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幸存者33

*原著向/全员/中长篇,灵感来自于大逃杀、弹丸论破、gosick、another等,设定有借鉴和参考,各种即视感就对了(看到上述列表应该已经知道这篇文是什么性质了)

*【高亮】有重要角色死亡/战损/血腥场景/角色黑化,非常ooc,注意避雷!!!!

*简介:他们被关在了霍格沃茨里,面对着一场生与死、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的考验。

目录及设定   其他文章归档

 

 

 

【8F·THE LAST MAZE】
33

哈利曾无数次走上霍格沃茨的八楼。

通往占卜教室的活板门就在这儿,他们沿着放下的楼梯进入那间蒸炉一般的、摆满了扑克牌和水晶球的房间,哈利曾在此饱受折磨。邓布利多的校长室也在这里,那对石头怪兽古怪的入门口令此时让他无比怀念,而更令他内心沉重的是这位老人的辞世。

他曾引领他前行,哈利本以为他永远都会在他身边指导着他——他这么强大,就连伏地魔都害怕他。可再强大的力量也敌不过命运,再完美的人也有弱点,他最终还是得一个人远行。

他慢慢地踏上八楼走廊。四周寂然无声,瘦子拉克伦的雕塑直直地盯着他,那白色的眼睛转了一轮,深蓝的影子涂在凹陷的眼周。

八楼可以去的地方太多了,但哈利心里已经有了目标。最适合狙击手狩猎的地方自然是视野宽阔的高处,那么塔楼顶部则是最好的去处。从八楼能到达的塔楼有格兰芬多塔楼和特里劳妮所在的北塔楼,帕瓦蒂在这两个地方呆着的可能性都很高。哈利对比了一下路线,决定先去北塔楼。

他尽量快速地走向通往占卜教室的活板门,扶着扶梯往上爬。他向下望了一眼,所有的景物都变得无比细小模糊,如同飘在天边的一团冷雾,森森的,失去了轮廓。

他走到扶梯顶部,吸了口气,轻轻推开了活板门。

刚进入教室的几秒是最让人心惊胆战的,从下方爬上去时视野和躲闪范围都受到了严重限制,简直像一个送上门的活靶子。

哈利将书包顶在头上,慢慢地爬进占卜教室。他刚进入就翻身滚到了墙边,背脊撞上了一只摆满了茶具的橱柜,茶具摇晃着发出丁丁当当的声音。

他一下闪到橱柜后,握着枪警惕地指着前方。

然而并没有人朝他开枪,也没有人说话,仿佛这里一个人一个人都没有。但他很清楚不是这样,窗边正静静地站着一个女孩。她逆着光,整个人沉在影子里,淡白的光勾勒着轮廓。

帕瓦蒂手中握着一把枪,枪口直直地对着他,闪着银光。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从她后来开始追杀哈利起就是这样了,仿佛对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兴趣。哈利很想知道她为什么执着于杀死自己——他觉得这件事对于她来说也未必有那么重要。

他们静站着没有说话,目光紧盯着对方。昏暗的光线使得这一切仿佛发生在幽灵般的梦中,哈利的胳膊有些酸痛,他的伤口在风中发酵,这里的风似乎格外扎人。

任何征兆都会造成一触即发的局面,开口说话似乎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哈利的大脑昏昏沉沉,他觉得自己的手臂属于钢铁,属于痛觉,属于刀一般的风,总之就是不属于自己。他的眼睛也被一节一节割开,割成了冷月亮的空壳。

不知过了多久,帕瓦蒂终于说话了,她的嘴唇开合像是一团边缘泛着青的雾:“那些人是你杀的吗?”

“如果你是说拉文德,那不是。”哈利回答道。

“我姐姐让我小心你。”

“你的姐姐可能对我产生了一些误会。你知道,这里的误会太多了。”

帕瓦蒂依然漠然地望着他。她叹了口气,目光向下垂去,低声说道:“是啊,误会。”

哈利没有说话,等待着她的解释。

“汉娜那件事不是我的本意,我本来的目标不是她。”

“我知道,你瞄准的应该是我。”

“我第一次用那种东西。不得不说,麻瓜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他们的创造力也不赖。”

“我们把枪放下吧。”帕瓦蒂说道,她垂下手臂,摸了摸僵硬的肩膀。哈利松了一口气,他早有此意。

“这里马上就要毁掉了,帕瓦蒂,快点离开吧。”他说道,语气变得轻快了许多。

“那挺遗憾的。”帕瓦蒂平静地说道,可这种平静让他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我想留在这里。”

“……为什么?”哈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怀疑她没有听懂他的意思,“我是说真的,这里很危险,留在这里会死的!”

