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废话博主

*不要转载*

【DM/HP】魔杖的主人04

*忽如其来的脑洞。战后原著向,被玩烂的魔杖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知道有多长。

*简介:战争结束后,德拉科要回了山楂木魔杖,可他却发现自己不是魔杖的主人。

*前文01  02  03  其他文章归档

 

04
“……魔杖回火?”哈利咀嚼着这几个字,他看向德拉科的手,后者很快就收了起来。

“山楂木魔杖魔咒使用不当有几率回火,这显然是你的错,波特。”德拉科瞥了他一眼。排在后头的傲罗们已经开始议论纷纷,罗恩从队伍最后面跑上来,皱着脸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哈利?——马尔福,是不是你——”

“没什么,一个恢复咒就能解决。”哈利打断了他,拿过魔杖指着那团灰烬说道,“恢复如初!”

那团灰黑色的东西向上飞腾了一会儿,又沉落了下去,仿佛他刚刚施展的是一个漂浮咒。

三人面面相觑。过了几秒,德拉科笑出了声:“我没见过这么糟糕的恢复咒,波特。”

“烧成灰烬恐怕是恢复不回来了,”罗恩说道,“走,我们去投诉他,一个医院辞退一两个实习生再正常不过了。”

“你敢,韦斯莱。”德拉科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他也站起身。这时门口走入了几个穿着墨绿色长袍的治疗师,他们边走边互相讨论着什么,然后转过头看着哈利三人,表情严肃。

“我听说出了点事情,波特先生。”站在中间的那位大腹便便的治疗师说道,他似乎是他们的领导者。

“呃,其实没什么。”哈利偷偷看了德拉科一眼。治疗师眼角地抓住了这个细节,马上追问道:“哦,是他的错吗?我们会对此事进行追究,请你千万放心,不会让你浪费时间的。”

“不,不是,”哈利连忙说道,他注意到德拉科的表情变得很僵硬,“——是我的魔咒出了点问题。我弄坏了我的体检单。”

那几人皱起眉,一副不是很相信的样子。罗恩在背后推了推哈利的手臂,朝他使了个眼色,然而后者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是这样,波特先生,你不用顾虑,你可以直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过了一会儿,那位治疗师又开口了,他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

哈利意识到他们并不相信自己的话,因为他说自己的魔咒出了点问题。他的魔咒就不会出错吗?当然不是,他的魔咒学在O.W.Ls考试上拿了“良好”而不是“优秀”,他极为擅长的守护神咒也有失败的时候。但这些人认为他是完美无缺的——打败了魔王的救世主自然不可能出错,他做什么都是对的,错的一定是别人。

可他很清楚自己犯过的错太多太多了,有些甚至是致命的。

“不,就是我说的那样,我的魔咒出了问题,烧掉了自己的体检单。”哈利坚定地说道,直视着治疗师的眼睛,“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去重测一次这些项目,希望不会打扰到你们。”

“啊,当然不会,只是这样太麻烦你了。”治疗师连忙说道,“其实你知道,这些并不重要,我们知道你测过了就行了。”

“不会,我不觉得麻烦。”哈利自然知道他的潜台词是什么,这种体检确实充满了水分。

“好吧,既然如此……不过还是不麻烦你重新排队了,”治疗师说道,他扭头看向坐在一旁没有吱声的德拉科,说道,“马尔福,你带波特先生去储藏室重新测一遍。”

德拉科抬起眉毛,点点头,慢吞吞地站起来,不动声色地踩在了哈利的脚背上:“跟我来,波特先生。”

*

“身高和体重。”

“这个我还记得,身高是一米七五——”

“大概是记错了,不可能有这么高,重新测。”德拉科打断了哈利的话,自顾自从墙边的箱子里找出一只自动皮尺扔到哈利面前。后者条件反射地接住了,凭借着找球手良好的反射神经。

“什么意思?”哈利问道,“这个怎么用?”

“把它拉长,缠在你的脖子上,就完事了。”德拉科头也不抬地说道。

“那会把我勒死吧。”哈利翻了个白眼,“别想骗我,我见过摩金夫人用这玩意儿。”

德拉科伸手抓过自动皮尺按在他的头上,那只皮尺便自己嗖嗖嗖地转动起来,趿拉趿拉爬过他微微弯曲的背脊——哈利连忙将后背挺直了。他下意识想展开手臂,以前在摩金夫人那儿定制新巫师袍时他都是这么做的。但这里没有试衣镜,也没有呆呆地站在镜子后的小男孩。仓库里充斥着一种虫蛀发霉的味道,还有沉沉浮浮的灰尘,到处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器材,冰冷而拥挤,钢铁的侧脸朝着活生生的两人,他们反而是突兀的。

“一米七四点八,谎报身高,波特。”

哈利回过神来,不禁觉得这人真的非常讨打。

“哦,那么你有多高?”他一问出口就后悔了,德拉科正徘徊在一堆箱子里给他找测量血压和心跳的仪器。

“……我记得是在这儿……你刚才是在自取其辱吗,波特?”

“不是。”

“我不介意让你知道,”他直起身,手上拿着一只类似于手环的东西朝这儿走来,“礼尚往来,不过我可不需要谎报身高。”

“闭嘴,马尔福。”哈利警惕地向后缩了缩身子。德拉科抓过他的手把手环套了上去,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一米七八,波特。你手背上这玩意儿是什么?”

