谓,甚至还有一丝嫉妒——至少他知道他应该做些什么,而自己却没有出路。

这一切应该是这样的吗?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要长成所有人期待的样子,他要承担责任,他要杀死黑魔王,一切顺理成章,谁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就连他自己都这么觉得。可他已经为此奋斗过一次了,他失败了,他毫无怨言。而现在一切重来了,他能不能放下这些所谓的命运随心所欲地活一次?

哈利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过身,面对着德拉科。他跟了他一路,没有说话也没有暗杀,像一个跟踪狂,但没有哪个跟踪狂会像他这样光明正大。

“你再跟着我我就射//爆你,德拉科。”他说道,用词堪称粗鲁,但他不在意,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噢,要试试吗?”德拉科摸了摸鼻子,“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内疚,哈利。”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表现得很内疚。”他说道,“但对于我们来说都没有意义。”

“当然有意义。你不是经常对这种事感到内疚吗?当初安东尼的死你就很内疚,为什么对我——我是说,你是对我有偏见还是——”

“我对你没有偏见,”哈利打断了他,他觉得有点疲倦,他还觉得追兵早就该来了,“我累了,你明白吗?我宁愿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在乎……以前我会为我杀人而难过,我讨厌枪这种武器,现在我还是讨厌,但我不去想了。”

“哈利……”

“其实这一切早就注定了对不对?我们在牢笼里徒劳地挣扎。如果这个计划的目的是让我绝望,你们已经成功了。”哈利继续说道,他的语气很平静,只是在平铺直叙,但这种平静却让德拉科颤抖起来。

那个男孩消失了。曾经用一些无聊的话打动他的男孩消失了,他们亲手摧毁了他。他还记得一开始时哈利的眼神不是这样的,他会狡猾地笑,也会义正言辞地反驳他,他灵动、坚定又勇敢,使他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

可现在他被毁了。身体上的伤口可以痊愈,灵魂的重创却难以修复。他杀不了他,可他已经杀了他。

“所以你想要放弃了吗?”他问道,音量不知为何提高了,“所以你想等着我们来杀死你,你束手就擒了,是吗?”

“是啊,但只有我一个人死去,他们都不会死。”哈利耸耸肩,德拉科恨极了他这种不在意的眼神,“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多此一举,我不该说那些话的。我太冲动了,是我害了大家。”

“你他妈给我闭嘴,波特!”德拉科尖声叫道,他怒不可彻,“我真是受够了你这种恶心的话,你以为你这么做很高尚,是吗?”

“我没有这么觉得。你忘了,我只是觉得累了。”

“这一切不会停止,我告诉你,如果你选择放弃,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更多的悲剧,你最好记着这一点!你这么做只是在逃避,你这个胆小鬼——”

“凭什么一定要我来承担这一切?”哈利忍不住朝他吼了回去,他的平静被彻底打碎了,“凭什么我一定要坚持到底,不能中途放弃?我坚持过一次了马尔福,你他妈没感受过就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失败了,你们赢了,把失败者抓起来重新玩一次猫抓老鼠的游戏很有趣吗?如果是你,如果遭受这一切的人是你,你能坚持到底吗?你的朋友在被屠杀,被你的另一批朋友屠杀,你无法毫无心理负担地去战斗,你觉得——你觉得这他妈是人能忍受的东西吗?”

他停了停,喘了口气,左上臂传来一阵一阵灼痛感,他下意识捂住了它,手中一片粘稠。

“邓布利多告诉过我这一切。我是自己走进战场里的,我为了我和我的朋友们战斗,但没有人要求我一定要赢对不对?我尽力了,我见过了一场屠杀,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哈利说着低下头,将脸埋进了手心,过了几秒他又抬起来,瞪了德拉科一眼,“对了,不许说我是胆小鬼。”

评论(6)
热度(20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