“我最好的朋友和我的姐姐,她们都死在了这里。我看着我的姐姐死在我的面前,她对我说好好活着,”帕瓦蒂侧过头看向窗外,那一刻一道光从她鼻梁上拂过,她的脸颊呈现出一种超脱的透明感;但很快又恢复了冷郁的色调,朦胧而黯淡,“但我一直都不怎么听她的话。”

“——可你为什么要放弃?你明明可以和我们一起活下来,你还能见到你的家人——”

“没什么理由,不一定做每件事都是有理由的……我想呆在这里,以前我很喜欢来这儿。特里劳妮教授还在的时候,我经常和拉文德一起来。”帕瓦蒂轻声说道。她微眯起眼,像是沉浸在回忆之中。哈利急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听着帕瓦蒂,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总之你现在跟我一起下去——我们都能逃出去,不管什么事都等逃出去以后再说,那时候你想怎么做我都管不着。但现在你必须和我一起下去,如果你不肯我就把你敲晕了带下去。”哈利瞪着她,大声说道。

帕瓦蒂扬起眉,竟是笑了一下,说道:“哦,哈利,你看起来比我还要虚弱。说实话你为什么要管我?我刚才还想杀死你——说真的,你进来的时候我就想过要杀死你。”

“这些话我就当做没听见,你做过的事我都会忘掉,”他说道,“错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我相信你们每一个人。”

帕瓦蒂看着他不说话。微风吹着她的额发。过了一会儿,她幽幽地开口:“事到如今,你还是这么想?”

“一直都是。”

*

地下一层,斯莱特林休息室。

德拉科抱着手站在高高的玻璃壁前,仰着头望着漆黑的湖水中涌动的鱼群和遥远的巨乌贼的触手。他抿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焦躁,但不停敲击地面的鞋尖暴露了他的心思。卢娜、梅根和西莫坐在一旁默不作声。

德拉科和克拉布、高尔的战斗几乎在瞬间就结束了,他倒下身躲过克拉布的子弹,躺在地上对着他的手腕开了一枪。克拉布尖叫着,将手枪扔到一边,德拉科翻身捡起,两支枪对准了他们两人。

“退出这里或者死,”他厉声说道,声音很冷,“我数三下,三,二,一——”

没等他数到二,两人纷纷慌张地用斯莱特林们特别装备的门钥匙离开了。

“哼,懦夫。”德拉科撇撇嘴,踢了玻璃墙一脚。梅根听见声响后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他瞪了回去:“怎么?”

“有人敲墙。”卢娜忽然开口了。所有人瞬间打起了精神,一同看向入口处的石墙。梅根从扶手椅上跳下来,微弓着身,一脸警觉。

咚,咚。敲墙的声音再次响起了,他们面面相觑。德拉科的呼吸有些不畅,胸口堵住了一块似的又闷又胀。他大步走到墙边,一手贴上冰冷的墙面,又有些迟疑了。

“……外面是谁?”他问道。

四周一片寂静。过了几秒,一个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传进来:“是我,厄尼·麦克米兰。”

德拉科马上回头看向卢娜,后者对他轻轻摇了摇头,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怎么了?”梅根观察着两人的表情,抓了抓后脑勺,“麦克米兰——他不是好人,是吗?”

“我们没有告诉过他要到斯莱特林休息室集合的事情,可他现在却知道了,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某个人通过外部监视和联络的渠道知道了这件事,然后挟持他到这里来。”德拉科接过了卢娜的话,咬牙切齿地说道,“恐怕西奥多和布雷斯就在他旁边。”

“我有一个问题,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直接介入阻止?”卢娜问道。

“我想,那个禁锢魔法的效果是双向的,里面的人不能出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可是高尔和克拉布就可以出去。”

“那是特殊的门钥匙,只能在城堡内部使用。从城堡外进来是不可能的,神秘人也做不到。”德拉科皱起眉,他显得更愤怒了,甚至还有些恐慌,“——不行,我们得开门。我们必须要开门。”

“为什么?”