哈利连忙快速抹去了上面的联系方式:“不小心弄脏的。”

“是吗,我感觉看起来像是特蕾娅的联系方式。”德拉科哼了一声,“我刚来的时候她也给我抄了一份。”

“……噢,”哈利抓了抓头发,不知该说什么好,“呃,我没有拆散你们的意思。”

几秒钟后德拉科粗暴地摘下哈利手上的手环,白了他一眼,看着上面的数据皱着眉说道:“你的心跳真他妈快,波特。血压也比我想象的要高。”

“肯定是你们的仪器出问题了,”哈利斩钉截铁地说道,“之前的数据不是这样的。”

德拉科斜了他一眼,在羊皮纸上写了几个数字,说道:“好了,重头戏到了,把你的眼镜摘下来。”

“嗯……”

“听好了波特,我不知道之前你是怎么测的,反正你别想在我这里拿到最高级别,”德拉科尖刻地说道,他递给他一只纸杯示意他遮住一只眼,“看那张板,我指哪个你就把上面的方向报出来。”

哈利摘下眼镜,用纸杯罩住左眼,眯起眼看向德拉科摆弄的那张印着一些古怪符号的白板。他看着他将它越拖越远、越拖越远,一直推到了另一边的墙壁旁,最后还用脚踢了踢,让它紧挨着那面墙,拍拍手:“好了,我们开始。”

哈利:“……我记得之前没有这么远的,混蛋。”

“我是治疗师还是你?”德拉科从口袋里抽出冬青木魔杖指着从上往下数第二排的图案,哈利觉得他一定是故意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这个是什么?”

然而由于距离过远和近视的缘故,哈利甚至看不清德拉科手中的魔杖指着哪儿,那些图案似乎也扭曲成了爬行的蛇,从白板爬到德拉科的手臂上,爬到眼睛里,哈利眨眨眼,又不见了。

见鬼,看来他只能靠瞎猜了。

“呃,右?”

“是下,波特。这个呢?”德拉科的手似乎向右移了移,或者是左——哈利几乎要抓狂了,他决定放弃。

“左,我猜。”

“猜错了,”他幸灾乐祸地说道,收回魔杖,“不用测了,最低级别。你的视力比奥维那老头还差。”

“奥维?”

“刚才和你说话的治疗师,深度近视还不做矫正,说是会让人大脑发昏。”德拉科嘲讽道,“说实话,巫师中戴眼镜的我就见过你一个,波特。”

“你们医院测视力的方式和麻瓜一样原始。”哈利重新戴上眼镜,他顿时觉得好多了,“有什么能让视力恢复的魔法吗?”

出乎意料的是,德拉科点了点头:“有,魔咒伤害科的克里斯汀很擅长这个。她会让你躺在这儿,用刀把你的脑子切开,再给你换一双眼睛——”

“打住,你在讲恐怖故事吗?”

“麻瓜医学就是恐怖故事,”他撇撇嘴,“那个女人天天建议我们看麻瓜医书,好像嫌我们事还不够多。”

“好吧,那我还要进行魔力测试吗?”哈利抓了抓头发,问道。

“不了,”德拉科瞪了他一眼,“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给你打零分。”

“喂,魔杖回火又不是我的错!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是谁碰到了魔杖——”

“问题就在这里!”德拉科大声说道,他将哈利的体检表塞到他手里,抱着胸走到一边,“那是我的魔杖,波特,我以前用的时候从来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从来不会!自从被你用过以后它就成这样了,你觉得这是谁的问题?”

哈利张了张口,愣愣地站在原地。放在口袋里的山楂木魔杖如同烫手的山芋,他不知该怎么处置它。

过了一会儿,他咽了口口水,盯着背对着他的那个身影慢吞吞地说道:“魔杖选择巫师,马尔福。”

“是啊,魔杖选择巫师,所以它选择了我,不是吗?”德拉科飞快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又转了回去,“这几天我有在看关于魔杖的书,你知道吗,用独角兽的毛或角做成的魔杖是最忠诚的,它们总是保持着对第一位主人的依附感。我的魔杖是不会轻易背叛我的,无论我的魔法造诣如何。所以你到底对它做了什么?”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他能感觉到对方此时极为不稳定的情绪,这时候去触霉头是极不明智的。但他也不能什么都不说。

“试试看缴械咒,马尔福。”他说道,德拉科的后背动了动,哈利不清楚他是否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有时候缴械咒能使魔杖易主。你还记得老魔杖吗?”

德拉科终于转了过来,哈利觉得他的眼睛似乎有些红。

“老魔杖?”他说道,仿佛咀嚼着一个陌生的名词。

“曾经是邓布利多的魔杖,你恐怕不知道自己曾经成为了它的主人。”

“……因为我缴了那个老头的械?”在看见哈利脸上的表情后,他改口道,“……邓布利多?”

“没错。后来我夺走了你的山楂木魔杖,老魔杖的主人也变成了我……这里好像有点奇怪,看来征服魔杖还能连座——”

“哦,不用跟我炫耀你有多少根魔杖。”德拉科嗤笑了一声,举起魔杖指着他,“既然这样的话,那么……除你武器!”

哈利手中的魔杖脱手而出,朝德拉科飞去。后者稳稳地接住了它,随手指着放在一边的一只空纸箱:“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

纸箱摇摇晃晃地升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哈利正想祝贺他,下一刻,纸箱猛地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又沉重的声响。

他们盯着那只纸箱看了一会儿,德拉科猛地回头将手中的魔杖扔还给他,冷笑着说道:

“还是没用,波特。看来缴械咒的确是你的招牌,对于我来说是无效的。”

评论(16)
热度(251)

©  | Powered by LOFTER