“哈利还在外面,你忘了吗?”德拉科的眼神恐怖极了,他盯着梅根和西莫,那目光简直要将他们冻结,“准备好武器,我们只有一瞬间的优势。”

“我恐怕不能参战。”西莫忽然开口了,表情很不自然。

“西莫受伤了,”梅根连忙解释道,“我们不能把他们放进来,这太危险了。”

“你好像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女孩。”德拉科冷冷地说道,“我是说哈利在外面,他回来的时候就会撞见西奥多他们。懂了吗?”

“——我知道,但是——”

“但是什么?”他打断了她的话,逼近一步,“你想把哈利扔在外面,是吗?哦,我听说还有一个格兰芬多女孩,所以为了你自己的安危,你打算牺牲他们是不是?”

梅根被他忽然爆发的气势吓得后退了一步,她脸色发白,有些不甘示弱:“我——我是为我们着想!这里只有你有枪,我们怎么打得过他们?!”

“我也有枪。”卢娜说道。梅根马上扭头看向她,表情略微扭曲。

“所以你那时候真的是在骗我?”她咬牙低吼道,“你告诉我子弹用光了,那都是假话?!”

“我们一直在被监视,梅根。我不是有意骗你。”

“不,你就是有意的,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她忽然吼叫起来,死死地盯着德拉科和卢娜,“你们都知道真相,都把我蒙在鼓里!”

“快停下,梅根。不要中计了。”卢娜忽然说道,“这都是他们的阴谋。”

“你说什么阴谋?”德拉科看向她,抬了抬眉毛。

“诺特和扎比尼也是斯莱特林的同学,他们想要进入休息室轻而易举,可现在却让麦克米兰敲门,这其中肯定有蹊跷。”卢娜解释道,“显而易见,他们想让我们内部起争执,不费吹灰之力将我们击败。到时候再在门口埋伏哈利和帕瓦蒂,他们就胜利了。”

这个猜测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德拉科背后窜起了一股寒气,他偷偷地瞥了卢娜一眼,有些后怕。如果真是她猜测的这样,那实在是太可怕了……这一招极为阴损,杀人于无形,若非卢娜提醒他绝不会想到这方面去。

“所以我们该怎么办?”梅根尖叫道,她开始六神无主了,“我们到底开不开门?”

“开门,”德拉科说得很快,“斐尼甘躲到角落去,琼斯和洛夫古德把武器准备好。”

他们一脸严肃地点点头,德拉科深吸了口气,看向那面石墙。他很清楚他们并没有所谓一瞬间的优势,毕竟他们随时都在被监视。他们很可能会死,德拉科并不清楚墙的另一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许那儿没有什么西奥多和布雷斯,也许他们重新装备了他们所不知晓的武器……实际上从他们开始吵架起,外面就没有任何动静了,当然也许是他没有注意到……

德拉科晃了晃脑袋,不再深想下去。无论如何他必须得在哈利到来之前把门打开,否则他就危险了。他贴近墙壁低声说出了口令,石墙徐徐移开,德拉科马上将枪口抵着新出现的缝隙朝外开枪,一连三发子弹击中走廊墙壁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收回枪,靠着墙壁等了一会儿,和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弓着背跑出去握着枪观察着四周,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走廊宽敞空旷,狭长的光从一头掠到另一头,寂静极了。

德拉科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贴着墙小跑到走廊尽头,赫然发现那儿有一枚弹壳,闪着冷光。他的目光凝固了一瞬,极度缓慢地向前挪移,沉甸甸的力量几乎将他的心脏压垮。

在离他十米远的地方,一个男孩跪坐在地上,他挺着背,背影与深黑的影子融成了一片扭曲的黑。

“……哈利?”德拉科唤道,他的声音颤抖得令他自己都心惊,他走近了一步,狂奔到了那人身边,“哈利!”

*

几分钟前。

哈利和帕瓦蒂沿着门厅往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方向走去。帕瓦蒂之前没有来过斯莱特林休息室,哈利倒是在二年级的时候混进去过,知道那是个怎样的地方。

卢娜和梅根在伤口上涂的药剂已经发挥作用了,伤口蠕动着修复的感觉似乎比纯粹的疼痛还要难忍。哈利咧着嘴,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帕瓦蒂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呃,不用,很快就到了。”

“说实话,你能坚持这么久真的挺令人刮目相看的。”帕瓦蒂真诚地说道。

哈利勉强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们沉默了一路,走到走道口附近时赫然发现那儿躺着一个人,蜷缩成一团,一头金发格外刺眼。哈利觉得整个世界都倒了过来,将他的身体挤压成碎片。他疯狂地朝他跑去,什么也没想,大脑一片空白,背后帕瓦蒂的叫喊一点都听不见。疲惫的双腿跟不上前倾的身体,哈利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肉体仿佛裂成了八瓣向四周碎开,但他依然固执地往前爬着,指甲劈开了,手指在地上蹭得鲜血淋漓。

“别去,哈利!”另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推到了一边。那个女孩的目光如同火焰,他从未见她这样愤怒过,极度的愤怒使她握不稳手中的枪,躺在地上的那个男孩早已翻过了身,子弹呼啸着击碎了她的锁骨,她洁白的胸口出现了一个狰狞的血洞。但她依然愤怒地瞪着他,用含血的眼睛瞪着他,仿佛这是她最后的使命。

哈利迟疑了一秒,马上从口袋里掏出枪。一个尖锐的叫喊在他的喉咙口挣扎着,告诉他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他高兴得太早了,太早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要继续下去,为什么不能终止?明明每个人都饱受折磨,明明每个人知道这是一场悲剧,为什么那些旁观者——他们没有动容哪怕是一点?

他凝视着帕瓦蒂愤怒的火焰,此时他也被这团火包裹住了,他狂怒,他痛恨,他想杀人,他一点都不想原谅——他要杀了他们,让他们一一为此陪葬!

哈利将枪指向了那个伪装成德拉科的男孩,他的眼中只有无穷无尽的厌恶。他怎么敢变成他的样子,他怎么敢玷污他最爱的人。他的爱人啊,他们的爱情在黑夜中生根发芽,吸食绝望与希望的养分茁壮成长,他渴慕着他,如同渴慕一个地狱。

那人向他发射了一颗子弹,哈利以几乎不可能的速度闪开了。他冷静地朝他开枪,子弹击穿了他的手掌,他的肩膀,他的小腿和脚。他跪倒在了地上,流血颤抖的手指在口袋里慌张地摸索着什么,哈利将枪口压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那人马上就僵住不动了。

四周静得喘不过气,似乎有什么在蔓延,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记住这种感觉,”过了一会儿,哈利冷酷地说道,枪口压得更紧了,“当你想伤害别人的时候,想想这种感觉……”

那人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

哈利吐了口气,一脚踢飞他脚边的枪,将枪口从他的头上移开了。那人忍着痛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挂件,消失在了原地。

哈利怔怔地望着那人消失的地方,他的眼睛无端地痛起来,火辣辣的,逼出了泪。耳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他条件反射地扭头望去,厄尼马上停止了步伐,似乎有些畏惧。

哈利垂下眼,在帕瓦蒂身旁跪坐下来,望着她。她也望着他,仿佛望着一个遥远而模糊的幻象。

“对不起,帕瓦蒂,”他低声说道,“我还是没能……”

“别这么说,哈利……”她说道,断断续续的,眼睛渐渐变得涣散了,“如果我……如果我当初也能相信大家就好了……”

哈利沉默着没有说话。女孩的眼中失去了光彩,他想象着她只是睡去了,在梦里与她的朋友和姐姐再次相会,在那里她们忘掉所有不愉快的曾经,只留下最美好的记忆。

一阵脚步声渐渐近了,厄尼走到了他身边。他似乎在斟酌着该怎么开口,哈利看了他一眼,先说话了:“谢谢你刚才提醒我不要去,厄尼。”

男孩的脸马上涨得通红,他显得更不知所措了。

“不,不是……他威胁我,我知道我应该反抗的——他说——”

哈利朝他摇了摇头,厄尼便闭上了嘴,那表情仿佛被掐住了脖子似的。他们又看着帕瓦蒂。

“这真的……太令人难过了。”他低声说道。

“是啊。”

“哈利,哈利!”一个略有些尖锐的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快速奔来,他还没来得及回头那人便用力地搂住了他,他闷哼了一声,德拉科连忙松开了,紧张地打量着他。

“你还好吧?”他从上到下、从前到后观察着他的身体,哈利觉得他就差摸一遍了,“需不需要我帮忙?”

“呃,不用——”

“你真的没事吗?”德拉科一脸关心,他有意无意地将厄尼挤到一边,“让我看一看,说真的,你——”

“真的,没有,”哈利没好气地说道,“看起来你也很健康,那我就不必费心了。”

“那我们就快走吧。”德拉科殷切地说道,“我们等你很久了,你太慢了,哈利。”

他说着便拉着他往斯莱特林休息室走,看也没看厄尼一眼。哈利扭过头有些抱歉地朝他笑了笑,耸耸肩,用口型说着“跟我们一起来”。

德拉科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用力捏了捏他的手。哈利看向他,他的眼睛亮得像星辰,金色的额发温柔地吹拂着,如同跳跃在昼夜边界的日光。

这是他爱的人,他想,这一切终于结束了,度过漫漫长夜的灵魂要拥抱黎明。他们栖息在落日的时间太过煎熬,从今以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做任何后悔的事。

他会继续去爱,去相信,去战斗,去燃烧生命。

爱是永不干枯的井。

他们回到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时候,休息室里空无一人,冷冷的光流淌在玻璃墙、深绿色围幔和精致的扶手椅上,令人产生一种恍惚的错觉。哈利下意识握紧了德拉科的手,后者牵着他向前走了一步,他们几乎要以为又出了什么岔子——巨人摧毁了城堡、食死徒们闯进来了、人死而复生,梅根从一根墙柱后探出了头,看清是他们后松了一口气,拉着卢娜跑了出来。

“太好了,是你们。卢娜说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先藏起来比较好。”梅根解释道。

哈利朝她点点头,问道:“对了,西莫呢?”

“我在这里。”一张扶手椅后传来了男孩微弱的声音,西莫慢慢地站起来,朝他们走来。哈利朝他咧嘴笑着,西莫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他摸了摸鼻子,低声说了句“谢谢”。

“那么,我们这就开始吧。”德拉科说道。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遥控器,厄尼一看见就它皱起了眉。

“这是什么?”

德拉科的脸僵硬了一瞬,哈利马上替他说明道:“这是遥控器,只要按下这个开关我们就能逃出去了。”

“所以说你们的计划到底是——”

“把霍格沃茨炸了,当然。”

“什么?!”

厄尼还沉浸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德拉科环视一周,确定所有人都准备好后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不太确定炸弹的威力能不能震碎斯莱特林休息室的玻璃墙,它被施了特殊的魔法,能抵抗很强的水压。我没有在一楼放置炸弹,因为那时候我是打算在一楼集合的。所以如果无法震碎的话——”

“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卢娜说道,“我把哈利的炸弹都放在一楼了。”

“什么?”德拉科一脸震惊地看向她,所有人都瞪大了眼,“什么时候?”

“之前去上厕所的时候。”卢娜耸耸肩,“既然他们在监视我们,我以为他们会把你放置的炸弹都转移。为了以防万一我就放在了一楼的厕所里,毕竟厕所没有被监视。”

“怪不得我总觉得怪怪的,你出来以后书包的形状看起来不对。”德拉科说道,他的脸上是一种不太情愿的敬佩,“那应该没问题了,既然有四个炸弹在一楼的话。还有,为了避免被伤到,我们找个地方把自己固定起来吧。”

“我觉得看起来比较牢固的只有这些墙柱。”厄尼说道,“但在震动中好像很难抱得紧。”

“我们可以手拉手围成一圈?”哈利提议道。

“是个好主意,但我的肩膀受伤了。”德拉科懒洋洋地说道,哈利瞪了他一眼。

“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拖的越长变故越多。”卢娜说道,“就按照哈利说的来吧。”

所有人点点头,选择了一根较粗的墙柱围着站好。哈利握住了德拉科和卢娜的手,他凝视着前方斑斓的黑色柱子,上面雕刻着起伏的长蛇和一个高大的巫师,云雾将他的身影埋没了。

再见了,霍格沃茨,他想,这一次是真的再见了……但无论在哪里,我们的心永远不会远离。

他等了一会儿,德拉科忽然“啊”了一声,他松开了哈利的手,从口袋里拿出遥控器放在地上,重新握住了他们。他将鞋尖压在遥控器边缘,大声说道:“我数到三。一,二,三——”

哈利看着那个按钮被他猛地踩了下去,四周寂静了一霎,地面猛然震颤起来。

那一刻,哈利忽然什么都听不见了。所有的东西都在摇晃、震动,扶手椅东倒西歪,摆放在桌子上的银制坩埚一溜儿滑下来滚成了一团,墙壁上挂着的围幔落了一地,有几条飞到腿边将他们的身体缠住了。整个视野都在肆无忌惮地晃动,哈利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会儿被拉到这边,一会儿倒向另一边,他受伤的双臂被两股巨力撕扯着,伤口重新裂开了。最后他一头撞在了柱子上,痛得眼冒金星。

当他的耳朵恢复正常的时候,他首先听见的就是一阵刺耳的碎裂声,仿佛恶魔将这个世界咬碎了一大块,从缝隙中挤进来。哈利下意识朝右边看去,德拉科正看着他。他的整张脸皱在了一起,脖子绷得很直,爆出青筋,但依然紧紧握着他的手不放。哈利张了张口,他想说点什么,可喉咙一点儿也不听使唤,些微喑哑的吼叫消失在了猛烈的爆炸崩塌声中。

哈利意识到那是玻璃墙碎裂的声音。寒冷的水咆哮着涌来,势不可挡地吞没了已成为废墟的斯莱特林休息室,吞没了他们的身体。他感觉握着他左手的那只手松开了,他惊恐地朝那儿望去,卢娜随着水流往另一边飘荡着,她的金发在水中飞舞,宛若一个明亮的梦影。

哈利张开嘴想呼喊,却只吐出了几个泡泡。一只有力的手臂抓住了他的腰,拉着他往破开的玻璃壁那儿游去。他掰着那人的手,可却被搂得更紧了。哈利朝右侧望去,德拉科正一手拨着水流,拼命地带着他往上游。

他向后看了一眼,斯莱特林休息室的烛火已经被扑灭了,冷黑色的湖水将这昔日学生的休息地抹成阴森森的幽灵寂地,破碎的家具在水中飘浮着,有几张破桌子顺着水流流到了黑湖中。

他看见厄尼和西莫从破口处游了出来,他们在水中挣扎着,渐渐浮了上去。紧接着是卢娜和梅根,但她们似乎遇到了困难——梅根的腿似乎被卡在了两块墙板之间,卢娜正在帮她拔出来。几条草鱼从头顶游过,哈利连忙拽了拽德拉科的手臂,示意他看后面。后者回头看了一眼,皱起眉却没说什么,和他一同游回了玻璃墙边。

梅根的小腿被玻璃墙卡住了,腿肉挤压出了血,血丝一缕一缕在水中扩散,显得尤为可怖。女孩闭着眼,一脸痛苦,头发在水中飘浮着。哈利马上从口袋里拿出枪用力砸向那块玻璃,德拉科见状也凑过去帮他的忙。

不一会儿,玻璃终于碎开了,沉没在水中。卢娜连忙将她拉扯出来。她用口型对他们说了声“谢谢”,哈利朝她点点头,但显得有些无力,他已经开始缺氧了。

四年级的时候他曾参加过三强争霸赛,第二个项目便是从水中救人。那时他曾为自己如何在水下存活一个小时绞尽脑汁,最后凭着鳃囊草渡过难关,可这次却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德拉科拉着他的手往上游,他勉力支撑着,只感觉四肢越来越沉重,像注了铅似的一直往下坠,没有尽头。他伸出手扑腾着,试图抓住什么,可冰冷的湖水却从指缝中流去了。

哈利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德拉科的手从他的手中滑下,抱住了他的腰。他能感觉到他也开始体力不支了,可头顶的光还是那么远、那么远,仿佛悬浮在空中的半轮月光,怎么也握不住……

蓦地,他的嘴唇撞上了一个柔软的物体,它微微翕张着,新鲜的空气渡了进来。哈利轻轻睁开眼,德拉科的脸近在咫尺。他的睫毛如同羽扇在水中开合,灰蓝的眼沉沉的,清澈而沉湎。他正吻着他,这个吻比任何一次都要温柔和短暂。他松开了他,拉着他继续往上游去。哈利望着他的背影,他们黑色的长袍在水中波动着,映着湖光,明亮缱绻。

他笑了起来,轻轻闭上眼,意识渐渐飘远。

“……还没醒来吗?”

“要不要试试人工呼吸?”

“我好像知道一点……”

“我来。”

一个坚定而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哈利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一睁开眼就看见德拉科坐在他旁边,一副要亲过来的姿势,其他人围在他们身边。四周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太阳快落山了,暖红色的光熙熙攘攘簇拥在枝桠旁,染出一片柔软的情思。

两人对视了几秒,德拉科凑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说道:“把眼睛闭上,哈利。”

“呃……”

他一手捂住他的眼睛,低下头覆上了他的嘴唇。

————

附录:生死表

武器记不太清了,大概会有错误

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女生的存活率是个谜


————

第八部分结束

还有一小章关于回忆的内容

评论(10)
热度(20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